10. 我想象着那湿地的模样

从高地下来后,我们再次经过莫日格勒河。此前陷在河滩里的轿车已不知去向,许是被人拖出来了吧。围观的人群也散了,两边的车辆排着队,很有秩序地相互错开着冲向对岸。

赏完莫日格勒河之后,司机把车开到了最近的一个小城镇,我们在那里吃了一顿午饭。不知是当地的物价高,还是旅游旺季的原因,一个小小的寻常餐馆里的菜价竟赶得上一线城市一个中等饭店的菜价。我们点了两个素菜,一个半荤半素便要近一百五十块钱。

饭后司机与我们说,还不如点些肉呢,这边的素菜价格和肉相当。宓韶偷偷地对我说,他大概是没吃饱。

午饭后就是一直在开车,近三个小时的车程,开得很慢,好让我们细细地赏玩风景。中途我们停过几次,去围观草地上的牛羊。有一次公路干脆被一群老牛霸占了,他们悠哉悠哉地在大街上乱逛,逼得车子只得停下来,我和宓韶便坐在路边,拽着路边的野草,看着小马驹和小羊羔在草地上跃来跃去,好不欢快。

羊群

呼伦贝尔的黄昏来得极晚,日头堪堪西垂的时候,我们路过了一片油菜花地。我忙招呼宓韶来看,却发现她头歪在靠背上,睡得很熟了。司机说:“这里的油菜花不算好看,稀稀疏疏得,长得也不好。等过几日到界河那边,能让你们看个够。”

我遂没有叫醒宓韶,随她去了。想必是昨夜半宿未睡,已然困倦极了。

我也把身子贴在靠背上,静静欣赏窗外的景色。看那白云的影一团团地落在草地里,没多久竟也涌来一阵困意,歪着头睡了。

我和宓韶都是被司机叫醒的,看时间已是七点,天边仍是一片明亮,只是日头好歹是落到了房子上。我们已驶进了一座小城,司机正在寻找下榻的宾馆。

“睡得香么?”我问宓韶。她头发乱蓬蓬的,尤未睡醒似的一脸迷茫地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司机。

“我睡了多久?”

“两个多小时吧!”

“这么久呀……哎呀,又饿了。”

于是到达宾馆前,我们先找了个地方吃饭。这次我们点了两个肉菜,一个素菜,花了近两百块钱——不过总算是把司机喂饱了。

八点多到达宾馆,天仍未黑。我们把行李箱卸下往房间里一扔,便各自栽倒在各自的床上,不约而同道:

“好累呀!”

“也没怎么走路,怎么还是这么累呢?”

”坐车也累呀,而且昨天我们都没睡好。“

宓韶的床位在靠窗的位置,她半倚在床头,望着窗外落日的余晖。我稍稍歇了一会儿,便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再出来时,宓韶还是保持着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窗外落日的余晖已然消匿不见了。我打开灯,从她的拉杆箱里把我的笔记本翻出来,开始记录今天的见闻和随感。

”你在写游记么?“宓韶已从床上起来,拉上窗帘,问道。

我说:”是!“

”上次去长白山的时候,你好像也带了本子来着,但没见你写。“

“后来回去的时候补上了,我也不是时刻都记的,有些想法的时候才写。”

“草原很辽阔吧?”

我点点头。宓韶继续道:“视野很广,一望望出去二三十公里,仿佛都能望见世界的尽头似的。但是在城市里,你能望见的,就那么一片小小的天地。”

”是啊!而且阳光是纯粹的,不像城市里的阳光,都被楼宇切得琐碎的。“

”不过也很晒呢!你没有戴帽子欸,不怕晒黑么?“

”没事,我原本也很黑,所以不怕晒。而且我有帽子,在背包里,就是没有拿出来。“

我把游记写完,把笔记本收回背包里去的时候,宓韶已在浴室洗澡了。我换了睡衣,又把东西理了理。等宓韶从浴室里出来,我便走进去。疲惫了一天后,冲个热水淋浴感觉非常舒畅,宓韶进浴室前还吐槽了一句”要是呼伦贝尔有温泉就好了“,但比起泡温泉我更喜欢冲淋浴。把水温调节到微烫的程度,然后开最大水流冲浇的感觉非常爽,也很解乏。

但是当我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宓韶却不见了。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把头发吹干,然后走到窗边把窗帘掀开,看了一会儿窗外的星星。过了一会儿宓韶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什么东西。没等我开口问,她便坦白道:”突然想喝酒了,就去买了一瓶。”

我愣了一愣,随即笑道:“你是小酒鬼么?”

