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小公主

我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合租的一个室友给我的微信名的备注是“火锅小公主”——这只怪我太爱吃火锅了,在他们眼里可能都到了疯狂的程度了。不论春夏秋冬,四季寒暑,火锅的频率大约是两星期一次。

自己住的时候,我是买来单人的小煮锅,一大包酱料,一小篮爱吃的蔬菜,播着视频,一个人慢慢地吃;合租的时候,约来三五个人,用电磁炉支起一口大锅,摆满一桌子的蔬菜丸子肉类,在闲唠着嗑儿的同时,等待着汤和菜慢慢沸腾。

在外吃饭,假使真的想不出吃什么,火锅也是错不了的选择。我至今没有遇见过讨厌吃火锅的人,可能因为火锅的口味种类繁多,即便有些不喜欢,总归找得出一款心仪的。

重庆火锅

上海合租的室友说,她不喜欢吃重庆火锅,因为重庆火锅只有咸和辣,尝不出别的滋味(偷偷说一嘴,这位妹子不吃辣)。重庆火锅遍地都是,哪里都是一个味儿。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重庆火锅在重庆,那时大二的暑假跟随舅舅舅妈到重庆旅游,在重庆下飞机吃,接机的人直接把我们一行四人拉到了火锅店。第一次见到火锅里煮鸭肠和鸡爪,倒是让我小吃了一惊,味道也极佳。那之后,吃过的重庆火锅众多,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味道了。

海底捞

海底捞我吃过几次了,还没有一次是自己掏钱去吃的。无论大学社团聚餐,公司聚餐,部门小组聚餐,这诸等聚餐都倾向于海底捞。原因,首先呢,海底捞的味道没什么值得称道之处,但也不算难吃,它的味道就是平平淡淡,无功无过,谁都吃得来,谁也不会特喜欢,谁也不会反感;其次,海底捞服务好,不论吃不吃得好也不会惹出一肚子气来,更不会影响同学/同事关系。总之,海底捞吃的是环境和感官享受,多半倒不是为了口食之欲。

新辣道

在火锅大行其道的今天,各种主题类型的火锅也细分出来。于是有了牛肉火锅,牛蛙火锅,泡菜火锅,还有鱼火锅。

我喜欢吃水煮鱼,也喜欢吃火锅,鱼火锅恰是这二者的结合体。锅里有鱼有汤,鱼在汤里却游不了。在诸多的鱼火锅连锁店里,印象最深的堪数新辣道。

新辣道我共吃过三次。

第一次是和我大学的室友,一份鲇鱼锅底,20元一人的自选蔬菜,自取的西瓜水果和免费赠送每人一份的冰淇淋,吃的很饱很满足。

第二次是和北京同事,那是我离开北京前吃的最后一顿火锅。这次火锅的征程特别坎坷,本是三个月约好了下班吃,结果那家新辣道爆满,排队等号的人都快挤下电梯了。我们决定退而求其次去吃“呷哺呷哺”,结果还是一样的场面,于是我们各自饿着肚子回家了。一位同事表示,她家附近的新辣道从不用排队,我和另一个人便在第二天坐了近一个小时的地铁去到了她说的那家店,结果还是在排队,我们只能在附近找了另一家店解决午饭。第三天,我和这位住宿舍的同事,选了下午人最稀少的时候,在公司附近这家新辣道踏踏实实地吃了一顿下午饭,同时感慨北京永远爆满永远在排队的各大饭店。

第三次是在上海了,同上海合租的室友——也就是给我赐名“火锅小公主”的这位,这也是我在上海吃的最后一顿火锅。这次西选了个听起来就很清爽的锅底——青柠白玉火锅,汤底不辣,有柠檬酸酸的味道,但鱼肉偏少了些——不过可以尽情涮蔬菜。

新辣道

香草香草

人大西门外,有一家名为“香草香草”的火锅店,这家店名给我的最初感觉如“呷哺呷哺”一样神秘,且多了一丝文艺气息。第一次走进这家店是带着学生会校公关部的任务去“拉赞助”,结果呢,只拿到了一张经理的名片。

第二次走进“香草香草”却是在毕业一年半后的冬天了,我从上海坐高铁到北京新东方总部培训,由尚在留校读研的室友请客吃了一顿云南菌菇火锅。那可能是我第一次吃不带辣的火锅,含中草药味的菌菇汤底非常浓郁,让我明白了原来火锅不是只有辣才美味!

这种风味的火锅仅尝试过这一次,再没机会尝试第二次,总觉得遗憾。

小三宝火锅

上海租房的地方距离公司大约5公里,春日降后天气暖和了些,我和室友便商议将办公室闲置的自行车强征来,室友每天骑自行车载着我上下班。5公里多的路,骑行大约是40分钟,我们探索了各式的路,选取人和车最少的来走。夏日夜里也曾步行走回去过。

无论步行还是骑行,比之公交和地铁总会有不同的风景。偶尔也会发现额外的惊喜。譬如说,我们在骑行经过的一个小胡同里发现了一个大型农贸市场,比之家门口的华联和联华超市都要便宜许多;再比如说,一个含着月的骑行的夜晚,突然想吃火锅了,在地图上搜索“呷哺呷哺”,跟着导航到了一条人烟稀少的街。我们在这条街左右徘徊了许久,找不到“呷哺呷哺”,但发现了一家名为“小三宝”的火锅店。

第一次在店里点完菜后,室友低声对我说:“这家店我们似乎吃不起欸”。我拿来菜单看一眼,的确是单价偏高,单是一个“菌汤锅底”就要70余元。我说:“既来之则安之吧,这价格也就比海底捞贵一丢丢!”

