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使

  2013-01-13 16:48

她的一生,有三次被人遗弃在雪里。

第一次,是在她还没有形成意识的时候。一个人若是对痛苦没有意识,那么这种痛苦就不算是痛苦,至少她并没有感到痛苦。当她能知道的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一家孤儿院里。

她是生长在最北的世界里,一个纤弱而又贫穷的边陲小镇。冬天的时候,她总是喜欢爬到院子的围墙上,看雪花在树上跳舞,没有中乐,也没有痛苦。正如她一样,她从来没有觉得她是幸福的,也没有感觉到痛苦。她是在一个完全游离于尘世的幻境中长大的,在她的幻境中,她是一个寂寞的天使,成长在一个白色的宫殿里,一个由雪构成的宫殿,她时常会在漫天的雪中起舞。她有大大的眼睛,可爱的脸庞,真的像是一个天使。她时常会觉得她的身体是由雪构成的。

那时,她是五岁。

第二次,是她随着孤儿院的车到附近城市,去感谢好心人对孤儿院的帮助。那时她第一次看到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她第一次体验到不同的世界,她感到一切都是虚幻的,她看到五十层的高楼,看到修葺的精美的花园广场,她感到一切都是幻影,就好像她梦中的宫殿。世界最真实的只有树和雪,她总是这样想。因此很多年后,在她的记忆里只留下了树和雪,她甚至忘记了世界还有房屋,还有街道,还有那么多的建筑。她只记得树和雪。

回来的路上,她神情有些恍惚,总是想起那些高楼大厦和她梦中宫殿的分别。车子行过一个回形的山坡,突然下起了细细的雪。歇息的时候,她为了追逐一片雪花,不小心从山坡上滑落下去。

她滑落到了山脚,并晕倒在那里。她是在三天之后才被人救出来的。当时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跌落到山下,休息过后,他们便继续赶路,谁也没有意识到她的消失。就像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一样,她总是躲在角落里,逃避尘世的目光,仿佛她原本就是不存在的人。

直到三天之后他被路过的人救起,那时雪已覆盖了满山,她被埋没在雪里,好像是一个在雪中沉睡的天使。

她到了一个艺术教师的家中,从此再也看不见雪,也看不见树了,她陷入了一片黑暗,纯粹的黑暗,同她从前白色的宫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但是她的心依然是白色的,她只记得白色,尽管她的眼前都是黑色的。

她的新家是一个充满艺术氛围的家庭,她新的父母都是舞蹈教师。她从此开始学习舞蹈,尽管她看不见,却又天生的舞蹈才能,并能清楚地感知音乐的旋律,随着音乐起舞。她多次表演,每个人都以为她是一个完全正常的人,没有人会想到,当她看似美丽的目光注视到场外的时候,她感知到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那年,她十二岁。

她一点点地长大,也愈加孤独,她并不知道她已经离开了那个边陲小镇,而来到了她以为是幻境的城市。她并不知道自己是生存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她从不出门,她只是在去演出的时候会坐上车,演出结束又坐车回来。她真正与世界隔离。她只会在冬天的时候,坐到阳台上,感受一点一点打在她脸上的雪花,感受细微的冰凉,她以为她是坐在院子里的围墙上。

十八岁的时候,她迎来了她生命中第一个舞伴,也是唯一一个。是一个比她大一岁的男人。她没有办法想象他的样子,就像她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样子,忘记了人的样子,在她的记忆只有雪,在树林里跳舞的雪。她幻想的世界里也只剩下了雪。

从那以后,她不再躲在房间的角落里,也不再整天坐在阳台上。她开始早出晚归,整日浸在练舞房中,和另一个男人不断盘旋着各种舞姿。她很少说话,原本也不太会说话,除了同她的养父母作简单的交谈外,她几乎不会和别人说话。她只是跳舞,整日整夜的跳舞,舞蹈成了她的生命。

一次,舞蹈房突然停了电,音乐声音戛然而止,几乎是同时,她的整个身子也跌落了下去。她没有办法再进行下去,她是随着音乐的节奏跳的,当音乐停止的时候,她便重新陷入一片未知的迷茫中。她小声哭泣起来,眼泪从她的眼中流落了下来。

他就在她旁边。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她是看不见的,她的舞蹈全凭音乐,没有了音乐,她就失去了灵魂,失去了舞蹈的天赋。他一直只以为她是不会讲话的,因为他没见过她说话。知道现在他明白,也是在瞬间明白了她的一切,他原本就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拥有感知事物特别的灵感。

他俯下身去,将她扶起,逝去她眼角的泪痕。这时他才仔细看了她的眼睛,这样美丽的眼睛,全然不像是盲人的眼睛。如果她的眼睛是正常的人,她一定会是一个完美的人,如天使般完美。

他握住她的手,扶住她的身体,用另一种方式帮助她跳舞,他带着她,指点她的每一处。她感知到了他身体的温度,这是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人的身体竟是这样温暖。在他的帮助下,他们完成了这支舞。

她渐渐地迷恋上了这种方式,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在他的帮助下,她可以不再用音乐就可以完成一段段美丽的舞蹈。直到她觉得她不能再没有他,他已经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必不可少。他对于她的意义就像曾经舞蹈对她的意义一样。

