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黎默两个月前离开了路宁,去见他父母。

乔落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了,以为他不会再回到这个城市里来了。不知为何,他和乔木的关系似乎出现了一点裂纹。乔落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裂纹与自己有何关系。只是感觉到他可能不会再回来,心里有些失落。

从乔木那里听到他回来的消息后,喜悦大于惊讶。

乔木也还是很开心的。尽管他竭力不如此表现。

两个人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后,晚点了的大巴车还缓缓地驶来。乔落靠着电线杆坐着,几乎都要睡着了。

黎默还穿着他那件不知从哪来的军大衣,很厚重,显得很臃肿。他比乔木怕冷,一条长围巾紧紧地围着,脖子缩了回去。本就矮小的身材显得更矮了。

他下了车,将挂了霜的眼睫毛勉力挑起,漫不经心地看了乔落一眼,又对乔木道。

不是说,不用接我了吗?

乔木甩过头。

谁稀罕接你,是落落非要来。

乔落瞪了他一眼道。是你说要来,我才跟着你来的。

黎默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乔木。忽然诡异地一笑。

你笑什么?乔落不解道。

没什么。

黎默仍然在笑。

记忆中乔落很少看见他在笑,这次回来他却一直在笑。一直笑到乔木的家里。

当时是十点,公交六点多就下班了。路上几十分钟望不见一辆出租车,却见到三三两两的高中生顶着寒风往家走。

我不想上高中了。

乔落忽然这样说,吓了乔木一跳。

为什么?

你自己都没上高中,还要问人家为什么。黎默不适时地插道。

乔木没理他,只盯着乔落。

冬天太冷了。我不想上学。

乔木哈哈大笑。搂住了乔落的脖子。

等着!等哥买车,早上送你,晚上接你。你就不怕冷了。

乔落撇了撇嘴,不相信。黎默只是笑。

找不到车,黎默只得暂住在乔木家中。乔落开始是这样觉得的。后来才知道,他走之前将房子都卖掉了,这里的一切都抛弃了。他走的时候,已切断了自己的一切后路。

如今他回来,竟已是无家可归了。

所以乔木让他住在家里,直到他租到房子为止。

黎默却是俨然一副在这里住下的念头,丝毫没有出去找房子的样子。

乔落倒是觉得无所谓。白天上课,晚上吃过饭便去叶遥家,一起复习考高中。

说是一起复习,只是做给叶遥父母的样子。乔落自是无人管,和叶遥躲在她的房间里偷偷地看小说和漫画书。叶遥喜欢看小说,看着看着就落泪了。乔落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别人编的故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讨厌太多的文字,看多了头疼。她喜欢看图画,精装的画册太珍贵,她只买来送人,送不是自己留下看的。学校附近的小摊上有卖黑白漫画的小册子,几毛钱一本。看过便扔了,里面的故事也丝毫不记得。

直到十点多,看得困了,乔落才会回家睡觉。有时直接就在叶遥家睡着了。

叶遥的父母会给乔木打电话。

总算盼到了寒假。十余日的假期,对于初三的学生已是天堂。

乔落费劲口舌劝说得叶遥的父母放她出来玩。她们沿着马路逛街,逛街边的小店,各式各样的衣服左试右试,口袋里却是空空如也。逛得累了,回到小区院子里推雪人,小一点的孩子们都在打雪仗。一个雪球打到了乔落的头上,叶遥随手捏了个雪球打了回去。两人便跟着这帮小孩子没大没小地闹了起来。

乔落这时才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还是小孩子。她跟这群小她四五岁的孩子们没什么区别。

玩了一整天。乔落回家之后就感冒了。叶遥衣服湿透了,也不免挨骂。

晚饭后,乔落却收到了叶遥家送来蒸好的玉米。乔木想了一晚上要会回送些什么,想到天亮也没有想出来。乔落和黎默已将玉米全部吃掉了。

然后乔落蒙着被子睡了一整天,病也好了。

除夕的时候,乔落和叶捂得厚厚的徒步去市中心看烟花。乔木和黎默跟在她二人身后。

叶遥家来了不少亲戚,没有地方住,便让叶遥住到了乔落的房间里。两人紧挨着挤在并不宽敞的小床上。夜里叶遥抢了乔落的枕头,还不小心把她挤了下去。天亮了乔落才发现自己睡在了地上。

市中心广场并不算热闹,来看烟花的都是小孩子。大人都聚在家里打麻将。这边烟花四起,夺目耀眼,那边却是身不离凳,除了麻将声,便是吆喝声。

这烟花乔落看了十年,每一年都不变样子,早已觉无味。叶遥也同样。

看了不到一半,便走了回去。回到家后,四个人盘腿坐在床上打扑克。

打扑克乔落最不擅长,一打一个输。黎默也差不多。偏偏两人又抽到一伙儿。打了十几轮,一次没赢过。乔落玩不下去,把牌子掀了。躺沙发上看电视。乔木送叶遥回家,回来时候还顺便带来两盘饺子,又在楼下超市买了两包鸡爪子,坐在电视前边吃边看。乔木和黎默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倒是把乔落自己撂在了一边。

乔落望着眼前这番景象,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想了许久才发觉到,缺了一个人。

若是安莲还在这里,四个人应该比三个人和谐地多吧。

乔落心里想着安莲,乔木和黎默恰在此时谈到了安莲。

那时乔木和安莲分手已经一年多,乔落没再见过安莲。也没再从乔木口中听说过安莲的名字。黎默和安莲却一直都有联系,乔落还曾经听到过他和安莲在通电话。

乔木却突然提到了安莲。

她要结婚了?

对,下个月!

这么快!那男人是做什么的?

物业。她让我问你会不会去参加婚礼?

乔木摇摇头。

不去。你要去你自己去。

黎默低头盯着自己的酒杯,盯了一会儿道。

我也不会去。

乔木斜眼看他,见他在发呆,拿杯口用力撞了一下他的酒杯。

黎默被吓了一跳,抬起头。脸颊不知是喝酒喝的还是怎样,竟有些微微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