她歪了歪头道:”算是吧!这附近的小商店只有啤酒和白酒,走了十多分钟才找到一个大一点的超市,买了一瓶桂花酿的酒。”

“对了,你上次寄给我的酒,真的很好喝。”

她看了我一眼,嘴角抛出得意的一笑,那笑容仿佛在说:“那是,我可是专业的!”

宓韶用宾馆的茶杯洗净后,倒了一杯桂花酒,啜了一口,皱紧了眉头。

“这酒,不好喝,太甜太腻,度数也低,像饮料似的。”

我也尝了一口,确实,丝毫没有桂花的香味,和宓韶寄给我的差远了。不过胜在度数低,我们便当作饮料来喝了。

我们乘着这一点零星的酒兴又聊起了构思中的那部小说。宓韶说:“我不要做女主角,我要做个配角,没有感情纠葛的那种,独来独往,只身一人。”

我想了想:“尼姑?”

宓韶笑着从另一张床上跳过来拿我的枕头打我,我便跳到她的床上举起她的枕头格挡。闹了好一会儿闹得累了便倒下睡了。半梦半醒间听见宓韶说了一句:”其实当尼姑也挺好的,真正无牵无挂。“

我不确定那真的是她说的,又或是梦里的某个人说的。

这一觉睡得极沉,醒来后天已大亮,宓韶尚在沉睡。我看了一眼手机,已是八点零六分,距离和司机约定的出发时间,还剩不足半个小时。我忙叫醒宓韶,宓韶说不急,晚些出发也无妨,她便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告知九点出发。我们洗漱后去餐厅吃了个早餐,在餐厅时宓韶对我说,这趟行程,车费、门票和酒店旅行社都会打理好,附带早饭,我们只要带上司机的午晚饭就好了;行程也很自由,时间都由我们来定,除了已付门票的地方,也可自由变更行程。

早饭还是很丰盛,像我经常在快捷酒店吃的自助早餐,馒头、粥、玉米、面包、水果、咖啡应有尽有,只不过咖啡不是现磨的,与一般速溶咖啡味道也有差别。

”好像掺了内蒙古的奶茶!“宓韶说。

”对了,“说到喝的我突然想起来,”我们的酒还没喝完呢,还在房间里。“

宓韶忙摇头道:”不要了,不好喝!我们会在蒙古包住一晚,到时候买点当地的马奶酒,我们一起坐在草地上看星星。“

听起来不错!

吃过饭后,我们上车继续出发。我问宓韶今天的目的地是哪儿,她说了个什么什么湿地,我没有听清。但”湿地“这两个字让我产生了无限遐想。

我想象着我们背着背包小心翼翼地在湿地里穿行,蚊蝇围在我们身边打转,从我身上跳到宓韶身上,又抖动着细微的翅膀不知飞哪儿去了。远处有一只小鹿在低头喝水,我们稍微走近些,她便蹦跳着跑掉了。松鼠在枝叶间迅速流过。野鸭子从水面上跃起,盘旋一圈后,附身飞向林间。鸟儿吵闹个不停,像在奏着交响乐一般,间杂着青蛙呱呱的叫声。空气中弥漫着温热的潮意,走得急了些,衣服都被淋得湿了,紧贴在背上,一阵穿林打叶的风掠过后,后背凉飕飕的,甚是清爽……

我的遐想直到车子驶进景区的大门方被打断,大门上写着”额尔古纳湿地公园“。司机去买了票,回来交给我们,便回车上睡大觉去了。

我和宓韶走进了公园,好不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