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小结

我很少写与工作相关的事情。我喜欢写生活,又总把工作排除在外。其实工作何尝不是生活的一部分呢?

入职这家工作已一年有余,前几日刚刚收到入职一周年的提醒。我重来北京也有一年多了。去年刚到北京,蛋子便把工作定了下来,给了我充裕的时间和抉择自由。我的工作却是磕磕绊绊几经周折,两个月来免了大大小小十来家公司。面前端,人家说我偏后端;面后端,人家又觉得我偏前端。在小公司做开发两年,什么都要做,好像什么都会,又什么都不精。

说来讽刺,我一心想做前端,可我最初拿到了的两份offer都是后端的。我本不对Ruby抱有太大希望,Ruby在国内太过小众,北京也不过寥寥数家公司。面试也没有好好准备,谁曾想竟通过了。草率地进了一家创业公司,三单一双,平时晚上会加班到八点左右。

工作了不到两个星期便离职,倒不是有多累,而是太无聊了。两个星期里,我总共写了不足10行代码,一个SQL查询,其他时间边和另一个同样无所事事的同事闲扯。就这样每个星期六还要上班,晚上要熬到八点钟下班,坐在那里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离职后再找工作比前一次要顺利地多。目前就职的这家公司对我这“不伦不类”的工作经验居然颇有兴趣,还称他们就想要有后端经验的前端,于是一拍即合。那时已是十一月底,急于要新工作,也没做多想便接受了offer入职,更没有想到这份工作方方面面都是令人满意的。

首先,作息十分正常,周六日照常休息,晚上也很少加班(除上线外)。刚入职时还有不少人加班(我想多半都是为了那七点免费的加班晚餐)。后来加班餐取消之后,有时我七点半下班都会是最晚一个走的。

其次,离家近。最初还是在中关村,每天挤一个小时的早高峰地铁上班(八号线是真挤)。但入职时已有要搬家之言。疫情后,公司搬迁到了奥森边,与我租的房子半个小时步行之隔。我搬家后离得更近,步行二十分钟,中午还可回家吃个午饭。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内容还算有趣。做web端的图形绘制工具,要比单纯做web做业务有趣很多——尽管对我这样一个文科出身,数学有限的人颇有些难度。

因为这个岗位上上一个人急于离职,我刚一入职有也没有多少适应时间便投入工作。简单熟悉业务后,一个canvas的图片旋转难住了我好几天(完全是蒙出来,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这个平移旋转矩阵)。随后有时不规则线段切分多边形,计算任意多边形面积,什么什么算法简化手绘线段点,求任意两点重中垂线段点坐标,伪3D图形不可见面判断……

2D还没有弄明白,突然又要做3D。什么欧拉角,法线,地面方程,什么齐次矩阵,矩阵,矩阵,矩阵究竟是个什么鬼!

最可怕的事情是,好不容易找到了计算公式,发现公式看不懂!

虽然数学计算很头疼,但是工作内容很单纯,没有杂七杂八的事情。不直接接触客户,没有人催工期,测试产品都好沟通。直属领导人很好,尽职尽责地把一切外围事情处理好,我们只需要专心写代码即可。

这样悠哉的日子持续到了九月份。某一天领导忽然和我说他要离职,以后模板的开发交给我负责。我一度怀疑那一天是不是愚人节。

若是早两个月还好,那期间恰值项目整体重构的准备期,框架还没设计好,就突然塞到了我手上,以我这样的开发经验还真吃不消。好在我们团队很小(开发两人,测试两人,产品一人),都很尽责,也很配合,总算是硬着头皮把框架搭建我完毕。如今只需要按部就班重构开发即可。

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公司效益不好,福利缩减,人员只出不进(去年研发部50余人,只剩下30人)。但对我的工作也没什么影响,未来如何,也只能边走边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