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他们三个人一起在小会议室聊了一会儿闲话,小会议室空调开得十足,既凉爽又安静,和那扇玻璃窗外的世界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纪伽比乔磊大三岁,乔磊刚进大学那年,纪伽大四,是同一学院的学姐。两人那时的相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纪伽大学毕业后出国读研的第一年,两人也有邮件联络,乔磊经常会用邮件向纪伽问问题,纪伽在大洋彼岸也会给他回复。但慢慢地,联络断了。

直到纪伽进了欧德,乔磊偶然在二楼的咖啡间看到纪伽的时候,纪伽正在签合同。乔磊一时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观察了好久才上前打招呼。

“我当时没敢相信。我总觉得以师姐的能力水平,完全有能力进更好的大公司。”

纪伽瞪了他一眼:“但是你就没问我想做什么!”

乔磊撇撇嘴:“你是有得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有的人却是选都没得选的,根本顾及不到自己想做什么,能有份谋生的工作就可以知足了。”

这个话题就此结束,陶布和纪伽都不算在谈论下去,他们于是转向了工作。纪伽将陶布的企划文案看过一遍后,不置肯否,只是提了几点建议,让陶布再改一改。陶布改的时候,她就在一边指导。

真不愧是做教师的!此前乔磊给她讲了七八遍越讲越急的内容,到了纪伽嘴里,就很容易理解了。纪伽还直夸陶布聪明,理解力高。

纪伽指导陶布改了一半,余下的就让陶布下午自己再改。她把自己做了标注的材料也留给了陶布。

“可能会有点参考,若没有就当废纸扔掉吧,反正都是备份版。”

陶布不单100%觉得有用,还当宝贝收下了。

上午的工作时间很短,三个人说了太多的闲话,压根儿就没给工作留出多少的余裕。吃饭时间很快便到了,陶布与乔磊的“二人世界”硬生生地挤进一人,只是让陶布自己也觉得奇怪的是,她竟并不反感。

午饭吃的日式料理,纪伽请客。陶布原本觉得应该由她来请,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在辅助她工作,但经过两番推让后,考虑到对方与自己工资的差距,还是欣然接受了。

陶布还是很喜欢三文鱼刺身的,但是她交往过的男朋友几乎都不喜欢。她若是硬把他们向拉进日料店,他们会选择只吃乌冬面。

然而陶布讨厌乌冬面。

午饭时又进行了一点上午被强行结束的话题,陶布插不进去他们的话,也不好插话。这两人都是名校毕业,而她自己只是个三流学校毕业生。好在话题很快跳转出去,跳到了二楼的咖啡间上。

“他们用的其实都是很便宜的咖啡豆,成本很低,根本算不上什么福利。要说福利就是那个咖啡间的装修吧!”

“成本再低也是有成本的。这年头,不赚我们的钱就已经很良心了。”这是乔磊说的,纪伽不置肯否,陶布更是一言不发——她还在想着她的企划书。

“我是要交给谁呢?交电子版还是纸质版?”即便是写好了,后续的事情陶布仍旧一概不知。

“打印出来纸质版,交给刘经理。然后电子版也发一份,同时抄送给小磊、我和你们曹经理。”

“不会还要开会吧?”乔磊问道。

“要!肯定要的!”

“一个商业合作企划而已,至于这么麻烦么?”

“一般不用的,这次稍微有些复杂。”

“哪里复杂?”陶布不解道。

纪伽微微一笑:“也没什么,就是出现了竞争对手而已。你别紧张,照常准备你的就可以了。今天下午能完成吧?”

“差不多!”余下的一点要怎么改,纪伽也跟陶布细说了一遍,应该没问题了。

“多检查几遍,至少确保语言通顺和没有错别字。太低级的错误肯定不行的。”

“好的!”

“尽量今天晚上就把电子版发出去吧!明天早上打印装订好,交到刘经理的办公室去……哎呦,他今天似乎不在,明天回来么?”纪伽问乔磊。

“明天周六了呀!”