锅底上来的时候我们傻眼了,毫不夸张地说,以我和我室友的食量,单是这汤底的蘑菇、玉米、火腿就能吃饱了。最后结账的时候,因为是新店刚开业,总价打了七折,也就花了两百多元,剩了一多半打包带回家。

小三宝火锅

从此这家店被我们加入了优质白名单。

首先,它是新店刚开业,环境极佳;其次,它的服务完全是海底捞的标准,态度极好;而它的味道,则要比海底捞好上太多了,肉菜极鲜,汤底浓郁,不咸不腻。要说缺点嘛,一来汤底分量过足,限制了我们点菜的空间;二来少了些辣,总觉得不够刺激。

有一次,我们两个人猫食量妹子点菜又双叒叕点多了,便喊了个男同事来清扫战场。这位男同事喝番茄汤喝得上瘾了,服务员小哥哥问我们还需要什么的时候,某位同志突然冒出一句:“给我来碗汤!”。

潮汕牛肉火锅

16年Sky到上海出差,我和她与她夫人的一顿潮汕牛肉火锅让我念念不忘。17年离职后,我安排到广州的一场旅行,便将潮汕写进了计划里。然而我在广州的出游远比我想象中的要懒散,潮汕也觉得麻烦,没去得上。18年到广州之前,我早早地和Sky预定好了一顿牛肉火锅,在我到广州的第一日便兑现了。

离开广州前,和深圳远道而来的@静水流深约见了一面,又约了一顿潮汕牛肉火锅。

什么时候能去真正去一趟潮汕呢?我如此(对Sky)期待着。

芝士年糕火锅

我还在北京上班的时候,办公楼旁边是新中关与欧美汇两座商场,这附近没什么平价的小饭店,午饭只能在商场解决。午饭后休息时间充足,也会在商场里逛逛。那时欧美汇新开了一家名为“火炉火”的年糕火锅店,每天中午排队的人挤满了店前的通道。

15年的元旦,本着对芝士年糕火锅的好奇,我和大学的室友消磨了两个小时,终于吃到了这个传说中的“芝士年糕”火锅。味道嘛,因为时隔久远已经不记得了,应当是甜甜的,微微有一点辣。

火炉火芝士年糕火锅

在上海的时候,我与合租的室友又吃过两次年糕火锅,一次是在店里,另一次是在家里,室友自制,卖相差了些,味道丝毫不逊。

乌拉火锅

吉林的乌拉满族火锅算是吉林本地的一大特色,既然我现居于此,不得不提。乌拉火锅的锅与老北京火锅的锅有些相似,都是铜锅,中央一个上细下粗的铜柱,看起来极占空间。第一次吃乌拉火锅是和我妈我姥一起,我妈妈说,乌拉火锅的海鲜汤底配上一盘酸菜,风味极佳。可惜我姥姥不吃海鲜,也不吃辣,汤底便觉无味似的。

Sky来吉林时,我带她去吃乌拉火锅,特意选了海鲜锅底和酸菜,味道只是一般。

呷哺呷哺

我在大学吃的第一顿火锅,是人大东门向北100米左右,一个叫“西北肥牛”的火锅小店,在地下。也是单人的小锅,人均消费30元左右,肉菜一样不少,很划算。大学的第一二年经常去吃,直到被“呷哺呷哺”所替代。

第一次去“呷哺呷哺”的依然是带着校公关“拉赞助”的任务去的,最后仍以失败告终。打那之后,我在名为“呷哺呷哺”的火锅店里吃火锅足有数十次,到店菜单都不用看,锅底要冬阴功/番茄或菌汤,酱要呷哺或味增,牛/羊肉套餐,不想吃肉的时候就要一份单独的蔬菜套餐,套餐主食都选火锅饺,偶尔换成拉面尝尝鲜。五六年间,去过三个城市的十几家店。

呷哺呷哺

单论味道,呷哺的火锅依旧没什么特色。它好在单人小火锅的形式,一个人去吃也不会乍眼,更不会显得奇怪。单人小火锅如今也出了不少,味道比起呷哺更逊,所以我依旧偏爱呷哺。

吉林也有两家呷哺店,但据我同事所言,这两家呷哺店与北京众多的连锁店相比不太一样,没有蛇形的吧台,也不是单人的小锅,锅底酱料与呷哺传统的有些差距,自称是呷哺的“城市风格”。这与我印象中的吧台小火锅不匹配,所以我一次也没有吃过。对呷哺的怀念,只能借由网上购买的呷哺火锅料聊以慰藉了。

一个人觉得寂寞时,觉得烦躁时,一顿火锅,一杯饮料,一个饱嗝,一切即都烟消云散了。

静水流深2019-05-26 22:55

哈哈,和你见的唯一一面竟然是吃火锅 razz

sky2019-05-27 10:20

我夫人说你俩上次吃的那个牛肉火锅不好吃,我还在想潮汕牛肉火锅真的要有姓名诶,真的是满足你对牛肉的所有幻想,不过我觉得上次的乌拉火锅还好啊,那个酸菜很不错诶

静水流深@sky2019-05-27 22:25

太着急了,随便找的一家,下次有机会求带,哈哈~

sky2019-05-27 10:21

广州的打边炉文化,鸡煲以及脆肉皖,下次带你吃一下,味道很好

叶夕青兮@sky2019-06-20 11:06

哈哈,期待

小小驿站网2019-07-03 03:19

重启火锅出了辣还是辣!开个车就更悲剧太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