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

温暖的屋子里,顺着窗子看向窗外氤氲绰约的树影,有种朦胧的诗画感。

热柠檬汁传来的暖意将手发染得心愈通红。林绎坐在咖啡馆的窗前,担心地望着对面停止了哭泣却依旧情绪低落的少女。

她在电线杆前不知哭了多久。引得一批又一批的路人驻足围观,继又离去。林绎直待她哭得够了,带她进了最近的一家咖啡馆,点了两杯热饮。女孩子的情绪似乎平静下来许多了,目光仍有些恍惚。起初他只当她是被吓到了,想要安慰她,慢慢地却发觉到不对劲 。

他不知缘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乔落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乔落假装没有感觉到一般,既不接,也不挂掉,任它响去。

几百米之外的地方,背靠着枯木的男子最终无奈地将手机放下。

她终于还是知道了。

他本没想过要瞒着她,他知道瞒也瞒不住,终究有一日是会被知道的。但是乔木让他不要说出去,至少在她长大为止,不要告诉她。但是他不知道,他所谓的长大是指何时。

虽然他早想到会有这一天。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他感觉到的不是惶恐,或是愧疚,他感觉到的却是压抑,还有些心痛。

最终还是产生了感情了么?对这个比自己小了七岁的女孩子。

还真是可笑啊……

五指并拢攥紧拳头,手背上有着明显可见的淤青。

很久没有再和人动过手了呢。如今却是不得不这样做,那群男人被他赶走了,也许还会再来找他,却是不会再找乔落的麻烦了吧。

这座城市,类似于此的暴力随处可见,每天都有上演,在不同的角落里。即便被人看到了,也不会有谁会感觉到惊讶。男人自己,更是曾经处在这暴力的核心,连同那个不知为何选择离去的朋友。

他本是讨厌暴力,讨厌这种生活方式的。倒不是说他讨厌这种暴力本身,他是讨厌与那些讨厌的躯体接触。暴力本身却带有一种让人沉醉其中难以自拔的快感。

他被卷到这漩涡中心来纯粹是因为乔木。如果他只有一个人,他宁愿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理,最好连门也不用出。乔木天生却是个爱惹事的家伙,在妹妹出现之前。

早便听说他有个妹妹,住在城市的另一端。为了知道妹妹长成什么样子,他翘着课陪他跑到城市的另一端,四处打听她住的地方。偷偷躲在她学校外面,等着她下课走出校门。等到她之后却什么都没说,塞了一堆糖果便走掉了。乔木后来还曾提起过此事,乔落老实说没收掉了,看得出那时乔木有一些失落。

他以为他的疯狂仅至于此了。没想到母亲逝世后。曾经总是躁动易怒的家伙,便从那一年的夏天起,变得温柔起来,同时远离那个漩涡中心。黎默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

直到他和相恋多年的女朋友分手,黎默真的感觉到,这个男人,已经要疯掉了。

这次的事情,他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的,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杀了人。乔木只告诉他男人晕了过去,让他先走,他来断后。因为从前都是乔木闯祸,黎默收拾残局的。那一日他心情很糟,没有思考太多,便那般走了。

当天晚上黎默没有回家,在外闲逛了一晚。第二天回去的时候,发现乔木也不在。再过不久有警察找来时,黎默才知道,那个男人是死了,乔木自首了,称是他打死的。

黎默见到乔木的时候才知道,他走的时候,那个男人便已经死了。

他问乔木原因。他只说了一句话。落落喜欢你,我不想让落落伤心。

他感觉这个男人真的疯了。

许多年之后他才想明白,他说的一直是谎话。他帮他顶罪,不是为了救他,他是在报复他,报复他抢走了他妹妹。

这个男人真的疯了。

温热的咖啡馆里,相对坐了许久的两个人依旧没有说话。

柠檬汁在乔落的手中丝毫没有动过。林绎不敢乱说话,他在等着乔落开口,等着乔落抱怨,或是倾述。

然而女孩子仍旧是什么也没说。

口袋里的手机终于安静了下来。那个男人,总算是放弃了吗?

打电话来无非是要解释吧,还能有别的原因么?无论是什么,乔落现在都不想听。

摆弄着通讯录中的号码,在叶遥的名字上停了下来,按了下去。

她给她打电话没有别的原因。她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她想起了那一年冬天,他们四个人聚在一起看烟花,打扑克的情景。这四人中的一人已经离去,另一人却是一切的痛苦之源。她现在只想听听剩下那一人的声音,听到她的声音便已足够。

电话响了几响,没有人接听。

在睡觉吗,在洗澡吗,还是在公交上,没有听到电话铃音。

乔落各种猜测的时候,叶遥却打了回来。

落落?

乔落想要说些什么。想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问一句,最近好吗,在做什么,学习忙吗,等一系列的问题。

但她一开口,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

怎么了,落落,怎么不说话?

