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

安莲还在的时候,和乔木一起去乔落的学校接过她两次。他们接她去和朋友一起吃饭。乔落的朋友看见后对乔落感叹道。

你爸爸妈妈好年轻啊!

乔落忍不住扑哧笑道,那是我哥哥和我嫂子。

哦,那你爸妈呢?

他们都不在了。

乔落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如何难过或是心酸。

虽然她很想念父亲,那是因为她爱着父亲。她想让父亲回到她身边来。

她从来不觉得没有父母是一件可耻可悲的事情。这世间只要还有爱着她的人,这个人是谁又有何妨?

没有父母,她开学典礼的时候,去的是哥哥;学校家长会的时候,去的是哥哥;她和别人打架了,学校叫家长来的时候,来的也是哥哥。乔落从不觉得这样有何不妥。

但总有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

他们嘲笑她哥哥,然后又嘲笑她。但他们从不敢当着乔落的面来说,他们其实是怕极了她哥哥的。

乔木在这所学校只呆了两年多,学校无论教师领导,或是看门的扫地的,只要是在这里呆过几年的,没有不知道他的。老师恨他恨得咬牙切齿,低年级的学生对他却是羡慕敬仰不已。在那些玩世不恭,在学校里拉帮结伙地搞着“地下团队”,搞得自己跟黑社会一般的一群黄毛小子眼中,乔木俨然便是他们敬仰的“前辈”,是他们心中“神”一样的存在了。

知道乔落是乔木的妹妹。这帮男生争着抢着来巴结她。

有的甚至公然追求她,每天送花送巧克力,硬是要乔落做他的女朋友。

这其中有一个,日后真的竟成了乔落生命中第一个男朋友,却是在那很多年以后了。

乔落的同学看着觉得可笑。乔落自己也觉得可笑。

她回家去,问乔木中学时都做了些什么。

乔木只笑,不肯告诉她。她问安莲,安莲笑得把盘子丢到了地上,弯着腰直不起身来。

乔落实在是搞不清楚他们究竟在笑些什么。

然而笑归笑,一年之后,乔落还是不得已转了学。

乔落的老师恰巧便是乔木曾经的班主任,因为乔木的缘故,她就从没给乔落好脸色看过。其他的老师也一样,尽管乔落成绩很优异。

乔落转到了离家较远的一所初中。她不得不开始每天坐公交车上学,因为她不会骑自行车。

路宁全市共有八趟公交车,在当时还是五毛钱的票价,她上高中时便涨到了一块钱。中午来不及回家,她会在学校买两元钱的盒饭。她没有零花钱,不是因为乔木不给她,而是因为她留着没用。她不吃零食,也不买文具,她不需要本子,笔记直接记在书上,作业老师会给发纸。两瓶黑色墨水,一沓中性笔芯还是入学的时候乔木卖给她的,她从初一用到初三。

她从之前的学校离开并没有任何遗憾,对这个新的环境也没有任何反感。两元钱的盒饭足以填饱肚子,好不好吃她也感觉不出来。唯独坐公交车让她感到厌倦,她会晕车。

在路宁,学生永远比白领起得早。她去上学的时候,公交车上还没有几个人,座位都是空的。但她宁愿站着也不愿坐着,坐着一颠一簸更让她觉得难受。有一日,她难受地紧了,抓着扶手,只觉胸口滞胀沉闷,几欲呕吐出来。坐在她身旁的女生便起身对她道。

坐一会儿吧,坐一会儿就好了。

她摇摇头道。不用,坐着更难受。

她不经意瞄到那女生一眼,觉得她有些眼熟。

车还没到学校,她便忍不住叫司机停车,冲了下去。一手把住街边的树干,呕吐不止。

吐过之后便觉胸口舒畅,唯独口中苦涩。转过头,竟发现方才身旁的女孩正站在她身后。

你怎么也下车了?她问她道。

她左右转头打量着周围,似乎仍有些茫然。

我看你下车,我以为到地方了,就跟着下了……这是哪儿啊?

呆呆的女生总会让人觉得可笑,又觉得可爱。她见她书包侧面放着灌满水的水杯,便向她讨了点水喝。她们后来一起徒步走到学校,结果还是迟到了。她没有问她的名字,也没有问有关她的任何事。但她还是想起了她,她曾经在小区里见到过她,应该便是住在她后面一栋楼的,她也在学校见过她。她和她在同一年级,不是一个班级。

下课之后,她来到乔落班级门口等她。她自然而然地跟她一起乘车回去。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仍然是在小区的门口等她,还给她带来了晕车药。

朋友只是不经意出现的,平淡而来,平淡而去。却又总有那么一两个是刻骨铭心的。你会和她有一场恋爱一般的友谊,不容许他人插涉进来 ,也会产生嫉妒。

乔落和叶遥的友情便是突然的。突然地有些猛烈,乔落还没有做好准备,便掉进了它的漩涡里,累地她身心疲惫。上学放学有个伙伴,总比独自一人好得多。她很愿意和她在一起,她的天然呆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惹得她婉然一笑。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很随和,也很安静。

她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很早便已等在车站。这让乔落有些过意不去,她也尽量想早起,但叶遥总是会比她更早。她们来到学校的时候,学校还是一片空寂无人的。叶遥会把她拉到她的教室里,她的位置上,给她看她积攒的小玩物,好看的笔芯和本子。

她对那并无兴趣,因着她的好心,不忍拒绝。时间久了,便觉厌烦了。

她也经常买东西给乔落,有时候是好看的棒棒糖,有时候是毛茸茸的小玩偶。乔落生日的时候,她还送她一根水晶项链。乔落从来没有带过(学校也是不允许带的,但叶遥总是会偷偷地带着),却将它好好的保存着,她送她的每一样物事,只要是能保存下来的,她都留得好好的。那两根棒棒糖她也破天荒地吃掉了,发觉她对这甜甜的味道也不是很反感。

乔落觉得她也该买些什么东西给叶遥。不是想还她的情,而是她真的有这种愿望想给予她些什么。她觉得叶遥也是这个原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对方,把自己最珍视的东西送给对方,便是一个女孩子最朴实洁净的感情了。

她选了很久,最终买下了两本画册。

画册中的故事都是童话般唯美的,她们也许读不懂其中的故事,却能懂得它的感情。隐约理解到那种感觉。

她没有指望她会打心底里喜欢,却会从心底珍视。正如她对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