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为了让林绎尽早消除对黎默的恐惧,乔落故意让他第二天到她家里来陪她,直到黎默回来,三个人一同去外面吃了晚饭。林绎开始的时候很拘束,渐渐地敞开怀来,和黎默聊得津津乐道。反倒是乔落成了个局外人,被排斥在外。

乔落倒是不会觉得如何,她本就不善言谈。和林绎独处的时候,也是林绎说个不停,她只在一旁听着,不时符合两句。有时候听着听着便走了神,心思不知飘到了哪里去了。林绎发现的时候,便会停下来问她想吃点什么,然后不等乔落回答便将她拉进最近的甜点店去了。

林绎是从不吝啬为乔落花钱的,相处几日之后,他似乎就摸清了她的全部喜好。他问她想吃什么,她喜欢说随意,他却总能为她买到最可心的食物。

如果真的能有这样一个人,陪在她身边,一辈子,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乔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恋爱”关系究竟能维持多久。他越是对她好,她越是对他感觉到愧疚。她不知道林绎是否是真的爱她,还是来自少年初时情感的一种延续。

她知道他需要的,只是他的陪伴。无关真实情感的相守。

明知不妥,她偏偏自私地不想放手。

生活愈加地平稳幸福,乔落心里愈加的不安。

这种不安滋生于年少时父亲夜里的咳嗽。她年纪虽小,却已有察觉,这个人,迟早会离开。父亲的离去又让她知晓了,她身边的人,她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她自己,迟早会离开。幸福不会恒久下去。尽管她如此知晓,一次又一次的变故,她还是无力忍受。

无论何时何地,她总是不安稳。哪怕是过完开心的一天,夜晚躺在被子里,还是会无端落泪。她所拥有的一切,她总是在担心着它们会随时离去。

林绎与黎默渐渐混地很熟,甚至比乔落还要熟的程度。他们之间的熟悉让乔落的不安稳变强了。林绎尚未发觉,黎默已觉察到。周末林绎来的下午,他会故意很晚回来,也没有再和二人一同吃过饭。

腊月,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终于落下。林绎迫不及待地拉着乔落堆雪人,雪下得很厚,他们堆了一个好大的雪人,第二天太阳出来后,雪人便变了形,如同得了怪病,骨瘦如柴的小孩子。乔落为此伤心了好久。

之后又连着下了几日的大雪,堆积在路上足以没过脚踝,紧接着的晴天里,雪最黏最有韧性。林绎于是约了乔落周末到城西一个废弃的小公园,那里的雪无人清理,保持着落下的最初形态。

乔落顺口问黎默要不要去。黎默却称那边乱地很,还是换个地方好。

乔落心中不悦,不理会他。待到周末径自和林绎去了。

到了公园才发现黎默一直在身后跟着。乔落表面称烦,心里却感觉到一丝安定。

黎默说,他有一个朋友恰住在这附近,他去看看他,不打扰乔落的约会。

乔落笑道。你还有朋友呀,我竟从来不知道……

黎默微微一笑,也不生气。不像吗?就算我这样的人,还是会有一两个朋友的吧……黎默低下头,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算了,你们好好玩,我先走了……

你哥哥走后,你就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吗?

乔落和林绎都戴上了厚重的棉手套。林绎一边滚雪球,一边问道。

是啊。我的饮食起居,都是这个人管的,上学的费用,也是他拿的呢!

他对你真好呀,一般没有人会去供养一个不认识的人吧。林绎说道。

也是呢,说不定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吧……不管怎么说,等我毕业以后,有了工作,有能力赚钱,欠他的,终究有一天会还给他的。

林绎默不作声,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两个人各自都是心不在焉,半天也没有堆出个成果出来,干脆甩手不做了。乔落将棉手套摘下,一双手还是被冻得通红。林绎握住她的双手为她取暖,又提议带着她去喝热饮。找了半天却没在附近找到热饮店。乔落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奇怪地看着身后。

怎么了,落落?

林绎好奇道。

怎么感觉有人在跟着我,从公园里出来就是。

林绎回头望了一眼,没望到人。

不是黎默吗?

黎默的话,不会偷偷摸摸地吧。乔落想起黎默的话,害怕起来。还是快走吧!

抬起步子,已闪出两个人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喂,你就是乔木的妹妹吧?

其中一个人看着乔落道。这两人看起来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其中一个抽着烟,应该和黎默差不多大。乔落不禁向后退了两步,攥紧了林绎的衣角。

林绎向前踏了一步,挡在了乔落身前道。

你们想干什么?

我在问她,没问你。乔落已经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到手机,按下了黎默的手机号码。一回头却发现,后面的路也被人堵上了。

是又怎么样?乔落强迫自己镇定,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不自觉地发抖起来。

我朋友被你哥哥杀了,总该给我们个交代吧?

林绎感觉到乔落的身体在打颤,暗悔不该将她带到这种地方来。人是她哥哥杀的,关落落什么事。再说,她哥哥都已经死了,你们找她一个小姑娘,又有什么用?

那男人瞟了林绎一眼道。你是她男朋友?

林绎扭头看了一眼骇得紧贴在身体上的乔落,对男人道。不错。

我们想问她点事情,你现在让开还来得及。

怎么可能……林绎这么说着的时候,乔落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先走吧,去找黎默。

林绎方要拒绝,前方男人的身后闪出了黎默矮小的身影。

你们两个,怎么跑这儿来了?我还四处找你们。

前面两个男人一个分神间,林绎已反应过来,拉着僵住不知所措的乔落向着拐角跑去。两个男人立刻挡了过来。黎默已抢先一步赶了过来,一脚拌在男人身前,回手将掰过另一人手腕将他掀倒在地。然后推了一把林绎道,去人多的地方。

林绎拉起乔落便跑。后方的人追了上来,黎默挡在他们前面,说道,杀人的是我,与她哥哥无关,你们要找就来找我好了,别再找她麻烦……

后面的话,乔落再听不清。林绎拉着她一直跑到主街才停了下来,乔落双腿一软跪在了雪地里,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

林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没事了,落落,那些人,黎默应该能料理得了他们的吧,这里应该很安全……

乔落抬起头来,眼泪在睫毛上结晶。

别哭了,容易感冒。林绎想为她擦干眼泪,乔落一把将他的手甩开,手扶着路灯,站起身来。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急促的震动,乔落取出,按下接听。

听筒那边是冷静却不掩担心的声音。你们在哪儿?

乔落没有回答。直到那边又传出了一声,落落?

真的是你……杀的?乔落的声音很轻,轻到站在一旁的林绎都没有听清。她小心地问出口来,生怕将什么击碎一般。

电话的那端也沉默了。乔落讨厌这种沉默。她宁愿他立刻告诉她,那些话,他说出来只是用来骗那帮小混混的。

黎默却回答了。是。短促却轻柔的声音。

后来他又说了些什么,应该是想解释些什么吧。乔落听不到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乔木的声音。

等哥买车了,送你上学。你就不怕冷了……

你就不怕冷了……

手机从手中缓缓滑落,坠落入雪地里。乔落慢慢蜷缩起身体,掩着面哭泣。

落落。落落。

林绎在身前焦急地叫着她的名字。她听不见,也不想听。

用力地抖动着肩膀,任凭将身下的白雪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