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奥森一行

三月尾,桃花初绽。

寻了一个无蓝天,无阳光的日子,同一好友行至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青草未现,纤柳乍绿,桃花盛开,粉白相间。清风时匿时散。

穿了刚进大学时买的黄色休闲衫。积压箱底久矣,已有陈腐之息。

对着镜子穿上,恍若旧日重现。分不清年岁了。

时光流转,年年岁岁累积而至,移动了哪里,又改变了些什么?

手机中保留着那时的相片,面对着旧日的自己,恍惚而又熟稔。拍下了新的照片,对比而见,终究还是感觉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感觉到自己老了。

朋友说,比从前更加成熟了,更加有女人味了。从前的像个小学生,保留着未经世事的味道。如今的, 倒像是少妇了。

仔细看去,改变的,仅在眼线,蜷曲的卷发,中分的刘海。越来越熟悉的笑容,以及眼角的褶皱。

变化了的年岁,人亦随之改变。

心境亦在改变。少了一分希望和痴狂,多了一分恬淡与明晰。

寂静的公园,鲜有人行。耳边回转着悠长的乐声,时而天空之城,时而理查德,时而古典梁祝。

不适宜的景物,荒凉亘古。

湿地里重生的枝头杂草,野鸟傲立枝上,久久不去。游人架好相机,静静地拍摄。

野鸭平静地浮在水上,舒缓前行。须臾,与另一只没于枯黄芦苇之下。

草地半绿半遮。垂柳孤独地绿了。桃花团簇在一起,连成一座桥。桥间落花满地。

早春的使者,遥遥地抛下后人,偏执前行。唯松树常青,任凭四季流转,安稳不动。

走在木制的廊桥上,脚步声窸窣清脆。

湖水中红色的锦鲤,围绕着漂浮的树枝,聚成一条线。不知在赶着什么春日的聚会。

湖水污浊。土地微润。公园的工人们,忙碌地用着流水引灌,以弥补北京未落下的雨。

特制的胶皮路上,不时有运动着装的人跑过。有情侣相伴携手走过。有带着厚重摄影器材的游者。也有单纯感受春天的人们。着装由棉服至短袖。

感觉到额头有些汗迹。脱下外套,系在腰间。袖子挽起,感受着微风忽急忽缓地拂过。嫩的出水的柳枝轻轻摇动。

一片枯草地里发现了两朵小小的,不惹眼的紫花。再过不久,这里将被绿草浸漫。

玫红的桃枝,是这季节最艳丽的色彩,与周边的昏黄格格不入。

我感觉到了春夏逼仄的脚步音。

朦胧的日头半垂于天边,同我一般倦怠。还没做好准备,迎接春夏斑斓的色彩。

绕着南园行走一圈,足下生疼欲裂。只想早早归去。

我会再来,等待它以万全的姿态迎接。

(于 2014年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