她并不懂爱,就像她并不懂人间大多数的事情一样,她只是觉得离不开他。但是他懂,她同时也懂她,他知道她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并不经常说话,多数的时候只是跳舞,但是他们之间已经有了简单的交谈,他不想碰触她的世界,却想带她慢慢离开她的世界,尽管他知道这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他依旧坚持着。

除了在练舞房,以及在舞台上演出之外,他开始领她在城市的街上走,他总是牵着她的手,引领着她的方向。直到,他带着她几乎走遍了每一条街。她开始渐渐地体验到了另外一种生活,一种除了阳台和舞蹈以外还存在的生活。尽管她并不喜欢,却也不再抵触,在她心里,原本就没有任何事物的样子,她却开始在想象他的样子。

她似乎有些忘记了雪,直到有一天,又有一片雪花飘落到她的身上,轻触到她的脸时,她才忽然想起,她竟已将雪淡忘了。她重新开始怀念雪,她的心中又重新浮现出雪的样子。冬天终于又到来了,她又重新迷恋上了雪。

这时的她,几乎已经被他带回到这个世界中,看似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与正常人无异了。雪的到来又重新使她陷入幻境之中。她又重新开始,这才是坐在街旁的石凳上,感受着雪的温度,每日不变,他依旧陪伴着她。他这时才明白,想要改变她,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她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她又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个孤儿院,那个院子的围墙,那个在树上跳舞的雪花,还有她跌落的那个山坡,她突然有种想回去的冲动,并告诉了他。

他答应带她回去。他向她的养父母打听好了那个山坡的具体位置,然后便带着她向那里出发。她一路上都在想象它的样子,想想小时候每一样东西的样子,然而却什么都不记得,只有雪,她的记忆里只剩下雪,白色的雪。

雪下得很大,他开着车,小心翼翼地走,这是一条十分危险的路段,经常有路过的车辆跌落山谷。他清楚地知道,但她并不知道,她依旧在回忆。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这才把她从记忆中拉回,但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告诉她车子出了问题,发动机灭了。他让她下了车,并带她到了一个没有风的山洞里。他让她呆在这里,等他把车子修好了就回来找她。然后他便离开了。

只剩她一个人,她紧靠着岩壁,慢慢蹲坐下来,这里很好,没有风,也没有雪,很温暖。只是她有种隐隐的不安,她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她隐隐地有种被人遗弃了的感觉。她曾经被人遗弃了两次,她隐约记得。

她耐心地等着,盲人都是很有耐心的,在他们的心里,没有时间的概念,所有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分别。

但是她却有些等不及了,她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她只是感觉到很长,很长时间,他也没有回来。她真的等不及了,于是摸索着,走出了山洞。她感到猛烈的风突然袭来,然后是大片大片的雪花,这是她在近几年见过最大的雪,她站不住,跌落在雪里。

她开始寻找他,她大声呼喊他的名字,这是她第一次大声的讲话,她听得风里的回音,她希望是他的,却是她的。他真的不见了,她又被人遗弃了,她曾经两次被人遗弃到雪里,这是第三次。

他没有再回来,再也没有。她努力去想他,想来想去,却只有他的温度还在她的记忆里,她不知道他的样子,没有见过,也无法想象。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打了电话,救了她。

从此,他在她的生命中消失了,她也没有再跳舞。没有他,她无法再跳下去。她依旧是每天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像从前一样,她也不会再上阳台,她憎恶了雪,她开始怀疑,是雪让她失去了一切。

这样的日子很快终结,在另一个人的到来,他邀请她去参加一个演出,一场舞蹈演出。她思考了很久,最终答应了。

演出前的几天,她要求她的舞伴带她走过每一条街,每一条他和她走过的街,她还记得他的温度,他身体的温度,手心的温度。

演出的时候到了,是哪支她和他的身体跳的那支舞,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她又想起了他身体的温度,想起他,用这支舞试图将她带离她孤独的世界。如果他还在,她也许真的还会想继续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她的生活原本已经趋近于正常,却又因他的离开而间断。他不该离开。他感到好想他。

身旁的这个人是完全陌生的,她甚至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但是她却感到他就在她身边,好像从未离开,陪她一起跳,一起去完成这段完美的舞。她知道他就在她身边,从没有离开。她第一次,很认真,很卖力地跳舞,她感到是用她的灵魂与他的灵魂跳舞。他们本是一体的。

演出结束了,她并没有听到场下不断扬起的掌声,而是来到了河边。这里,他和她曾经走过,那也是一个冬天,他带她在冰上跳舞,脚底的温度和他身体的温度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脚尖在冰面上不断划过,她仿佛听得见冰的声音。

正值三月,她听到了冰雪融化的声音,她知道,这里是冰和雪的天地,是另一片雪的世界。她慢慢沉入这片雪的世界,周身的冰凉刺激着她的皮肤,她在这个世界里自由地游荡,自由地跳舞,她又在跳舞,是在跳舞,她感觉她是在和他一起跳舞,她感觉他就在她的身边。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