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

就这样,乔落开始了她的第一场恋爱。

她事实上根本不懂恋爱。从前不懂,现在也不懂。

她心中的恋爱,不过是男生女生走得近一些。上学的时候,他在学校门口等她,放学之后,他会送她回家;中午与傍晚间休的时候,他们会在一起吃饭;课间的时候,他会买来冰淇淋或是奶茶,送到她的教室里来。

星期日的下午,她会让他陪她去逛街,到学校操场打羽毛球,他也会骑自行车载着她去城市外围兜风。他让她搂住他的腰,她却只拽着他的衣服。

“交往”两个月,他却连她的手还没有牵过。

乔落丝毫没发觉到哪里不妥,她觉得这样有一个人陪在她身边,确实很快乐。林绎的心里是有着小小的失落的,但他从不会在乔落面前表现出来。他总是能够引她发笑,让她忘记不愉快的事情,但他从不会去要求她什么。从不会对她说些肉麻的话,他甚至从来没有问过她,她是否真的喜欢他。

她开心的时候,他也跟着她开心。她不开心的时候,他会想尽办法让她开心。

他们之间远没有恋爱中的情侣那般舒适,却如知交好友一般舒心。

乔落觉得保持这样的关系便已经足够了,林绎也不想强迫她。唯有路言作为一个旁观者,发觉到林绎有些可怜。

晚秋初冬,落叶褪尽,雪未降下的时候。路言约了乔落与林绎一同去登山。

乔落本是不想去的。路言总是会有新鲜的点子,也愿尝试不同的挑战,但乔落不喜欢。她更喜欢安安稳稳的日子,喜欢闲倚在窗子前,凝望着窗外飘落旋动的枯叶。两三个小孩子穿着厚重的夹克衫在褪尽了叶子的孤木下奔跑嬉戏,一个小孩子双手捧起一大堆叶子,扔到另一个孩子的身上,被扔的孩子也同样扔了回来。他们这般来来回回地重复着单调无聊的游戏,自得其乐,小脸蛋被冻得通红。

小孩子总是不怕冷。乔落年幼的时候也不怕冷,父亲穿着厚重的军大衣的时候,她只穿一件薄棉袄,搂着他的脖子不放,非要他抱起来不可,直至他的宿疾发作,不停地咳嗽。乔落用小手轻轻敲打他的背,把脸伸进他的脖子里。

她那时真的是很害怕,害怕他会离开。她试图用肌肤的温度来感受,来确定,他真的存在。

他因为他的病的缘故,是比普通人更怕冷的。也更容易害上风寒。乔木却是与之完全相反,一年四季最冷不过穿一件夹克衫,却从不见他生病,乔落一直怀疑他的生理构造究竟是怎样的。

这个季节去爬山,会被冻死的吧。

路言提议的时候,乔落反抗。

没办法呀,就这两天因为有外市领导来检查,我们才能逮到两天假,以后哪还会有这种好事?

说不定直接这样将补课取消了呢!

不可能的,他们又不是第一次来。再说,取消补课,就算老师同意,学生家长也不会同意的吧!以前好像还因为这事闹过呢……

反正我无所谓。乔落甩甩手道。不上课反而无聊了。

那你去不去呢?林绎呢?你去不去?

我随意,看落落想不想去!

乔落三人正并排向着教学楼走去,乔落和路言一人手中拿了一串冰糖葫芦,只有林绎的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据他自己说,他不爱吃甜食,但还是从乔落那里吞下一粒山楂。

什么都看落落,你还真是没主见。路言啐道。

林绎呵呵笑着,也不反驳。

乔落埋头只顾吃。你别总欺负他。

路言撇了撇嘴,瞪了林绎一眼,抛下两人跑去了。乔落知晓她不会当真生气,对林绎挥了挥手,笑着追了上去。

乔落最终还是答应去登山。她自己是十分不想去的,但她觉得她欠了路言许多情。同林绎交往后,陪伴在路言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虽然三人也曾一起出游过,当路言发觉自己越来越像个电灯泡之后,便不肯再去了。主动提出三人同游,却倒是第一次,乔落不想拂了她的兴致。

犹豫了许久要穿什么衣服去,从前的棉运动衫都小了穿不上,高中之后也没有再买过新的。乔落最终还是穿着校服去了,里面配上厚点的毛衣。

路宁东面有一座小山坡,名叫七举山。据说海拔有六百米,但大概由于这里本就不是平原的缘故,远远看上去,也不是很高,却是很陡。

乔落体质不如其他二人,还没爬到半山腰,已是气喘吁吁了。路言二人只得停下来等她。

你真该锻炼了,落落。路言荡着双腿坐在路边岩石上,竟从背包里取出一包薯片来,打开递给乔落道。给你,补充点体力。

乔落轻轻笑道。你到底是爬山来了,还是吃来了?

出来玩嘛,怎么能不带吃的呢!

