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我在江南游历的最后一站,是在17年三月下旬的南京。许多人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总喜欢一个人出去游玩?原因之一是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其次么,一个人比较随性,便于思考。

在南京的这几日是我最随性乃至任性的一次出行了。那是在上海逗留最后的几日,呆得烦闷了,偏要出去走走,就买了一张从松江南到南京的动车票。

到达南京的第一日还是晴的,下了高铁已近午时。从高铁随着人流挤进地铁后,我才发觉我对此次出行没有半点安排,要去哪里,要吃在哪里,要住在哪里,全无考虑。从那之后我的出行(一个人)也大体延续了这种模式——预先不做考虑,不做攻略,买好车票就走,下了火车再做打算。

找了一处繁华的去所——新街口,有商场,有酒店,交通便利。在快餐店填饱肚子后,找了酒店入住,总算是把足有数斤重的包裹卸下了。这个过程听似简单,实则内含艰辛——我饿着肚子走了许久,手机又接近电量清零状态。一番折腾教人只想宅在酒店里睡大觉。

但最终还是自控力占了主导,从酒店软软舒适的大床上爬起,把背包里的东西倒空,只留下相机和水,去到玄武湖。

很幸运地赶上了玄武湖的樱花节,又很幸运地在三日里唯一一个晴天来到了这里。在此前我不能说没有见过樱花,但还没有见过如此大面积的樱花。举起相机的一瞬间,忘记了所有的疲惫,只沉浸在多姿的美色里了。

樱花

樱花

樱花

只不过樱花太惹眼,玄武湖究竟是个怎样的湖,却被忽视或是遗忘了。只是端着相机绕着湖边走,一边走,一边贪婪地拍照。

樱花

樱花

连天湖水碧无痕,烟柳长堤落日圆。放棹云霞深处去,波光山色可销魂。

玄武湖

第一天体力极佳,当晚又去了秦淮河。我念起朱自清的那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如今的秦淮河,灯影还是有的,桨声倒是没得干净了。花了八十块钱买来的船票,只是圈在一个密闭的马达驱动的可载十人的现代方块船里,由电子广播引领着,就着些微的马达音,在河面拨开水,平稳地移动。

散文里那“清清的水影”,“薄薄的夜”,“汩汩的桨声”,“袅娜”的歌声,今日大约是见不到的了。白日里秦淮河的水是污的,夜晚好歹有夜色和灯火遮掩着,只是那马达声和电子广播音无论如何也激不起一点诗情古性,倒似作者的文都是瞎扯的一样。

秦淮河

船在月色遮掩着的河上平移了许久——有个三四十分钟吧,我记得不准确了,只是觉得那消磨的时间应是使那八十元的船票值了的。

行过一座接着一座的桥,还有着戏衣的人等候在岸边一些位置上,待有船走过,便唱一段小曲。那些桥的名字广播里都有讲解,只是无一记得,大约也未往心里去。

从细小的窗子吹进微凉的风,倒是颇有舒适之感。

第二天的雨下得我略有些措手不及,好在在上海住的两年,我已经习惯了随时把一柄轻骨折叠伞塞进包里。

当日的安排是去钟山,钟山风景区很大,所以有观光车,但我的性情偏是可以走路的时候绝不坐车。这倒不是为了剩下那一点车钱,只是担心错过旅途中意外的风景。不过最终我也只走了一半的景区,仍是错过了很多。

包里塞了面包零食和暖水壶,背着相机和雨伞,即便是在三月暖春季,南方的雨也是破冷的,虽穿着薄羽绒,内里的小衫却还是薄了些,便贴了一张暖宝宝在背心上。

雨中的钟山中山陵很舒适,人少,静谧。雨也不大,零零碎碎的,间歇性地会急了些,丝毫没有驱逐性的意味,倒似助兴一般。

三大景区:中山陵、明孝陵和灵谷寺。

首先去了中山陵,印象中就是爬台阶,爬了许久的台阶,然后近距离瞻仰一下陵墓的外观。

中山陵

墓室没有开放,没什么印象,看一眼便走了,再赶去看朱元璋的陵墓。

明孝陵可游玩的地方比中山陵多了不少,陵墓建筑虽有翻新过的迹象,多少也还携带着斑驳的历史感。

明孝陵

这里也是樱花遍布,就着淋漓的小雨和古色古香的建筑,意境极佳。

走到颜真卿碑林时,雨下得急,风也大。碑林正门牌匾上“书星集粹”四个字在淡樱和细雨的交互掩映下,极有韵味。我为了拍下此景,把伞夹在左肩上,遮住一点雨,双手腾出来端着相机。持伞的目的倒也不是怕淋到我,而是担心淋到镜头。

折腾几许后,总算得来两张还算满意的,但与我目之所见的,还是相去甚远。

颜真卿碑林

离开碑林后,雨越下越大,周边几乎都望不见一个人影了,拍照也越来越难了。找个地方休息了一小会儿,追随着路标去到了紫霞湖。

越是风景幽美的地方,越是难以通过相片展现出来。我的拙劣的语言更是难以描述。

紫霞湖

最后去到了梅花山,梅花几乎落尽了,只留下高冷的枝。

梅花山

游完钟山的夜晚,我是买了零食酒水,躺在酒店舒适的大床上,在吃喝玩味中看着电影度过的。旅游的目的多半是为了放松身心,也无甚必要搞得自己奔波劳碌。精力充沛的时候就走走玩玩,累了就停下休息。若不能远离都市远离尘嚣,在闹市中寻一处闭塞之所,凭着自己的欲望来做事,倒也不错。

经过一日一夜的雨,第三日总算是有了少许晴意。这一日的目的地是总统府,总统府距离我住的新街口仅有三公里,抛了地铁,步行而去。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其历史韵味当是极浓的。可能因为我只在市中心打转,所以感受不真切。

总统府是蒋介石政府在南京时的办公地与住所,亦是昔日太平天国的定都之处。既有近代民国时期的人文景观遗物,又有古典风韵园林。

由正门进去,中轴线是昔日南京国民政府的办公区,都是电视上常见的物事风格。

南京国民政府办公大楼

东边是孙中山的纪念性建筑,只简单看了看;西边则是环绕着太平湖的风格典型的江南园林。

南京总统府

雨后初晴,游玩的人也多了起来,各色花瓣都还带着前一日的雨意。

南京总统府

空间很大,又是建筑居多,也分不清哪里去过了哪里没去。只是随意地走随意的拍照。

含苞欲放的花,象征着春色尚早。

南京总统府

离开总统府,找了个小店吃了午饭,步行回酒店退房。下午乘高铁返回了上海,我的江南游历的最后一站,至此结束。

静水流深2019-04-14 11:54

以后旅游终于可以不用一个人了,哈哈~发现我的关注点变了,不再对错别字有兴趣了

sky2019-04-15 11:17

我还没去过南京呢,一直想去,但是一直没成行,现在估计更是去不上了,希望之后依然有机会一人出游,我们依然有机会约着出去耍

pang潘2019-04-17 15:50

我发现错别字了

叶夕青兮@pang潘2019-04-18 08:11

哪里哪里??

francis2019-07-02 14:04

一直居住在南京,反而没有出去转转的心思和机会。每天的忙碌,只有在外出的时候才会慢下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