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

乔落方走入客厅里,玄关处忽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黎默进屋的时候,乔落刚刚坐到椅子上,听到有人进来,惊地起身。

怎么回来这么早?

乔落有些紧张,一双手不知该往哪儿放好。她想躲进房间里,将裙子换下,偏偏路言就站在她房间门口。她尴尬地四处张望,竟有种无路可逃的感觉。

黎默抬头看了看她,愣了一愣。换下鞋子走了进来。

我要出差,回来收拾一下东西,你们继续。

黎默从柜子里掏出一个旅行袋,胡乱塞进了几件衣服,又取出洗漱工具。收拾好后,走过乔落身边道。我要出去两天,你要是一个人害怕的话,就去同学家借住吧。末了,又低声补了一句。

你今天很好看。

乔落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

黎默出门很久后,乔落依旧呆呆的站着。

路言推了她一下,笑道。你害羞什么?

没有啊。乔落在沙发上坐下,双手仍旧不安分地四处乱放。

那个就是跟你住在一起的,你哥哥的朋友?

是啊。

你喜欢他吧?

路言一边整理画板,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眼里却闪着狡黠的目光。从他进来,你就一直红着脸。

乔落略有惊讶地抬起头来看她。

路言轻轻笑了笑,没有再深入问下去。

他不在的话,今天要不要去我家住?我家还宽敞些……而且,我姐姐也很想见你……

乔落思考了片刻,答应了路言的请求。她确实是不敢一个人在家里住。空空荡荡的房子,让她心里不安。待得久一些,会有想要发疯的感觉。从前的夜晚里,她要求乔木与黎默必须有一个人在。若水有一阵子,二人都不在,乔落会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蜷缩在床上,直至有人归来。

乔落也发觉自己矛盾至极。她不喜欢有许多人,不喜欢热闹的地方。她喜欢一个人独处。但在她栖居归宿的地方,必须有人在。她可以不去考虑,这个人于她而言,算做什么。

乔落见到了传说中和她很像的路言的姐姐。这确实是个很美丽的女子。乔落却没有看出她们之间有哪些相似的地方。也许那只是路言自己的想象而已。

路言的父母是在两年前双双离开的。那时她姐姐十八岁,没有上大学,尽管她成绩很好。

她自己在这个小城市里打拼,拥有着一份稳定职位的同时,间或做些小生意,收入不菲。

独立自强,而又拥有聪明头脑的女子,最让乔落倾羡。这个大她四岁的女子,有着一双阅尽世间百态的澄明美目,千变万变依旧处之泰然的自若神情。

路滢招待乔落在沙发上坐下之后,端来茶水,微笑道:“你便是乔落?言儿总说你和我很像,我倒是一直很想见见呢!”

乔落随意地“哦”了一声。她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总是有些紧张加害羞,常常被误认为她对人冷淡。

路滢对此很清明。她微微一笑,并不介意。陪着乔落聊了一会儿,找借口出门去了,让两个女孩子自己留在家里。

路言让乔落端坐在屋子中央,自己架了个画板对着她忙活了起来。

乔落闲得无聊,摇头晃脑地四处打量着路言的家。路言的家确实比她家大了许多,应该有它的两倍了吧。两个人住在这样大的房间里,不会感觉到空旷寂寞么。

落落,你在干什么呀?别乱动,我画不好了。

哦。

乔落回过神来坐好。

这么坐着好累呀,脖子都僵了。

乔落不禁抱怨道。

这样啊,那就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去给你洗点水果吃。路言说着走进厨房里去。

乔落如遇大赦般站起身来,舒展舒展筋骨。走到路言的画板前,方要看一眼,路言脚步一窜,把乔落推回了原位。

先别看,我会紧张的。

路言嘻嘻地笑着说道。塞给乔落一个苹果。

乔落闲得无趣,在屋子里闲逛。路言带她看了她的房间。宽敞明亮的小屋子,一张双人大床,没有多余的赘饰,只在书桌上摆放了一张她和姐姐的相片,和一张她自己的肖像素描。

这是你自己画的吗?

路言点了点头。我对着镜子画的,很久以前的了,那时候我刚学素描不久……

乔落点着头,心里想着,路言以后一定会是一个艺术家吧。房间的装饰虽然简单,但很有格调。在这之前她只见过叶遥的房间,玩偶书籍堆得四处都是,凌乱中却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但这里,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墙角处放置了一个全身镜。乔落目光掠过,恍然望见自己的白裙,长发,竟觉有些突兀。还以为房间里多出一个人来。路言还给她的眼角嘴唇处画了淡妆,一下子年长了十岁。

乔木若是能看见我这身打扮,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乔落心里想象着。

她只在没有上小学之前穿过裙子。上了小学之后,一年四季都是学校统一定制的校服,及几件运动衣。从前是因为没有钱,后来则是因为不喜欢。她生日的时候,乔木曾经想要买给她,被她拒绝了。

现在想起来,乔木应该是很期待的。

她回想起黎默望她的眼神。有些异样的味道。她当时从他的瞳孔里,似乎是望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她没有再见过,也不想去想起。

偏偏此时脑中不断地闪烁着这个人的身影,挥之不去。

那个人,便是安莲。

路言一直画到晚上才结束。直到最后她也没让乔落看到她的画。乔落换衣服的时候,她把画收拾好,藏到柜子里去了。路滢也带了外卖回来。吃过之后当晚便在路言的房里睡下了。

黎默要第三天才能回来,隔日乔落依旧住在路言家。中午在楼下的快餐店吃的饭,晚上则去市中心的大排档,饭后逛着夜市回来的。

乔落这时才发觉到,这对姐妹俩,都是不会做饭的。

路言平时便在学校吃盒饭。路滢一个人便随便买点什么。到了两人都休息的时候,便去餐馆吃。

再完美的女性,总是会有些不完美的地方。而恰是这些不完美,让人觉得她很真实。

安莲与路滢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