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边的窗

办公桌的附近,能有一扇或半扇未被遮挡的窗户,是极大的幸福。在忙碌之余的闲暇,看看楼,看看马路上的车,看看楼上的光和影,看看多变的天。

幸运的是,我的左边隔了一个工位的位置就是巨大的落地窗;不幸运的是,窗帘多半会被遮去一半。

偶尔这半扇窗子都被遮住了,便觉与这世界割裂,一整日都不快活了。

早上来的时候,阳光总是一闪而过,在桌面上留下淡淡的影,随即消匿不见。

阳光是成轨迹的。阳光浓烈的日子里,你能看见调皮的小灰尘排着队,打着旋儿。

而傍晚的天,则是多彩多层次的,像极了画家笔下的水墨画。

在天空被雾和霾占据了的日子里,阳光也在奋力地突破牢笼。只是太阳的影依旧见不得,独阳光溢满大地。

翌日,雾活跃地更浓了。远处的塔只剩下一个朦胧的影。雾层后的太阳将半边天浸成了淡橙色。

白雾渐淡,远方的楼和塔都逐渐清晰。天的蓝也一点点渗透出来,只是还蓝得很不完全。

午时,朦胧感已消散殆尽,远处不远处的楼宇、塔、广告牌、街道,街上行驶的车辆,街边落尽了叶子的枝干都忘得真切了。换个角度,甚至连山的轮廓都可瞥见了。

天是淡淡的蓝,远处的云络,好像白色的细铅笔随意画出的粗细不一的线。

一架发着光的飞机在遥远的天际静静地移动。

傍晚,蓝色渐深,天与城市相接的部分逐渐分出了层次来。楼宇间被光和影切得零零散散的。

一栋高楼的上方现出一个淡白的圆圆的影,打一眼望着还以为是饼状的云呢!原来是月的影,不等天黑就出来了呵!如此的圆,今儿个竟是十五了。

城市周边的昏黄愈渐加重,月在一点点上移的时候,也愈渐清晰起来。

附在楼宇上的光也愈渐发红了,与城市交接的天,染着由杂着灰的淡紫红起,过渡到橙黄,过渡到黄绿,再过渡到蓝的渐变色。

傍晚的渐变色与清晨日出时的渐变色略有不同,不过是早上的明亮些,傍晚的深沉些。早上的蓝强势些,把其他的颜色挤着挤着便挤得没了。

白亮亮的月悬到了渗着灰的淡蓝中,一架小小的飞机向着月亮接近,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不一会儿,楼宇上零碎的色彩便消散殆尽。渐变色底端的灰愈渐纯净,也逐渐扩张着,把其他的颜色用力向上挤。挤着挤着就把那黄与绿挤没了。

再一转头,整片的天都变成单一的蓝紫色了。

夜降临了呵!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北海轻歌2019-12-12 16:48

马上也要开始堵车了 lol

叶夕青兮@北海轻歌2020-01-11 10:48

有地铁,不怕堵车 accost

北海轻歌2019-12-12 16:48

马上也要开始堵车了 lol

静水流深2019-12-12 16:56

竟然有人比我还快?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