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遥集

前言

端午节回家的时候,从抽屉里翻出一个方形的厚厚的小本子。这本子一看便是大学以前自己喜欢的风格——彩图,缀满非主流的静物摄影,点缀几个故作伤感多情其实并不优美的句子。还贴了许多风格相似的贴纸,贴纸经多年风化,已失了黏里,捏起边角一抖,便抖出一片来。

不过本子毕竟是本子,装饰性再强,终究还是用来写字。这是我高中时用来写诗的本子,几乎每首诗的结尾也都有记录写作的时间,最早的是07年,最晚的是2008年12月,这一晃,竟已过去十年了。

回看十年前的自己在想些什么,写些什么,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一篇篇地翻开来看,多数都是引人发笑的。究竟哪里有那么多情啊,愁啊,怨啊的呢?不过若不引人发笑,又怎么能称之为青春呢?

这其中有几篇,像《风·树》、《焚》、《大地》,细细品来还是有些味道的。博客早期,懒得写文的时候,也曾把过去仍还满意的小诗翻出来凑数。

到大学之后,诗便写得少了,只有一篇《夜猫》是满意的。这几年干脆写不出来了。

随着年纪越大,理性思维越强,感性思维越弱。

如今的我,还能给十年后的自己留下些什么呢?

遗忘夏天

无奈望着逝去的流年

我的心软弱如木棉

梦中的秋千

摇曳在我心间

往事浮现在我面前

我们在那个夏天

心却无法不坚硬如磐

不忍心让你看见

我那憔悴的容颜

风,停止思念

直到蜻蜓飞过我的眼前

直到轻风拂过我的脸

才发现

我已遗忘了夏天

(于2007年09月)

风·树

轻轻地抖动

树生气地一笑

 

风的倩影

还残留在半透明的梦中

遗忘在夏天里

 

雪落漫天

不是风的错误

 

漫天的雪

究竟是柳絮纷飞

还是树的眼泪

(于 2007年 11月)

记忆

挥肆的冷风

轻舞的雪花

缤纷的交响乐

在空中传响 扑朔迷离

蓝天下的一朵

是雾?是云?

 

忧伤的歌曲

发黄的日记

挥之不去的记忆

在心底摇曳 不忍哭泣

屋檐下的一滴

是泪?是雨?

(于 2008年 01 月)

誓言

如果爱与恨之间没有分明的界限

我为什么要如此留恋

梦中又遇见你的双眼

最美的遗憾

是天边渐融渐冷的火焰

缠绵的红线

辗转于尘世间

找不到终点站

再多的誓言

只求平平淡淡

沧海桑田

我只要一瞬间

如果你的身边还有我要的温暖

爱到心碎我也情愿

(于 2008年 01月)

最美的舞

我把萤火虫藏在树下

将点点光亮隐去

只留下漫天的星星

陪着我叹息

 

星星离我好近

天空那样熟悉

 

不好

一直萤火虫从树下逃出

摇摇晃晃

在空中划出一条盘旋的弧

 

不经意的错误

却创造出世间最美的舞

(于2008年01月)

我在长大

我在长大

平淡地长大

未来的世界

是雾里看花

只是坐在草坪上

数着天边的晚霞

 

我在长大

孤独地长大

灯笼挂在云脚

把忧伤带回家

躲到黄瓜架下

听着天上的悄悄话

 

我在长大

坚强地长大

一次次的泪花

一次次地放下

在校园里放歌

歌唱那年的仲夏

 

我在长大

一个人长大

悲与欢的倩影

停留在这美丽的青春年华

(于2008年01月)

尘埃

我是被风遗忘的尘埃

在云层间徘徊,眺望

眺望着远处的点点星光

火,点燃了苍穹

雨,洗净了天空

千年,一瞬

我仍在徘徊

 

我望天国无路

慢慢地哭泣,泪水

化作轻烟飘散

生,是归来的告白

死,是离去的声明

天上;人间

我仍在哭泣

(于 2008年 02月)

睡若醒

睡若醒

悄落晨星

月影,挥墨苍穹

离默,拂忆稀零

烟火,似晴亦冷

谁泪 ,冷若冰晶

窗外人行

坐起 ,天明

(于2008年05月31日)

擦肩而过

烟雾 朦胧

白色的想念

拐角处,你停靠的身影

寂寞,是忧伤的墙壁

 

小心期盼,转瞬的停息

却让它

不小心溜走

 

轻轻

擦身

世界变得很小

我和你

却依旧 遥远

(于 2008年 06月)

如果,可以在一起

想要去追寻那安静的天空

想要去追寻那温柔的土地

却只能

守着扬起的尘埃

默然叹息

岁月在动荡中流去

一点一滴,依旧清晰

 

多渴望这一切不再继续

我们可以在一起

快快乐乐地在一起

也许可以,可以忘记

只要钟声不再响起

只要硝烟飘散无迹

蓝天,会由我们一同撑起

(于2008年06月)

天堂泪

当寂寞路过天黑

心仍在沉睡

你的离开是谁的罪

骗自己说无所谓

很累

不想去追随

只能望着你的转过

一个人流泪

 

天堂泪,为谁?

