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潭山

刚回吉林的那年,我整日宅在家里,可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秋天是东北最美的季节,我妈妈试图把我拽出去,说要带我去龙潭山看枫叶。我那时对一个不知名城市的不知名的小山并无甚兴趣,加上她那时忙,也没能去得上。

只是“龙潭山”这个名字让我很在意,在哪里见过似的,有一时间竟没想起来。

此前有一阵子,我曾对东北的古代历史产生兴趣,便稍微调查了一番。

众所周知,清朝的满族是由东北之地崛起后,南下入关;而满族出自女真,在女真的大金国建立前,统治东北的是自西涌入的契丹民族建立的辽国。契丹并非东北土生民族,那么在契丹一统中国大陆半壁江山之前,东北地区是怎样一副模样?松花江流域又繁衍过多少民族文化呢?

为此,从史书典籍到知网论文,我查阅了不少资料。

《清史·地理三》开篇便是:

吉林:古肃慎国之域。

《元史·地理二》:

开元路,古肃慎之地,隋、唐曰黑水靺鞨。唐初,渠长阿固郎始来朝,后乃臣服,以其地为燕州,置黑水府。其后渤海盛,靺鞨皆役属之。又其后渤海浸弱,为契丹所攻,黑水复擅其地,东濒海,南界高丽,西北与契丹接壤,即金鼻祖之部落也。

这一段差不多把肃慎这一民族线的发展讲清了:古有肃慎之国,肃慎又称黑水靺鞨。我从其他资料看到,靺鞨族是由肃慎族衍化而来的,并不能等同。黑水靺鞨只是靺鞨中的一支,因为活动于黑水流域——即古黑龙江而得名。女真族由黑水靺鞨衍生而来。在辽国之前,松花江流域比较强盛的国家是由粟末靺鞨建立的渤海国。而在渤海之前,还有夫余。

《隋唐演义》第50回:

仲坚等别了秦王,遂把家资赠与出尘一妹,自同洪客飘然往海外扶余国去,别做一番事业了。

扶余即夫余,我对夫余的兴趣甚至较肃慎一脉还要来得浓厚,只是夫余在公元五百年便已灭国了,史书记载实在少得可怜。不同于相传从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迁徙而来的肃慎,夫余是发源于松花江流域(古称混同江)的古族。

《明史》外国一:

汉末,有扶余人高氏据其地,改国号曰高丽,又曰高句丽,居平壤,即乐浪也。

高丽是由夫余族发展出的一个别支,而高丽传至后代便是今日的朝鲜。

讲了这么多历史,和龙潭山究竟又有什么关系呢?

查过史书后,我在知网中查阅与夫余有关的文章,发现研究的兴趣集中于两点:一为“夫余”名字的由来,另一则是夫余王城的位置。在查阅了所有可以查阅的资料后,可以得出结论,古之夫余王城曾有那么一段日子,就在今之龙潭山山城。

如此之长也似乎略有些偏离题意的铺垫,其实只是想说明,这个海拔不足四百米的龙潭山,至少在最初是给了我一些特别印象的。但在真正去过了之后,又发现它不过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山罢了。

龙潭山有句标语叫“半部东北史”,不过要我看,预期上龙潭山感受东北史还不如翻一翻史书来得快。虽然山上似乎留有一些“遗迹”,但有些实在很牵强,丝毫感觉不出那种古意——也罢,归根结底对市民来说,它就是一座健身活动的公园而已。但凡节假日,人总是不少。

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是三月,丰雪年,雪未溶,上下台阶都要小心鞋底打滑。因为是第一次去,各处建筑雕塑都细致看了看。

龙潭山海东青

这只大鸟叫“海东青”,不过不记得它有什么意义了。我记得夫余族是崇尚鸟的,不过应该与这无关。

龙潭山

龙潭山

建筑都是后修的,看似新刷漆不久,展示的历史意味多数都和清朝有关系。

龙潭山

海拔不足四百米的山,很快就到了山顶。视野很开阔,远处便是松花江,画面左上角的大烟囱很惹眼。

龙潭山

下山的时候路过的这个南天门,我后来再去就找不到它了——忘了是怎么走到这条路上的了。

龙潭山

第二次去是在春夏之交,下山找寻到一条相对僻静的山路,缓坡,慢悠悠地走下去,路边开满白花。

龙潭山

龙潭山其实并没有枫叶,所以秋天只有黄叶子,映着晴朗的蓝天,也还算不错。

龙潭山

有一次,我避开了大路喧闹的人群,就着缀着焦叶的石阶,一头扎进深山小路中去了,走着走着竟没了路,只能上山脊走了。从喧嚣忽然落入沉寂,人声渐次远去,举目望不见一个人影,竟又有些害怕,可是也不知自己在哪里,哪里是下山的路,就只能硬着头皮往顶去了。不久后也陆陆续续出现两三一团的游客,有同我一般往上走的,也有往下去的,这才稍稍安心些。

龙潭山

终究是不大的山,没多久便汇入主路,又随着人流而上而下了。

静水流深2019-03-04 10:05

一为“夫余”名字的又来——>由来

sky2019-03-13 16:04

我把这篇看啦,海东青这个鸟,我记得在步步惊心还是什么小说里看过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