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这次是美术馆

连着几日,A试图让我对那家店的烤羊腿做一点“文艺而又且切实”的评价。他似乎早已拍好了照片修好了图,只待我配词便可以到朋友圈一展风采了。然而很惭愧,我除了“好吃”两个字外再想不出别的词来了。“好吃”这两个字说出口也似乎有些违心,也绝不能说它难吃,只是我对“好吃”这两个字的评价标准也很模糊。而那天又由于饿肚子的缘故而“囫囵吞枣”,除了“吃得很饱“之外,的确没有其他感觉了。

A似乎很失望,但也无奈地只发了配图,还邀我去点个赞。虽然我完全不明白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鉴于我那天的表现多少有些”失于礼貌“,这种意义不明的”补偿行为“我也乐于接受的。

有一天,他忽然问我:”为什么你不发朋友圈呢?“

我反问道:”为什么我要发朋友圈呢?“

面对着我费解,他表现出了数倍的费解。

“不发朋友圈,你的朋友,你的亲人怎么知道你每天都在干什么?”

我好奇道:“为什么我的朋友和我的亲人需要知道我每天在做什么呢?”

他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遂不再说话了。那几天我们每天在一起吃午饭——燃气罩坏掉了,要到周末才能找人来修,余下一个小电锅只能用来煮煮面条,晚上还可应付,中午就没有办法带饭了。

于是我接连吃了一个星期的快餐,除了花销高一点之外,倒也没什么。A每天主动提出和我一起吃午饭,也没有办法拒绝。但除了偶尔他能提起一点有意思的话题之外,其他时间是很难熬的。在等待饭菜上桌,且我们没有话题可叹的时候,他的目光鲜少从桌子上的小小屏幕上移开……这倒也无妨,但从他的屏幕上时常传来的噪音,让人无法忍受。

一次实无法忍受了,我问道:“那东西那么有意思么?”

他正笑着,笑到一半被我的话打断了,略显尴尬地关上了手机。

”确实很有意思,作为消遣是很不错的,近来觉得比综艺都好些了,现在的综艺节目是越来越无聊了,都是帅哥美女露露脸,吸引吸引粉丝,内容却是越来越无趣了……你看综艺么?“

”不看!“

”那你看什么?“

“电视么……不看!”

“都不看?电影也不看?”

”偶尔看一看,只在电影院看。”

他似怜惜一般,长吁一口气:“那你真是错过了好多乐趣呀!”

当天晚上,他从微信上发给我一条视频链接。我本欲置之不理,他又发来一条消息:“看看嘛!没看过怎么知道没意思呢?”

试试看嘛!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

尝试过,你才有权力接受或者拒绝。

……好像好长时间没有和宓韶联络过了。

我尽量抛开固有偏见,点开了那条视频。

结果仍旧是失望的。

画着浓妆的男男女女的拙劣表演,配上洗脑的音乐,比之最差劲的电影还要不如。这就是他口中我错过的“乐趣”?

周末A又约我一起去爬山,我借口要修理燃气罩拒绝了。

“而且这个天气也不适合爬山。”

天气预报显示34°。

“好吧!不过修燃气罩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吧。这天确实是不适合爬山,我们去美术馆怎么样?据说有特展!”

我承认美术馆是个相对不错的选择,至少在一开始美术馆没有多少小孩子的时候,是如此的。

我是星期六在家等了一天等着维修工人把我的燃气罩修好之后,星期日一大早和A去的美术馆。我们到的时候,美术馆刚刚开门,特别幽静娴然——尽管我根本什么都看不懂。除了一些写实的风景画和人物画像,看起来觉得很好看,稍微抽象一点的艺术便觉得欣赏不来了。

A在忙着用手机拍照,我对他指了指那“禁止拍照”的指示牌。

A低声说:“没事!没事!你看,根本没人管的。“

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同一个屋子里另外两个人也在用手机拍照,坐在角落里椅子上的美术馆的办事人正埋头看手机,都懒得抬头看上一眼。

到此为止都还算享受,馆内十分安静,另外两个参观者都是独自前来,无人交谈。A和我偶尔说一句话都轻轻地,生怕扰了这份安静。

我们去到下一个馆时,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孩子进来,这片难得的安静瞬间便被打破了。这两个孩子都是七八岁左右的年纪,对墙上的”艺术品“表现出了十足的好奇心,拽着他们的爸爸妈妈问这问那。那母亲看起来还很年轻,如果不是结婚得早就是长得年轻,我觉得应当是后者,因为那男的肤色黝黑的很显老。这位年轻妈妈正专心地站在一幅画作之前摆姿势让丈夫给他拍照,无暇理会两个小孩子的问题,那两个小孩子便在房间里跑来跑去。

坐在角落里的图书馆办事员仍然无动于衷,看样子要么是屏幕上的内容太具吸引力,要么就是她早已习以为常了。

我和A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的不耐烦便走了出去。但是已经无法挽救了——走到哪里都是小孩子,不光是小孩子吵闹,大人也在吵闹,只要两个人结伴的,无不是大声交谈——环境如此,便连我和A说话的分贝也变大了。

我们觉得索然无味,便去走廊的椅子上休息。

A叹了一口气道:”我上次来也是这样,那次是下午来的,人比这更多,吵得人心烦。我原本以为这次早点去,赶在开门的时间去,人能少点。“

“还好呀!至少我们享受了一会儿安静的时光。”我这般安慰他道。也不知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我自己。

“也罢!快到中午了。想吃什么么?我请客。”

“你选吧!我没什么意见。不过上次烤羊腿就是你请的,这次该我请了。”

他摆了摆手:“再说吧!”

其实我倒是很讨厌这样请来请去的,不如各付各的,免去不必要的麻烦。这人情礼往的,有什么必要呢?上次他说要请客,我一番退却也很麻烦,不如提前说好。

所以我坚持说:“要么我请客,要么我就回家,反正燃气罩已经修好了。”

他只好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