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日

  2016-01-01 22:06

忽然想起几个月前一场讲座上一位嘉宾所说的话:我们的生活为节日所分割束缚着,没有了节日,人将无法生存。

节日不仅意味着假期,还意味着时间的节点,一年之中的标志,当元旦和春节将至之时,我们便知晓了,一个阳历年和一个阴历年即将过去。又长大了一岁,或是又老了一岁。

往年的12月31日,我总是要写些什么的,用来总结过去的一年,祭奠一下逝去的“青春”。今年忽然没了兴致。不光光是这个“年”,大概就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对“节”没有了关注,亦没有了期待。

也没有过生日——等我想起来的时候,生日已经过去了。

时间原本便是人为的刻度而已,“节”也好,“年”也好,皆不存在。

手机微信一直震动个不停,于是调成了静音。似乎收到了很多拜年短信,也有人在微信里发红包。一项都没有参与,没有回短信,亦没有发过祝福语。

这些似乎是约定俗成的行为,越发觉得毫无意义,而无聊至极。

被拖进了一个亲戚建的群里,几分钟不到便会有几十条语音信息飘过。想不通,这些人每天工作吃饭睡觉以外的事情就是守在手机前面吗?

对智能手机越发厌恶,又依赖成性,外卖,网购,闹钟,缴费,地图,一样也离不开它。唯独用它打电话很少,也不想和人联系。

从前很专注很执着的事情,仿佛一瞬之间,就发觉到了它的无趣,于是转向另一种方式安排。

十月番完结了,一月番还未开始。

除了终物语,最令我感兴趣的是全部成为F。

动画完结后,找来整个系列来看。

犀川教授大概满足了我对理科男的全部幻想了。大概是厌恶了语言文字游戏,有些喜欢这种平白的叙述风格,掺杂着作者的哲学思考,有一些是很符合我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

这个系列成书于1996年,计算机还不算普及,互联网也不如今天发达。更加没有智能电话。那时我还在上幼儿园。

那时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没有现在这般方便,但比今天自由。从物质上,更从精神上。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