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

圆明园这三个字,蕴尽了历史的无奈沧桑。在中学的历史课本里,这三个字所包含的愤怒仅次于南京大屠杀。一群侵略者的无知,毁灭了一场叹为观止的文化遗迹,断壁残垣诉说着历史发展的诡谲可笑。

就另一个角度而言,圆明园是什么?旧社会穷奢极欲的产物,皇家贵族的游玩享乐之地。历史长河的文化产物——古文明建筑常常出自极权统治者的欲望,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如今的圆明园已成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那场劫难中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处建筑似乎都“被”诉说着:勿忘国耻,勿忘国耻……

一场文明的毁灭,该以为耻的究竟是文化的创造者,还是毁灭者呢?

几个星期前的沙龙讲座谈到过圆明园,其中有一个观点:即便没有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圆明园躲得过文革么?即便没有八国联军,圆明园到今天又会剩下些什么呢?

纠结于这些历史问题再已无用,历史已成定局。历史没有偶然性或必然性,偶然的事情发生了便已存在,存在便是必然。

如今的圆明园已望不见沧桑厚重,小孩子嬉戏玩耍,大人拍照留念,失去了教育意义的遗址只是一个公园,一个供观赏,供娱乐的休闲之地。没有办法,历史终究是离我们遥远的,除了那被强行灌输的“勿忘国耻”,在现代人的记忆力留不下太多余地。

若无毁灭,永远不知要珍惜。

正如没有雾霾的相称,永远不会发现蓝天是这般的美好。

难得的一个艳阳碧空,算是APEC给人的福利。不愿宅在家里,一个人,外出行走。

秋天是色彩斑斓的季节,红的,黄的,绿的。谁说秋日尽是悲凉?在此处,感觉到的只有生机美好。清透的湖面,芦苇,乱石,野鸟,黑天鹅,银杏树,阳光拱桥,寂静偏僻的小路。

有山有水便是个好地方。与身在何处无关。

(于 2014年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