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杂记

桃花其实是有很多种的。我在公园看到的有两种:

一种由绿色衬着的,花底被几朵细细的小绿叶托着。这种花,适合远观,不适合近赏。远远望去,粉绿相间,色调柔和,鲜嫩可爱。且花瓣易落,常是树上树下一片粉嫩。许是太较弱了,近看总觉得零零碎碎的,不饱满,无精打采似的。此花有粉白两种,白色的是浅灰色的蕊,粉的便是淡粉的蕊。我觉得白的更好看些,与绿叶更相衬。

另一种无绿叶相称的,一枝上除了花朵看不见其他。花与花挨得更近,一朵连着一朵的。这种花开得更健硕,花朵圆润饱满,极有精神,适合凑近了细细赏玩。花瓣皆是白色粉调,只是粉的程度不同。白的安静如雪,粉的鲜艳靓丽,细看更是有粉白渐变的。花蕊皆是细白的,顶着黄绒绒的小头。

桃花的香气到了晚间似乎更加浓郁些。白日里出门戴着口罩基本嗅不到,晚上急急忙忙赶回家时突然被穿透口罩而入的香气吓了一跳。这才想起,原来桃花是有香的呀!

一只罕见的淡绿色蝴蝶落在花蕊上吸蜜,蜜蜂忙忙碌碌地飞来飞去。

紧随着桃花,其他花也蓄势着,争相待发了。

白的和紫粉的玉兰,厚厚的花瓣已生出,紧裹着,结成水滴形的花苞,只剩绽放了。

有一种玫红色的花也开了一半,花瓣层层叠叠地裹着。

还有矮株的,一大团一大团簇伏在地上的小黄花,尖尖的花瓣嫩黄的,开得随意又密集。

路上发现一棵枯树,树枝上结着干枯的铃铛一般的果实,内含同样干枯的核。晃起来像铃铛一般叮叮铃铃的。我们从地上拾了一枝折断的,带回家,寻了个干净的玻璃瓶子装着当摆设。只是那“铃铛”实在太脆弱,一路上折了一半,剩下的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新买了几本书,随意堆放在桌子上。

除了工具书,我已多年未买纸质书了:一来纸质书太贵;二来书本厚重,不便携带,搬家处置较难;三来纸质书字体小,又需要适宜的光线,总不如kindle看得舒适。

只是时间久了,多少有些想念纸质书的气味和手感。便买了几本可以闲暇时反复读的书,就着暖春假日清晨的风和阳光,读上那么几页——把窗子大开着,在窗下放一把椅子。再泡上一壶淡茶,就着喧哗而清脆的鸟鸣读书。读得累了便望一眼窗外,看那鸽子结队整齐地掠过楼顶。实乃人生一大乐事也。

只是新买的茶壶,美则美矣,用起来颇为不便,略为遗憾。

静水流深2020-03-23 09:22

好闲适的生活,超级羡慕

Man2020-03-24 17:36

博客有点卡哦~

火星网友2020-03-30 18:00

cry 膜拜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