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

乔落一直很想去的地方是游乐园。只可惜路宁没有游乐园,连一个像样的公园也没有。

这个城市的繁华与它的荒芜形成的反差,让乔落搞不清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这应该是一个精简最大化了的城市——只存在它必须有的,而那些可有可不有的,统统消失殆尽。

连玩的地方都没有过的城市,还怎么能叫做城市。

乔落总是在抱怨。每个人对这个城市都充满了抱怨。却不是每个人都能真正的离开。路言离开了,只是暂时的离开;叶遥离开了,却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也许以后他们每个人都要离开一阵,乔落知晓自己,这个城市,她终究是无法彻底离开的。

然而,游乐园依旧是她向往的地方。

她也早已对林绎说过。

她对林绎说的时候,便已有了让他带她去的意愿。

这个时候,她真正变成了一个小女生。一个渴求男朋友疼爱的小女生。

林绎并不算是那种很聪明,很了解女孩子的男生。因此他耗费了很久才明白了乔落的心意。没有理由不答应,他允诺她这个暑假里带她去离路宁最近的大城市,有游乐场的大城市。有游乐场的城市才是真正的城市。那么路宁究竟算做什么,她想不清楚。谁也想不明白。

两天后,乔落又一次离开了路宁。

这次是真正短暂的离开,去的地方也不远,是叶遥所在的城市。

她已经知道了她要去的地方是这里,但是她没有告诉叶遥。她也没有准备和叶遥见面。

她知道叶遥的父母逼得她很紧,短暂的暑期,也是被学习时间占用了。乔落不想去打扰到她。她本就不受她父母的欢迎。

即便如此,她还是期望着,她与她,能在城市中的某个角落里,偶然相见。

她和林绎一起在这个城市里玩了一整天。这大概是她从出生起,玩得最放纵,最开心的一次。她暂时忘记了一切,心中没有任何束缚。陪在她身边的这个男孩子,也让她感觉到舒心。

她坐上了她梦寐以求的旋转木马,登上了摩天轮,在高出从窗子向外望去,有种置身于虚无之中的幻境感。过山车她没有乘坐,在那之前她去了一个排队人较少的“旋转风车”那里,她在排着队的时候,亲眼望见了一个在高空的女子的呕吐物落了下来,然后她忍不住跑出了队伍,感觉到自己的胃里在翻腾。

林绎买了两个冰淇淋递给她,寻了一处有阴凉的长椅坐了下来。

好点了吗,落落?

嗯。乔落接过他手中的冰淇淋。抱歉,我晕车,估计也会像那个女人一样吐出来。

林绎微微一笑道。没事,歇一会儿,我们去湖面上划船吧,还能看到野鸭子。

会有天鹅吗?

这里……好像没有。

哦。乔落有些小失望,背靠着身后的大树,仰头望着蓝天。

天好蓝啊!

是啊,哪里的天都要比路宁蓝。路宁的工厂太多了,废气也太多了。

那你以后要离开那里吗?

可能吧。我若是考不上大学,就要出去打工。

去哪里呢?

去南方啊。你不走吗,落落?考上了大学之后,没有几个人想要回来的吧!

是啊,没有几个人想要回来……但是我还想回来。

为什么?你不是已经没有亲戚了吗?那么不是去哪里都一样?

谁说的?我父亲母亲,还有我哥哥都在这里,我不想离开他们。

落落……

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了话,男孩子不知所措地望着乔落。

乔落望着他窘迫的神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开玩笑的。我离不开这里,只是因为习惯了这里。我不知道去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之后,我还能否适应,能否自己一个人独立地生活,我很没把握。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啊,等你长大了,总有一天会学会适应各种环境的吧。

但愿如此吧……

休息一阵后,乔落和林绎买了一堆零食,抱到了船上,悠闲地看着风景,便当是午饭了。下午又去逛了逛别的娱乐设施,惊险刺激的,却因为乔落的晕车没有一样再坐。

傍晚坐上大巴车返回路宁。乔落趴在林绎的腿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家了。

玩了一整天,又做了两个小时的车,已是疲惫不堪的乔落倒在沙发上便睡了。林绎拉她她也没反应。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起夜,林绎已经回家了。

乔落感觉到肚子空空的,想起没有吃晚饭。书包里还有点零食,对付着吃了两口填腹。回到房间里,铺好被子,便又睡去了。

乔落最终是被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吵醒的。天已经大亮,忘记了拉窗帘,阳光全部洒在脸上,刺得她睁不开眼睛。看了一眼墙上的吊钟,竟已是十一点了。

客厅里有声响,难道是黎默回来了吗?

