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与牢骚

  2017-11-12 15:41

读书原本便是一件世俗平常的事情,却被人不遗余力地神圣化。神圣化后,又要施加诸种更加世俗化的手段装点、勾勒,使它俗不可耐。

一本空洞无物只为消遣的读物,硬扯出几句看似高深的哲理出来,便有一堆人追捧着扯出更加看似深奥的感悟,配了小清新或简素的封面图,发在朋友圈里,让所有熟识的、或有过一面之缘的、或一面之缘都未曾有过只知个真假不定的名字的,围观一番。

能让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此复杂,古人其实是功不可没的。只是现代人凭借发达的科技和想象力,让俗不可耐的手段更多了而已。

要说世上最高深最难懂,莫过于被六十亿人共同编写出的《社会与人》这本书了。反正社会学家不过是一群研究邻里关系的居委会大妈(还有一种更精辟的见解被我忘记了),哲学家不过是一群只会仰望天穹、一脚踩空的糊涂虫。

单就读书这一点,有古文都读不懂,只背了几首唐诗宋词,看了几部白话史书,便自觉博古通今,对现代文学与外国文学不屑一顾;有放言没有读过沧月便是没有青春的;有自称读了万卷书,实则不过读了万本网文小言,却总是把 “越读书越寂寞”挂在口边的。

曾经我想着,既然都是俗了,还是俗得出类拔萃一些要好。便总拣最厚难懂的书来读,以此检验自己的脑袋有多笨。

反正无论被赋予了多少神圣化或是俗不可耐的装点,读书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所谓的求知欲也不过如此。

所谓的生活,抛开求生的必要手段,哪一件不是打发时间呢?

我不看电视剧,我不读八卦,我不关注娱乐圈,我不关注时事。特朗普来不来中国,带了几辆车与我无关;薛之谦出没出轨,三生三世好不好看也与我无关。我只关心明天下不下雪,菜价是不是又涨了,吉林这个屁大点儿的城市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堵车!

有人说我的日子过得太没有乐趣,我也这么觉得,我很有自知之明。可我真心觉得没有一件事情可让我产生兴趣,电视节目不能,娱乐八卦不能,小说游戏更不能,还不如在阳光明媚的窗台上坐一坐,听着不知谁唱也不关心谁唱的小曲儿,看着松花江对岸走来走去的车发呆,偶尔按两下快门玩儿玩儿。

相机就是按着玩儿的,快门的声音真好听;书也是翻着玩儿的,新拆封的纸书味道真好闻。两场大雨后的松花江还是没清到透彻。日食记的白猫真美,好想抓着她啃两口。

离开那座城市之后,曾有过的执念渐趋消散,日子渐趋慵懒。阳光足够明媚,可以尽情晒太阳。

这篇牢骚究竟要写些什么?我不知道。

原本是想作为一部小说的开头,怎么又拐到现实中了?我不知道。

既然通篇都是废话和牢骚,标题就叫《废话和牢骚》好了。

反正写作也不过是一种消遣而已。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