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如诗

  2017-11-04 11:47

十一放假归来的那一周,我把公司用作测试服务器的电脑给“克”死了。那一周尽是诡异的事件,至今回想起来仍觉得好笑。

在那之前因为我的台式机没有网卡,ubuntu连不上网,所以一直用win7远程连接服务器办公。十一长假乍一归来,上午还是一切正常,中午吃过饭回来,发现ssh远程链接断了。到服务器电脑上操作,VMware虚拟机里的ubuntu主机自动关机了,点开机就提示找不到该主机。

无奈之下采用了万能的windows重启大法。这一重启倒好,整个D盘消失了。我对硬件是一窍不通,只能退下换其他人来操作。于是我亲眼旁观着经过了数次重启之后,windows引导也消失了……

最后的结果是我把自己的台式机贡献出来做测试机,换了台有无线网卡的笔记本电脑,在本地ubuntu上装好开发环境,测试机如何也再与我无关了。只是自那之后我一接近那台电脑就惹得同事大呼小叫,生怕我对它做些什么似的。

上个星期提交了转正申请之后忽然来了点感慨,想就这三个月的工作写些什么,脑子里想了很多,有趣的,无聊的,无病呻吟的,最终还是觉得没什么可写的。

人一旦忙起来,脑子里充斥的事情多了,胡思乱想的时间就少了。若是没了抱怨,处处合心,便只得傻乎乎地过日子。好在我还有时间读点东西,读到共鸣处,或被一点似是而非的话语勾了点回忆出来,便有的可写了。

生活本身却是没什么好说的,就是生活而已。单调,乏味,平时的生活;没有意外,没有波折,日复一日沿着重复的轨迹;没有不甘,没有抱怨,更没了自顾自怜的感伤。不想出门,不想旅行,不想购物,远离时事,远离八卦,远离影视,远离一切尘嚣与是非。蜷居在小城市,在代码、文字、相机、音乐、厨房中近乎与世隔绝着。偶尔被一两段文字和一小段旋律触动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也懒于深究。

如果有红酒,头脑温热间还会生出两句诗来,模仿海子的口吻。转个身,便遗忘了。

海子会写诗,但他不会写代码。

我不会写诗。

我也没有钱来买红酒。

我的代码敲得也不好。

两日前,吉林落了一场雪,落得很有节奏感。若是当时恰巧有一曲《Shigure》,我可能会哭出来。只可惜生活不是每时每刻都会有音乐。

我并不怀念上海,这座城市让我有种意外的疏离感。但我想为她写些什么。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