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焦急,乔落不想让她听到自己的哭腔,按掉了电话。趴到桌子上,将头埋在臂弯中。

落落……

林绎拍了拍她的手臂。

我没事,让我静一静……

她握住了林绎伸过来的手。就那样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乔落并不知道,那个男人,就站在她所在的咖啡馆外。和她隔了一个墙的位置,背对着她,静静地站着。

天已黑了。乔落还是没有要从咖啡馆离开的样子。林绎不知道要怎么做,他知道乔落不想回家,却没办法将她带回家。无奈之下,他给路言打了个电话。

路言赶到咖啡馆的时候,已是晚上七点。和她一起来的,还有路言的姐姐路滢。

路言询问林绎发生了什么事,林绎将下午被小混混堵住的事情告诉了她。但乔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也不知晓,只知道她不想回家。

路氏姐妹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路滢对乔落道,来我家吧,或者以后干脆就住我家,也没有关系。

乔落当晚是跟着她们走了。

她当然没有长久住下去的打算。她甚至根本没有去想这回事,她的脑子很乱,无数的记忆交杂的,乔木的,黎默的,甚至年幼的时候父亲的。这三个人似乎是以微妙的关系联结在了一起,搅乱着乔落的生活。

路言和路滢都没有问乔落发生了什么。路言只是和乔落一起看电视,说着无关的话。夜晚睡觉的时候,路言却感觉到床的那一端,传来微弱的啜泣声,被窝里的女孩子轻轻地抖动着肩膀。

因为是月假,第二天也没有上学。乔落起床的时候,已是九点。洗漱过后,一起吃从外面买来的早餐。

怎么样,落落,要不要直接搬来我家住?吃着饭的时候,路滢问乔落道。言儿是一直很想要你来陪她的。

乔落低着头,没有回答。

就在这时,玄关处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路滢过去开门,出现的是面目清秀,个子不高的陌生男人。

你是?

路滢问着的同时,手中握住门把手不放,身体贴在仅开了一半的防盗门上,膝盖也暗中抵在门后。这样做是为了如果发现异样,能够立刻将门强行关上。独自一个人带着妹妹生活,早已培养成了时时刻刻小心谨慎的习惯。

同时这个男人确实让她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尽管男人很有礼貌地微笑着。

我是乔落的哥哥,她是在这里是吧?

路滢不禁皱起了眉头。路言也凑了过来,望着男人道。你是……黎默?

路滢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皱地更紧了。

我来接她回家。

黎默和路滢说着的时候,路言已经回到了乔落的声音。

落落,你哥哥他……

路言的话没有说完。乔落用力摇着紧低着的头,身体颤抖着,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的声音。不要,不要,让他走……让他走……

路滢对黎默道。你听到了,她不想跟你走,你回去吧!

说罢,强行想将门关上的同时,黎默早已一只手顶在门,便再也动不了了。

你这是干什么?路滢怒道。

你让我进去,我跟她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路滢不肯,两人便这般僵持着。

黎默的脸上露出颇具危险意味的笑容。我若是真的想进去,就凭你,挡得住我么?

男人的笑容让路滢心骇之下,有些讨厌。

你再不走,我报警了。落落又不是你亲妹妹,你又不是她的监护人,没有权利管她吧?

路滢说着,从口袋中掏出手机。

将手机抢下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黎默却在此时神情恍惚了一下,他在路滢的身后望见了乔落的身影。她看着他,目光中充满着厌恶。

挡住门的手,缓缓放下了。男人叹了口气。 我等你回来!

这句话,自然是对乔落说的。说完之后,男人便离去了。

路滢担心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女。她读出了少女的感情,不禁为之叹息。

纠缠上不该有关系的男人。

这一生……

离开她家后,乔落不知道黎默住在哪里。应该是已经找了房子里吧!乔落猜测不会离她家很远,或者就在小区里。不然他不会那么早就来送早餐。

乔落有些想让他回来。但她说不出口。

寒假过后继续上学。学费早已打进了卡里。

路言和林绎劝乔落来学校住。乔落考虑了几天,最终还是放弃了。学校太不自由,她不习惯。

林绎偶尔回来过夜。更多的时候,却还是乔落自己一个人。

一天早上,乔落起床迟了。闹钟响的时候被她按了下去,再醒来便是八点多了。想着反正也是迟到了,身体也有些不舒服,便和班主任请了个假,没有去上学。

九点多钟的时候,黎默似乎是回来取东西,困顿地走进了客厅。看到乔落坐在沙发上,吓了一跳。

怎么没去上学?

乔落也有些惊讶他这个时候会回来。抬头看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我不想上学了。没意思。

没意思,那你从前为什么要上?黎默将东西扔到了沙发上,走到乔落身前,低头看着他。

不想上便是不想上。管那么多,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乔落心里烦闷,不想抬头看他。侧着身子,趴在沙发靠背上。

你算我的谁?凭什么来管我?乔落冷笑。

黎默低头凝视着她。忽然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强迫她把头抬了起来。

你够了,胡闹也该有个限度!

乔落惊得身体一颤,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黎默看着她,目光由凌厉转为愧疚。轻轻放开手后,拉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他看起来十分疲惫,仿佛几日没睡般。满脸的倦容。乔落仔细凝视着男人的脸,几个月不见,他似乎苍老了十岁。手扶着额头,闭上眼,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也用尽了最后无奈。

你究竟想要怎样?

我要我哥哥。

女孩口中轻轻吐出的几个字,几乎要将这个男人逼入绝境。

我要我哥哥。

我要我哥哥回来。

我要乔木回来。

故意刺激一般地,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男人睁开眼。少女的脸颊,已湮没在一层水渍中。

落落……

乔落蜷缩起身体,缓缓将头埋进怀里。

为什么我哥哥要死?

你怎么不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