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乔落认识他是在很早以前了。她在知道她有个哥哥不久以后,便认识了这个人,那时他还像个男孩子。那是因为她还不了解他。

他其实是和乔木同岁,看上去却要比他小很多。

他的名字叫做黎默。

据乔木说,他和黎默认识有很久了。

她问他究竟有多久。

他想了许久,说。很久了,大概从幼稚园起吧。

小学是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初中也是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唯一不同的是,乔木没有读高中,他读了,也没有读完,读了不到两年也辍学了。辍学以后,他和乔木一样去当了一年的兵。乔木当过兵后,皮肤变得黝黑,他的仍是如从前一般皙白。貌似弱不禁风的外表,手臂的力量足以一拳击碎一道墙壁。

一年四季的白色衬衫和牛仔裤,夏季最热的时节也不会脱去换短袖,盛冬的时候,在外裹上一件军大衣,缩着脖子,一副滑稽的模样,尤显得他的个子更加矮小了。

他身上穿的那条牛仔裤,乔落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便穿着了,如今却像是被漂白了一般。他脚上的球鞋也从来没有换过。

第一次在乔木的同学聚会上见到他。他刚刚当过兵回来。

乔木见到他便问。你这鞋子穿了几年了?都快成古董了,怎么还没扔啊?

黎默低头看了一眼,把散开的鞋带系上。转身就走了,也没理会乔木的话。乔木跳过去将他拦住,一只胳膊绕过脖子搭在他的肩上,指着站在一旁的乔落道。这是我妹妹。

黎默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哦”了一声。

又不是没见过。

乔落奇怪道。你在哪里见过我。

黎默回身指了指乔木道。这家伙不知道拉我去过你学校多少次……

乔木忙捂住黎默的嘴,对乔落道。别听这家伙瞎说。

之后,他推着黎默去了别的地方。

那是乔木第一次带着她见他的朋友。他拉着她,到每一个人的身前,一一介绍,不知有多得意。

好像只要有了这样一个妹妹,他其他任何都可以不要了。

那时安莲还在。乔木将他女朋友撇到一边,带着妹妹跟着一帮兄弟把酒谈笑。

乔落看见安莲靠近了独自一人坐在窗台上的黎默,那时他刚刚点燃一支烟,灰白色的雾气在他双眼前方凝成一个旋转着的圆圈。安莲走上前,夺下了他口中刚吸了一口的烟。

黎默抬起头来瞪了她一眼。修长的眼睫毛懒散地耷拉在深黑的眸子上方。

你干嘛?

好不容易回来,也不去跟他们多说说话。尤其是乔木,你不在的时候,他天天念叨你。

他现在有他妹妹,哪还能想起我来?他惦记他妹妹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到手了,瞧把他乐的!兄弟什么的,早扔脑后去了吧!

安莲微微一笑道。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黎默扭过头看着她。

你不也一样?那小姑娘来了之后,他陪过你几次?有个妹妹,女朋友都给扔了!

他们俩都挺可怜的,亲人都不在了。

我不是也一样。他还有个妹妹,我有什么?

黎默回过头去。窗户玻璃上映着他的影子。他看着,轻轻地笑了起来,竟有些顾影自怜的意味。

安莲轻轻叹了口气,默默地离去了。

他二人的对话,乔落全都听在耳中。

人走杯散后,乔落帮着乔木收拾桌上桌下角落里遗弃的滞物,忍不住向乔木打听起了黎默。乔木刚刚把垃圾都装进一个大废弃口袋里,扔到门外楼道里。关上门,对着乔落随口问道。

你对他很感兴趣?

算是吧!感觉他和你们不是一类人。

乔木笑道。我们是哪类人,他是哪类人?

乔落说不出来。

乔木打开电视,夺下乔落手中的抹布,把她推到沙发上。伏在她耳边,低声道。

别被那个人的外表所蒙蔽了。他可比我们都要危险。

乔落再想问的时候,乔木一头钻进洗手间里去了。电视机里的声音很大,洗手间里水流的声音也很大。乔落突然间觉得,她什么也听不见了。

乔落后来还是打探到了许多关于黎默的消息。不是从乔木口中,而是从安莲口中。

他们三个人似乎都是打小就认识了的。

安莲提起黎默的时候,俨然是自己亲弟弟的口吻。

从她那里,她知道了,他的父母都还在,但已经不再和他联系。他们已经断绝关系了。他从中学辍学之后,他父母就搬家离开了路宁,带着小他四岁的弟弟。他一个人被遗弃在这里,走投无路才去当兵,也是在乔木的帮助下找到了工作。乔木有很多朋友,但都不是他的。在这个城市里,他可以依靠的,只有乔木和安莲两个人。

不久以后,安莲也走了。和乔木分手后,她也离开了路宁。

安莲最初离开的那段时间里,他也很少露面。偶尔见到他,似乎很消沉,本来就忧郁的眼变得更忧郁了。眼睫毛也似乎变得更长了。

乔木的朋友圈子,乔落总是小心翼翼地,不想介入太多。她感觉到他和他们不是一类人,她也隐隐有预感,那个圈子,她一旦陷入,最终会无法自拔。

但她愿意和黎默靠近。只因为乔木那一句“他比任何人都要危险”,她总是在刻意地找他的麻烦。她想尽办法地惹他生气,想看看他生气发怒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她终究还是个小孩子。女孩子的玩闹,没有人会那么认真的。

她胡闹的时候,他会拿手指弹她的额头。还是要在乔木不在的时候。乔木在场的话,他是丝毫没有报复的机会的。

渐渐地乔落感觉到厌烦了,不再刻意去激怒他。事实上她也从未惹他真正生气过,在那段时间里。她和他见面的时候,却又习惯性地与他斗嘴。

安莲走后,乔落的家他来的最多。有时候乔木夜晚加班,或是外地出差,会让黎默到家里陪她。两个人这时却很少讲话,也不斗嘴。黎默从外边买的饭,和乔落吃了。然后乔落进房间写作业。之后会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晚些时候,乔落便去睡觉,客厅里的电视声却会响到很晚。

一个晚上,乔落对黎默说过的话不会超过十句。

她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不知为何,竟有些紧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