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

又过了一夜,乔落回到家中。黎默也出差归来。但最令她惊喜的,莫过于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叶遥。

你跑哪儿去了。我昨天就来你家敲门,没有人在。

叶遥还是一脸女孩子的俏皮模样,穿着粉红色的棉布裙。乔落一进屋来,便搂住了她的脖子。

黎默出差去了,我就去同学家住了。你今天要是有空的话,陪我逛街去吧。后天就要开学了……

乔落一边将背包扔进房间,一边对叶遥说道。

好呀,我还担心你躲在房间里不想出门呢。

乔落与叶遥说着的时候,黎默在厨房里自己做早餐。吃过之后,走进客厅,对乔落说道。

正巧,我昨晚坐了一宿车,没怎么睡。你们玩去吧,我去里屋躺一会儿。

说罢,走进乔落的房间躺下。乔落从抽屉里拿了点东西后,走出来,顺手将房门掩上。

叶遥低声对她道。

你还跟他住在一起呢?

不然呢?我要去哪里?

叶遥低头想想。也是,可是你们又没什么关系,这样终究不太好吧!

这不也是没有办法的是事情么,别说这个了,我想买裙子,你来帮我看看吧……

乔落回来的时候已是傍晚。黎默不知是没睡,还是睡醒了过来,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今天居然没去上班?

到家已经晚了,困得要死,和老板说了,休一天。

黎默漫不经心地说着,扬起头随意望了一眼,目光凝在乔落身上所穿的淡蓝长裙上。清一色的纯棉质地,没有多余赘饰。倒是符合乔落的一贯风格。

终于有点女孩子样了!

黎默的嘴角边,略带戏谑的笑容。

乔落瞪了她一眼,走进房间。方要将裙子换下来,忽然听见黎默在门前说道。

别换了,这样很好看。今天是你生日吧,我带你出去吃饭。

乔落愣了一愣,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乔落拾起桌子上的小镜子,镜子中映出的银白项链,是叶遥的礼物。在她买完裙子后,叶遥偷偷地绕到她身后,为她戴上。不让她摘下。

这丫头!

乔落轻轻笑了笑。这些女孩子的饰物,她其实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有些多余。想要配以足够的财力予以支撑,才觉得正当。她不想在这种地方浪费钱。她身上穿的裙子,却是积攒了多年的成果。她过了十七年的生日,还从来没有给自己买一件像样的礼物。

生活再困难,总该给自己一个小小的惊喜。

乔落又对着镜子望了一小会儿。黎默等不及地敲了敲门。

来了,急什么?你不是一向最能等的么?

我饿了,午饭还没有吃。你回来的时候,我刚刚起床。

乔落拎了个手袋便跟着黎默一起出门去了。

晚夏的黄昏,弥漫着氤氲的旖旎气息。

小区楼前花坛中的花已是萎靡不振,摇摇欲跌。跌落的花瓣,蜷缩着挣扎在泥土里,泄尽最后一缕芳香。

这花都要谢了吧!乔落随口一说。

是啊,夏天要结束了。

黎默也随口迎合着。两个人都是漫不经心,各自怀揣一汪心事。

乔落走到一株梧桐树下,忽然拾起地上掉落的树枝,在黑土地上画起十字出来。恍若经年的熟悉之感被猝然勾起,乔落愣愣地望着自己画出的网格发呆。

这是什么?

黎默站在她身后,不解地问道。

棋盘。

乔落说着,将树枝抛下。

真是的,现在回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方要离开,不远处的身后忽然传来窃窃的私语。

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呀?就这样住在一起,那个女孩子还是学生吧……真不害臊……

她哥哥不就是个杀人犯么,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估计这妹妹也好不到哪去……

两人将声音故意放得很低,却恰能传入耳中的程度。

乔落想转身辩解,黎默伸手扳过她的头来,倚在他的臂窝里。

这些大妈没事可做,就喜欢家长里短的。她们爱怎么说,随她们说去,别理她们!

我知道了。乔落推开黎默的手臂,离得他远远地,从耳根蔓延到脸颊处,依旧是一片晕红。

黎默淡淡一笑,走过她身旁道。

快走吧,再不走,我就要饿死了。

饿死你,干我什么事。乔落小声嘟囔着道。

微微转过头来偷看着黎默的时候,他的嘴角仍旧流露着那一抹漫不经心的微笑。也不知听没听到。

乔落暗中握紧拳头的时候,黎默已经超出她好远,转身对着她喊道。

你再慢吞吞的,我就不带你去了啊!

谁又不是非要跟你去不可……

乔落一边小声嘟囔,一边还是跟了上去。

黎默只是笑。

你笑什么?乔落感觉到他的笑有些不怀好意。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和乔木真像,不愧是亲兄妹……啊,对不起……

看着乔落愈渐严肃的神色,黎默不禁将笑容收敛了起来。

乔落紧攥着的双拳忽然展开,仰起头对着黎默道。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黎默扬起想要拍拍她肩膀的手臂僵在了半空,随后缓缓地掉落了下去。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背对着乔落走了出去。

我还是,等你长大之后,再告诉你吧……说着说,等你长大了,自然便会明白了……

乔落抬起头来,恰望见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纯白的衬衫上。有种病态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