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参观通化酒厂

像清明五一这种节假日,我们是不喜欢到较知名的旅游景点去的,到哪儿都是人挤人,车挤车,半途上个厕所都可能要排好长一个队。只是若是阴雨天也罢了,若是晴天,放着大好春光宅在家里又总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所以早在五一假期开始前一个多月,我爸爸就跟我定好了今年五一的行程:“没别的安排的话,去通化我朋友的酒厂看看吧!那时节杜鹃花开得正艳,正是好时候!”

只是谁也没想到今年的春天比往年都来得迟了些,那红彤彤紫桐桐的杜鹃花只在向阳处的山坡远远瞥见了一丁点儿,近处是没看到,还没大面积开放哩!

从磐石到通化是三个小时的高速车程,我们带足了水果零食。有人负责开车,我就负责吃吃喝喝望着风景发呆。在城市住得久了,视野有限,阳光总是被切割成一片一片的,到外边来恰好放松放松眼睛。

北方的天极低,有云的天气最是好看,大团肥得流油的云朵时而整齐排列,时而聚隆在一起试图将阳光拒之门外,可怎么也遮挡不住,阳光硬是挤入的地方就形成了肉眼可见的光线,由云朵的白心四散播下。

由吉林到通化明明是由北向南,绿意却愈渐暗淡。越往南四周的山越高,一个山洞接着一个山洞的穿行。空气中的湿润感在显然增加,通过嗅觉即能感知得到,又靠近海了!

穿过通化市,我们把导航定在了湾湾川电厂,到了终点又拐了几拐才到达目的地。

通化

我们要去的酒厂是在通化市的市郊,起初我还以为是葡萄酒厂,通化的葡萄酒在省内还是颇为知名的,我对葡萄酒又有些喜好,所以满怀期待。到了才得知不是,是一般酿白酒的,而且很小规模的一个厂,工人也只有几个。

通化

院子挺大,挺空旷,寥寥几个工人都在楼里干活。两座小楼,一个是造酒的作坊,一个是老板——也就是爸爸的朋友日常生活起居的场所。还有一个仓库模样不起眼的房子,是制镁的作坊。原来酒厂也是近几年才做起来的,主要收益不靠它,颇有点老板自娱自乐的味道。

我们逐个建筑参观了一圈。造酒的作坊是个二层小楼,微一靠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糟味,里面的布局设置都很原始,没有现代化的感觉。听老板说,他们这儿是生产固态酒的,固态酒成本高,但味道好且健康,如今外面却是液态酒偏多。他没怎么讲述固态酒和液态酒的区别。二楼有几个工人正在用锹在一个像农村家里炕面一样大的锅里翻炒粮食,似乎是在发酵。几口半人高的陶瓷酒桶里已经盛满酒,用凝固的猪血封住了瓶口。

我们住在紧挨着酒坊的小楼,也是个二层小楼。一楼西侧是厨房餐厅,东侧是客房,二楼除了客房外,还有浴室和健身房。老板一家在通化市里有房子,但那房子几乎就是闲置着的,平时一家子也都在厂子里生活。

通化

这里的生活非常僻静,安逸,以至于有些原始了。站在院子里,由楼前放眼望去是三面山。远离都市与喧嚣,车子行驶的声音都鲜闻。房间里没有wifi,没有电脑,没有电视。老板日常酿酒之余,就是开车出去兜兜风,练练书法。

通化

有一条叫“丑丑”的小泰迪,据说是因为刚来时非常丑所以有了这个名字。养在一楼的门口的笼子里,白天会放出来让它在院子里兜风,很乖巧,可能被教育过,不会往楼里去。看到车子就会狂叫,但和我们相熟地很快,跟它玩一会儿就会开心地转圈圈。

院里栽了许多果树,有杏树、梨树和李子树,老板还向我们夸耀他们结出的果子有多好吃。院子正中心是一块低洼的平地,可由侧面的台阶走下去,那里有一排葡萄架子,尚未发芽。葡萄架下栽着木耳。废弃的酒糟散落在院子里,使得四处散漫着酒糟气息,是这院子里唯一觉得不和谐之处了吧!

通化

我们出了院子,沿着坡道向下走了走。附近都是别墅区,但不是那种招摇的别墅,都是古朴的二层小楼,有些闲置着。一走一过能听见狗吠,鲜见人影。

通化

夜晚在院子里站一会儿,不经意抬头望了一下天,吓了一跳。我有多久没有见过这般的漫天星尘了?似乎都是只属于童年的记忆了。星星很有意思,有的眨眨眼,有的害羞地时隐时现,盯着他们久了,数量还会增加。不时这儿多了一颗,稍一溜神又少了一颗的。

“丑丑”还撒着欢儿地在我腿边兜着圈子,夜晚的风带来一点寒意,我把衣服的拉链拉上,蹲下身,毛茸茸的小泰迪立刻凑近了,把小脑袋搁在我的腿上。我轻轻摩挲着它的头,它享受地闭上眼睛。周围一片安静,杳无声息。

我忽然觉得,在这样一个院子里生活,如若耐得住寂寞,也是非常美好的。

panpan2019-06-03 08:47

每次回老家,夜晚站在院子里,最喜欢做的事也是抬头看星空。秋冬的夜晚,尤其是后半夜,能看得到满天繁星,能看得到银河,有时看着看着,不自觉眼泪就下来了。上初中后,在家待的时间越来越少,现在一年也就只有几次机会看看璀璨的夜空。

sky2019-06-03 11:01

我回家的夜里倒是少见会有几次看夜空,经常是坐在我家的炕上,看着远处或者光秃秃或者雪白或者翠绿的山,我现在想想,还是最想念六七月份回家的时候,静静的坐着看远处,脑袋放空,好像在城市里很少脑袋放空,不过我们小区的夜里星光一样很漂亮,月亮真的是每月准时亮的像个大灯笼

黑翼2019-07-02 01:10

现在看夜空的很少了,很怀念很应景!!

叶夕青兮@黑翼2019-07-02 12:44

在城市生存,星空可以说是奢侈品了

黑翼2019-07-02 01:11

fd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