“哦对!”纪伽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头,“这我倒是忘记了,那纸质版周一交吧!或者不交也行,今天下班前把电子版发过去,然后开会之前把纸质版打印出来直接带到会议室。”

下午,陶布把企划文案赶完后,赶在下班前把电子版发了出去,也按照纪伽的吩咐抄送,然后准时下班。

这天是室友的生日,她们几天前就约好了要一起出去吃饭,只是对于吃什么一直没个定论。这个室友是在吃上毫不讲究的人,品味也是不可信的。他们刚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曾一起出去吃过饭,那次的地方是室友定的,菜也是她点的,简而言之是一次印象深刻,外加没怎么吃饱的晚餐。所以这次她提出让陶布找地方,陶布丝毫不敢推辞。

梅雨季过后,上海彻底进入了炎夏,陶布想了两天也没想好要吃什么。中午这家日料店,纪伽赞誉不绝,陶布只觉得一般般,价格还很贵,不如陶布常去的那家便宜又实惠的,室友说不定会对寿喜烧火锅感兴趣。

她上地铁前便把店名和地址发了过去,待她到了地方,室友已经到了。

“你今天下班很早嘛!还以为你会加班呢,都没急!”

“我现在算是彻底闲下来了。”

“怎么?来新人了?还是公司进入淡季了?”

“都不是,你先坐下来说!”

陶布知道,先让她坐下的意思,就是先把菜点了。

“菜谱看过了么?有什么想吃的?”

“看了,看不明白。你常来,你说的算吧!”

陶布知道她会这么说,心里把要点的菜已经想好了。服务员来倒茶的功夫,便把单下了。

“公司怎么了?”服务员走后,陶布问道。

店里放的音乐是很有传统风格的日本歌曲,便是没有歌词也听得出来,陶布选课学过一段时间的日语,所以多少了解一些。

“公司没怎么,是我不打算干了,辞职报告都提交好了。”

这倒是大大出乎陶布意料。

“怎么这么突然?”

“也没什么突然的,只是负面情绪积累久了,总有一天会爆发而已。”

“之前听你说,感觉环境收入都还不错呀!”

“待遇还不错,那是因为工时也比较长。你也看到了,我几乎每天都要加班。”

“你不是说过,年轻的时候总是忙些好的么?”因为广告合作企划的事情,陶布的工作突然忙起来的时候,她曾如此说。

“是,忙胜于闲,如果不是反复做无用功的话……算了,我也不想让这些负面情绪波及到你。你最近怎么样,工作充实起来了吗?”

“嗯,是很充实,不过也要结束了。”

“有成就感吗?”

“没有,只是觉得不是我的工作,凭什么要我来做呢?”

“这样啊!那你大概可以稍稍体会到我的心情了。”

“你们公司也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这样的,反正我一直是这样的。我现在已经根本不知道我究竟是做什么的了,好像什么都在做,从端茶倒水打印文件,到产品技术运维……开始还以为只是临时的,后来当所有人都习已为常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不正常的了……而且我也确定了一点,我的领导是什么都不会的,只会扒来别人的东西稍微改一改当成自己的,甚至改的都是漏洞百出。”

“你找到下家了吗?”

“没有!”

“就这么裸辞了?”

“那又有什么?”

谈话中,陶布心心念念的寿喜烧端了上来。

“这么热天吃火锅?”

“有空调啊,你不是喜欢吃火锅吗?”

“是!还好我选了空调正下角的位置,刚刚还觉得有点冷,想着要不要换位置呢!”

“这是我在上海吃过最好吃的寿喜烧,比那些高档日料店的都好吃。”

“吼吼,那我可要尝尝咯。”

店里的音乐由轻快长调的冲绳音乐切成了动漫音乐,陶布恰好听过其中一首,忍不住哼了一首。

“反正今天是周五,吃完饭去唱歌吧!”

“就我们两个人吗?”

“你要是嫌人少,我可以再叫几个人过来!”

“那还是算了吧!我跟陌生人相处不来……不过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终于搞完那个破企划,现在一身轻松!”

“也不算完吧!交上去了,领导给你反馈了吗?”

“没有,管它呢!反正我是不想改了。”

“怕是由不得你哦!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写产品企划,领导让我改了四五遍,还不满意,最后一遍终于满意了,是因为老板给的deadline到了。我那位领导可能到现在都没发现,我最后交给他的‘定稿’,就是我第一遍给他的初稿……”

“真厉害……”

“慢慢地我也知道怎么应付他了,但长此以往也真的很无趣。每天都浪费时间在无聊的事情上……”

陶布要了瓶啤酒,举杯祝室友生日快乐,一杯酒下去,两人的脸都有些泛红了。

“辞职报告已经交了,找工作也方便吧!对你来说,一个月找到新工作也不麻烦吧!”

“谁知道呢!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想做什么。与其说别人给我找不好定位,我自己首先就不知道怎么给自己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