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逐孤鸿,但乱云流水

  2012-12-31 23:23

是夜,华灯初上,独倚阑珊。

凭窗远望,树影婆娑,斑驳流连。昏黄的路灯下,三三两两的行人路过,零落疏离的倒影,舒缓前行。

不知有多久,没有这样静静地望着窗外。

还记得高中的课间,闲暇的时候,倚在窗沿边上,望定黑暗,视身旁的嘈杂凌乱于无物,只沉迷于自己的世界里。

那时候,偏执地认为,自己的世界,与他人无干。

几年过去了,如今我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是我的世界,已不复往昔那般安定平和,柔韧充实。

从前的时候,可以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坐着,坐在窗子边,或是坐在阳光下,就那样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任凭思绪四处飞扬。

安静与思考,是我赋予自己最佳的休闲方式。

只是这种休闲,再也找不到了。坐在窗边,学着从前,向着窗外远处眺望,却再也找不到那样一种感觉。也许是慢慢年纪大了,难以让自己再度回归于纯粹。稍有闲暇,不是想着即将而来的考试,迷途的未来,就是前不久看过的小说漫画,八卦新闻。

我的世界,已经被外部的事物充斥了太多。但同时,我亦从未真正融入过这个世界。

总是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徘徊不定,游离在现实世界的边缘。既不愿面对现实,又无法真正地与这个世界相脱离,只是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逃避,逃避那个我们总是以各种美好的词汇来修饰的,所谓明天。

离开中学校园的这两年多,我既找不回从前的平静,又不觉得些许充实。回首往事,竟是一片空白如雪。不记得,我都做过些什么?

今天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今夜凌晨十二点过后,便又将迎来新的一年。

过去每年的这一天,我都要花费整个晚上来写日记,总结这即将逝去的一年,我得到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这个习惯,已经中断了两年。

不是不记得,只是实在想不出来,要写些什么。本应是最精彩的两年,却在无力苍白中度过了。

两年里,哥哥姐姐都已成家,我的小侄子也刚刚出生,小哥哥的女朋友也都带回家来。

世事变迁了许多,每个人也都成熟了许多。而我依旧是孑然一身,没有任何波澜。

高中的他已许久未联系,我们都已有了自己的空间,从此再无交集。

关心的朋友,还在埋怨许久不联系。很多时候,拿起了电话,却不知要打给谁;拨出了号码,却又追悔,不知要说些什么。

来来往往,走走停停,早已忘了最初是要去往哪里。

也许我们并不是想要去哪里,只是想要走而已。

用一个伤感一点的词汇,我们都是在“离开”。

离开过去,离开家人,离开朋友,直至,离开自己。

既是往事,又何必再追忆。

我们既是在离开,又何必再回首。

就如此,安好。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