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务成为享受

某位笨蛋自称翻看了我的全部博客,还记了笔记。其中有一条是说,我不爱做家务。于是我从我那两百多篇博客的存档中翻出了他这一条的来源:《束缚与自由》。他大概是从这篇文章中得出了我不爱刷碗的结论,再由此推论出,我不爱做家务。

在我学会自己做饭,独立生活之前,我的确是不爱刷碗,更不爱拖地扫地。孩童时代的我,将诸般家务都当成是父母加之与我的束缚。家务与学习,堪称我童年的两道紧箍咒,促使我渴望着早早长大,早早独立,早早摆脱着诸般”束缚“。

待到我真正走出校门,走进社会,独立生活的这一日,才发现这所谓的诸多”束缚“,束缚与否,全看你是自愿,还是被别人强制的。

走出校门后,我比在校时更加努力学习;自己做饭,我不再抵触刷碗了;自己生活后,家务慢慢也成了一种享受。

在大脑被数字、字母、电波、辐射交相折麽后,一场家务,可以给大脑带来一阵清爽的洗涤和解脱,且无消磨时间的负罪感。

落网有一期期刊叫 一阙闲适,是我每次沉浸于做家务时的必备曲目(落网似已一去不归,好在网易云承载了全部期刊)。打开蓝牙小音箱,让音乐溢满房间,放弃一切思考,大脑停止运转,肢体随着本能和音乐而动。

当脑力活动达到一定负荷之时,也需要原始的体力劳动加以调和。

感到累了,就坐下来,让淡淡的风吹干汗迹。享受一杯淡茶,享受一阙闲适,享受远方的山和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