乔落这样想着,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她看到的却不是黎默,而是另一个女人。

路滢……姐。

大概是没有预想到房间里会有人,路滢有些窘迫。终究还是精于世故,立刻反应过来,微笑着对着乔落道。

打扰到你睡觉了吗?我来帮黎默取两件衣服。

帮黎默取衣服?为什么要帮黎默取衣服?他自己为什么不来取?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有这个家里的钥匙?

这些问题在乔落的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她似乎忘记了要去猜测这个女人同黎默是什么关系,又或者说是她已经猜到了?总之她没有惊讶,至少没有表现出惊讶。

她理所应当地帮这个不速之客打开了柜子。黎默的行李都在这里,你自己找吧。

然后她一头扎进卫生间里洗漱去了,出来的时候,路滢似乎已经将要找的东西找好了,但还没有走。

还有别的事情了吗,路滢姐姐?

你……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

不用了,我一会儿会去找我男朋友?你难道不是要去找黎默吗?

是啊。路滢点了点头。你已经知道了吧,我和黎默交往的事情?

乔落正要去厨房里倒水喝。听了路滢的话,身体僵在了原地。然后转过身来。

你……和黎默?

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路言已经告诉你了呢。

乔落倒并不觉得有多惊讶,她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黎默,和路滢,怎么想,都不觉得他们会走到一起。是因为她吗?

那一瞬间,曾经对这个女子的敬慕倾羡不复存在。反而觉得她有些可怜。

我和路言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在躲着我。

路滢叹了一口气。都是因为我……因为这个事情,她一直在生我气。但是,我也没有办法……

路滢的话语中,透露着无尽的疲惫,与无奈。

你就那么喜欢那个男人?

也算不上喜欢,只是觉得,他很特别。

乔落在心里暗笑。若是你知道,他杀过人,还会觉得他特别吗?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乔落不准备再说下去了。她想回房间叠被子去,路滢却将她叫住了。

黎默受伤了,他现在在医院,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乔落这次是真的惊讶。

他受伤?怎么弄的?不会又和人打架了吧?

路滢摇了摇头。

他在工地上施工的时候,从架子上摔了下来。伤得不是特别严重,但有轻微骨折。

乔落有些担心,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担心。她本该是恨他的,恨不得他死去才好。那么他受伤也应该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她本该是这样想的。

但路滢将这个消息传达给她之后,她还是忍不住跟着路滢去了医院。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死吗?

路滢借口买饭离开了病房,留乔落和黎默在房间里说话。

乔落不说话,别过头,望着苍白的墙壁。

病房里还有其他的病人,好奇地望着这一对。隔壁床上的男子和黎默似乎是相识的,问黎默道,这是你妹妹吗?和你女朋友一样漂亮。

她是我朋友的妹妹。黎默答道。

乔落听得有些心酸。

我没大碍,谢谢你来看我。

那我走了。

乔落由始至终没看他一眼。走出了病房,路滢刚好买好午餐回来。乔落扫了一眼,她手里拎的似乎是饺子。

这么快就走了?

嗯。乔落低着头擦着路滢的肩走了过去。

走出了几步后忽然转身,对着依旧站着注视着她的路滢道。

你知道安莲吗?

路滢愣了一愣,摇了摇头。

哦,那没事了。对了,路言回来的时候,麻烦你告诉我一声,我想和她说些话……

好的,慢走。

乔落一边走着,一边想着要不要将安莲的事情告诉路滢。想来想去,又觉得自己真是无聊。

那个男人如何,与她又有何关系?

她想着想着,竟又流出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