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冬

即便没有雾,阳光下的田野

依旧是朦胧的

有着暮冬特有的,静谧感

当车子驶出站台

野地是一片纯粹的白

远处是时隐时没的山

再往南时,野地里的焦黄色现了出来

平坦地,一望无际

还有蜿蜒的河流

和平整的水田

稻田里,脏脏的牛和羊,散着步

没有雪的冬天,少了一点肃穆

却多了一点生机

是啊,立春已过了!

是时候迎接春天了!

过了山海关,日头西垂

山顶流过苍松的影

被夕阳穿透的云朵

像被撕扯的棉絮

(——记于2月8日京哈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