谁又痛苦地喝醉

浸在风中

憔悴

(于2008年06月)

回忆

是一种美丽的伤

 

手心

放飞一只小鸟

留住你的歌唱

 

天空

是否会有棱角

让我们天各一方

 

可以忧伤

可以惆怅

只是

不能相忘

(于2008年06月11日)

夜中

灯火,零星

被遗忘的世界

勾画成黑色的圆圈

卷起一片空白

 

我如你

等待

却不小心

忘掉了时间

 

只叹

我的水

无法凝结成泪

(于2008年07月)

天堂的你

何处是海,何处是岸

天堂的你

是否会听到我的呼唤

我在一旁,守着你的足迹

风雨过后,会有彩虹的升起

 

不要害怕,不要哭泣

天空是深邃的海洋

会任由你飞翔

蓝天下的云朵是天使洁白的翅膀

会在那里

永远守护着你

(于2008年07月)

透过百叶窗的天空

在小小的世界里

我努力寻找一片属于我的

小小天空

哪怕是

一片,透过百叶窗的天空

 

在那里,有群星闪烁

不必担心它会被抢走

不必担心它会被人偷看

孤单的深夜中

只有我一个人的呼吸

 

这是一片透过百叶窗的天空

是一片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天空

倒挂在夜幕下

我在百叶窗的另一侧

骄傲而又孤独地望着

(于 2008年09月01日)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儿

熟稔的叹息声

击碎了

凝滞的空气

优柔的海岸线

蜿蜒着

唯美的回忆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儿

在绝望与希望间徘徊

数不尽的泪与水

分不清的雪与浪

消逝在

悄临的冬季

(于 2008年10月25日)

错误

如果风雨不肯落下

我要到哪里起飞

尚未丰满的羽翼

只能停留在如歌的雨季

 

雨季如歌

漫天透明如丝的

竟分不清是雨,是泪

也许雨本身就是泪

将青春的错误浇灌

浇灌着我们

忧伤的疼痛,疼痛的忧伤

 

青春是一场华丽的舞

不断跳错舞步

却在错误中

一步步走向成熟的蜕变

 

我们终会破茧成蝶

就像某个人所说的

最终我们是会长大的

疼痛是会过去的

(于2008年11月)

忘记了痛苦

在烈火与灼热中承受寂寞

每一次绝望都是希望的起点

在绝境中期待着超生

 

也许,在流星陨落的地方

会有一场烟雨

将一切的尘埃掩尽

 

也许会有凤凰涅槃后的重生

记忆却依旧或是永远

停留在

被火星照亮的,那个

最初完美的夜

(于 2008年11月10日)

我们的故事——雨

朦胧中

意思凌乱的记忆

粉色与紫色交织的记忆

 

歌声,浇灌

开满了每一个角落的花

以及 ,幸运草

你的沉默

沉默的雨中,没有泪

有的只是没有言语的言语

停留在,那个

没有歌声的唯美的夜

(于 2008年 11月)

我们的故事——雪

贪玩的年龄

不会惧怕寒冷

 

每一片纷飞的雪花

都是完美的印证

飘落在,曾经一同走过的足迹

 

幸福,温暖

是一只金黄的小海豚

 

炽热的心,燃烧到永远

还有我们的故事

我们的心

(于 2008年 11月)

蜡烛

我在上帝那里

点燃一根蜡烛

陈年的歌,点点融化

流淌着的泪

 

他在绝望中燃烧

在绝望中凝固

绝望是陈年的歌

 

我不担心,我的蜡烛

即使燃烧的代价是毁灭

也要逆着风

尽一次灿烂的辉煌

(于2008年12月01日)

大地

沉默的阴痛在田野里销毁

云层间跌落的骸骨

默默承受风的伺候

惊悚 肆虐在寒傲的天际

有无数阴灵的哭号

承载着万世的悲痛

 

草地上,人们欢呼雀跃

围在篝火边,欢歌乐舞

火焰窜到高空

灼伤了那无数肆虐着的阴灵的哭号

 

他们于是

在灰烬中凝结跌落

将愤怒浇洒到沉默大地

大地沉痛呻吟

于是在干涸黑土上

开出一路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