带了多少,够三个人分吗?林绎说着,去拉路言的包。

路言用力抢过道。没你的份,你不是说不吃零食吗?

我是说我不吃甜的,又没说我什么都不吃。

最终是三个人平分了一包薯片。休息过后,重新启程。

乔落爬了一段,又开始喊累,爬不动了。这山是愈向上愈陡,愈难爬。山顶风也愈大,乔落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校服,冻得瑟瑟发抖。路言不耐烦地让林绎拉她上去。

还没等乔落答应与否,林绎已握住了她的手。

走吧,落落!

被亲人之外的异性牵手,于乔落来说还是第一次。她虽没有将手抽开,却迟疑着不肯挪动脚步。

路言跑到二人身后,用力推了二人一下。

再磨磨蹭蹭地太阳要落山了!

乔落的脸又一次红了。只是由于被风挂的缘故,谁都没有发觉到。就这样,被林绎牵着手,爬到了山顶。

山巅视野开阔。俯瞰能望见几乎整个路宁。路言兴奋地对着山下招手,大喊大叫着。

乔落忽然发觉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同她最初见到那个成熟地不像学生的少女真的有很大不同。她们甚至不像是同一个人。学校里的路言,虽然不像她一般冷漠孤寂,与人疏远,却是时刻保持着矜持的态度,谨慎待人。只有在她面前,活泼俏皮的一面才会显现出来。

她同她都是一般,都是受惯了伤害,想要某种外壳,将自己保护起来。

不同的是,路言比她更开朗,更坚强。

你冷吗,落落?

耳边听着林绎的声音,乔落这才发觉到,他们牵着的手还没有放开。而她的身体仍在发抖。

她忽然反过来紧攥住他的手,轻轻点了点头。

他带着她坐到冰冷的岩石上,从后面小心翼翼地搂住了她的身体,然后脱下外套,挡在她的身前。

你不冷吗?

只有你这种从来不运动的才会怕冷,我才不怕,早就出汗了。

乔落侧过头,偷偷窥望了他一眼。男孩子的脸上,流露着明媚温柔的笑容。乔落不再矜持 ,放松身体,倚靠在他的怀里。路言早已借口去找另外的下山路一头扎进枯木林中了,山顶空旷无人。唯有这对不懂爱为何物的情侣静静地相互依偎。

乔落将头贴在他的胸口上,嗅着他身体的气息。小的时候,他便是一直这般依偎在父亲怀里的。乔木也是很想她能这般靠着他的吧,她却一次也没有过。

不知为何,鼻子一酸,眼中竟噙了泪。不想让林绎发觉,干脆闭目假装睡去,不久竟是真的睡去了。直到被林绎摇醒。

困了就回去了,别在这里睡,容易感冒。

路言恰在此时归来,三人收拾东西走下山去。

下山走的是另一条路,没有来时陡,路程却要长许多。几人蹦跳着在山间,一边聊天一边闲逛,回到家时,已是傍晚了。

林绎提议一起吃晚饭,路言称答应了姐姐早点回去,乔落也想起答应了黎默一起吃饭,只得作罢。别去路言后,林绎送乔落回到小区,撞见了同时下班归来的黎默。

今天玩得好吗,落落?

黎默扫了一眼乔落身旁依旧牵着她的手的男孩子。你男朋友?

乔落点点头。是啊,他叫林绎……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公司停电了,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提前下班了。要不要来一起吃晚饭?

后一句话是黎默对着林绎说的。林绎却是有些怕他的模样,畏缩着摇了摇头。

黎默皱了皱眉,一脸的疲倦状。那好吧,我先回去,你们慢慢聊。

黎默走后,林绎指着他的背影道。

他……他该不会是……

黎默呀……哦,对哦。乔落忽然记起,一脸坏笑地对着林绎道。他不是你以前崇拜地不得了的人吗?这么就忘记了……

林绎尴尬地笑笑。别说了,是怕得不得了才对吧,他和乔木从前可是……

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东西,男孩子立刻缄住了口。

乔落微微一笑。没事的,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才没有你想象的那样敏感呢!

那就好!林绎的脸上又重新浮现出他那种憨憨的,明媚温和的笑颜。那就这样吧,别在这站着,怪冷的,我回去了!

男孩子挥着手跑开了。

乔落回到家后,黎默已将饭菜做好,端了上来。

你男朋友走了?

嗯。

怎么找个这么害羞的人?好像比你还要害羞……

他不是害羞,他是怕你。你忘了么?初一那时候,你和乔木可把他吓个够呛。

那是初一林绎追着要乔落做她女朋友的时候,乔木和黎默来接乔落放学。黎默揪着林绎的衣领,把他扔到了一边的墙角,吓得他再也不敢和乔落说话,也没有人敢来随意搭讪了。后来乔落转学也有一部分这里的原因在这里。

黎默也不禁笑出了声来。难怪,我觉得他有些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