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与叶遥的友谊让乔落觉得舒适安稳,让她有了可以谈心的寄托与依靠。但同时也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

从她和叶遥走近起,有一个外班的女生总是来找她的麻烦。

她走出教室的时候,有时会被不知哪里伸来的脚有意无意地绊一跤;她走回教室的时候,常常觉得她的位置被人翻动过,书本都移了位置,叶遥买给她的笔也会莫名其妙地没了一两根;放学的时候,有人会从身后把她的书包拉链拉开,然后往里面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乔落觉得可笑,不予理会。

这种事情之前在家附近的那个学校也曾有人对她做过。她觉得他们他们像是刚从幼稚园出来的。

她越不理会,对方越是肆无忌惮,越是光明正大。

一日她放学后,对方干脆找来了几个人,在学校门口截住了她。

那日叶遥身体不舒服,提前请假回去了。乔落只得一个人回家,刚走出校门,已有一拨人一副等了她许久了的架势。

她知道他们在等她,停下步子来,转头看着他们。

她不知道他们找她有什么事情。她也许猜到了,却是假装没有猜到。

她安静地站着扭头看着他们,就好像在等待着缓缓而来的好友。

她的悠闲安然反而让他们觉得不安。他们互相看了几眼,最终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向着乔落迈出了步子。

你是一班的乔落是吧?

乔落仰着头看着他。她的个子很矮,仅能将将够到对方的腋下。男生本来站在她三步之遥的地方,她又向前迈了两步,踮起脚尖仔细看着他的脸。

男生吃了一惊,连着向后退了两步。还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这般接近他的身体。他气势汹汹而来,此番立刻乱了方阵。

你干什么?

男生对着她低吼道,脸畔却有些泛红。

你的睫毛很长。

乔落淡淡地说着。在说着一件与己无关,却又是她认为真实的事情。

男生的脸颊红得有些明显了。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他也许并不是真的想要说些什么——他其实完全不知道他该说些什么,但却觉得他应该说。他最终只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说。

那个与乔落作对的长头发女生抢先跑了过来,一手扯住乔落胳膊,挥手打了她一巴掌。

勾引完我妹妹还要跑来勾引我男朋友?

她扬手还想打,男生下意识地抓住她的手。

你干嘛?

女生回头冲着男生吼道。

你不会这样就喜欢上她了吧?

男生脸一红,松开了手。

乔落觉得莫名其妙,转身欲走。另外两个男生拦住了她。

话还没说完,走什么走?

乔落有些无奈。她想她今天是定然要和他们耗上了。她倒是不怕他们——她回家晚一会儿,乔木都要出来找她的,说不行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她只是觉得她在同一群白痴浪费时间,她自己也变成一个白痴了。

那边的女主角已经喋喋不休地教训起了她的男朋友,却像是将这边忘记了。这俩跟班的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却不敢放乔落走,三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乔落心里盼着乔木早些来,将这里的事情料理掉。她好早点回家吃饭。她早已饿了,从走出校门起,肚子已经叫了多少回来。

乔落盼来盼去,没盼到乔木,却等来了另一个人。

他是打着出租车来的。下了车后,东张西望了有一会儿。看见了乔落,就径直向她走了过来。

怎么还没回去,我等了你半天?

哪里有半天?我放学也没有半天,现在天还没黑呢!

你不如直接呆到天亮得了!

好啊,你给我送被子来,我就在这儿住了,省着明早还要坐车上学。

他们两个自顾自地一问一答,就好像身旁的两人不存在一般。

少那么多废话,快跟我走。你哥等你呢!

也不管乔落答不答应,他拉住她的胳膊就拽着她往外走。乔落的另一只衣袖却被一个男生拽住了。

年轻男子回头,瞪了他一眼。男生立刻将手收回了。

他个子不高,面容清秀,有着很长的眼睫毛。眼神却是冰冷凌厉的。

他回头又叫下一辆出租车,将乔落推进车里,又回头瞟了两人一眼。

男生仍心有不甘,追上一步。另一人赶忙拦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这个人我见过,当过兵,很能打的,咱惹不起他。

他上了车,车子平稳而飞快地开了出去。

道路两侧的霓虹灯迅疾地倒退,连成一条斑斓彩带,点缀着这个城市的夜色。

乔落侧过脸,偷偷瞄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年轻男子。

他如她一般,靠在车窗边,手托着下巴,望向窗外。

他穿着纯白的衬衫,浅灰色的夹克外衣,洗得褪了几层色的牛仔裤,和一双灰不灰白不白的球鞋。鞋带歪歪扭扭地系着,一只已经半散开了。

她拉了拉他的衣服。他扭头看她时,她指了指他散了鞋带的那只鞋子。

带子开了。

哦。

他低下头,一板一眼地将带子系好。起身的时候,又随意地将鞋子擦过前排的座位腿,上面的一枚足钉勾在了带子上,险些又散开,歪歪扭扭地耷拉了下来。他瞟一眼,也不再理。继续托着下巴,看着窗外。

她偷偷地笑了笑,没让他发现。

他安静的时候真的很好看。像极了一头柔顺的驯鹿。

极少有人知道,这头鹿的角是会顶人的。是老虎豹子遇到也要退避三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