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乔磊的师姐名叫纪伽,本科是与乔磊同一所大学同一个学院,后来出国读了硕士,今年刚刚回来,进了欧德做中学教师。

乔磊也向纪伽简单介绍了一下陶布,只是他对陶布了解也不多,陶布自认为自己的学历资历都没什么好拿得出手的,也不愿多说。

乔磊提起了陶布正在做的广告合作企划,对纪伽道:“师姐你本科不就是广告传播学的吗?有机会要好好指导我们呀!”

纪伽笑道:“你和我一个学校一个专业还要我指导你?再说,我读研就换了专业,那些理论课早就忘光了!”

“我成绩没你成绩好,看看呗!看看又不吃亏!”

“你不吃亏我吃亏!”她把头转向陶布,说话的语调从微嗔转为温柔,“今天就算了,我赶着开会!我工位也搬到了三楼来,你们不嫌干扰,我也跟你们参谋参谋。这个企划主要是面对什么年龄层的?”

陶布望了乔磊一眼,乔磊答道:“中学。”

“那正好!中学这边招生要由我负责的,我怕是要做你们的对接人了。过两天我们再详细探讨。这就不打扰二位,我先走了!”

她一扭头向外走去的姿态让陶布凝视了好久,直到乔磊对她说话。

“师姐研究生读的是工商管理,我一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来欧德做教师。”

“工资高呗!”

“高能高到哪儿去?她在英国实习的工资就比这高了。”

“她是本地人吗?”

“是!”

“那就是咯!外面工资再高,哪有家里舒坦。再说他们本地人不都觉得上海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么!”

“哈哈!谁那么说过?!”

“我办公室的几个女生就这么觉得的。说世界是有些夸张了,他们真的觉得中国境内除了上海都是农村了,说北京又土又脏,不是人呆的地方……这话我应该跟古薇讲,应该很有意思。”

“古薇是谁?”

“一个朋友的朋友,北京人。”

“哦哦!”

“还有,前段时间来一个实习小姑娘,家是内蒙古的,他们一个劲儿地问人家是不是住蒙古包,家里有没有电……笑死了!”

“四点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虽然不想,不过走吧!”

上楼梯时,陶布一直在想乔磊的那个师姐:“纪伽,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在哪儿听过来的呢?”想了一会儿,没有想起来。

陶布回座位的时候,往乔磊的方向瞥了一眼。看来他一回去就被那个大他好几岁且已婚有子的女同事给缠住了,她一直在与他说话,虽然听不见也看不出来她都说了些啥,但是看得出,乔磊是一副不耐烦却又强忍着的模样。

“真是可怜!”

陶布点开被她屏蔽掉消息提醒的群,两千多条未读消息,这些人可真能聊的!看样子绩效考核期一过,这群人又陷入无所事事的状态中了。陶布可没那个闲情逸致,她还有事情要忙,便把聊天窗口关掉,打开了word软件。但是写了一会儿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便又把聊天窗口打开,加入“仙女”的队伍中去了。

她发看了一下这些日子错过的信息,多数还是有关小鲜肉的的电视的,那电视剧陶布看了两集就看不下去了,竟被这几个妹子封为“瑰宝”。她也佩服这些人竟然看得那么认真,他们看电视都不看剧情,只看人的么?

在众多小鲜肉的电视截屏里,陶布找到了几条感兴趣的信息。

“我最新得到一个八卦,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那个中学的女教师么,两个星期做了语文组组长?”

“记得,怎么了?”

“不会又升了?”

“没升,不过也差不多。我昨天听说她要主管中学的招生。”

“招生不是由市场部负责么?”

“不全是,市场有指标,业务部门自己也有指标。光靠市场当然不行呀!”

“哦!”

“那还算是升了吧?”

“也算吧!没有明确职称,但权力很大,而且工资肯定也涨了得。”

“真快啊!她来有一个月?”

“一个月多。”

“真快!”

“这种职务一般都由入职四五年的老教师兼任,他们对市场更了解。据说是因为今年效益不好,想转化一下运营思路,所以交给新教师了。当然,不论是市场还是业务部门,主管招生的都是副校,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咯!”

“那也不能太随意啦!”

“肯定还是有正当理由的吧?不然就算校长不插手,还有各部门总监呢!”

“那我就不知道咯!”

陶布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问道:“你们说的中学的那个女老师,叫什么名字?”

“阿布,你终于活过来了?”

“我又没挂!”

“总部怎么样,是不是很吵?”

“还要多久能回来?”

“不知道,至少这周是回不去了!@简兰 快告诉我那个老师的名字。”

“难得你这么感兴趣呀!”

“她叫纪伽,据说还是常春藤学校毕业。”

果然,原来乔磊的师姐居然就是绯闻女主角!

她找到乔磊,问他知不知道此事。乔磊答道:“听他们瞎扯淡的!业务部门只要稍微漂亮一点的女教师都会有绯闻传出来,各个煞有介事的样子。一个两个兴许为真,各个都有怎么可能呢!若是真的,那校长还真不挑食!”

“她们说她升迁太快,肯定有问题!”

“依我看,她最有问题的地方就在于进来了这个鬼地方!”

乔磊竟有些动气了,这让陶布很不舒服。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陶布在电梯里遇到了纪伽。只是只见过一面,记不住人脸,衣服又换了,陶布竟丝毫没认出来,只是觉得这小姑娘真漂亮。不过漂亮的小姑娘在欧德的总部有的是,也不足为怪。但是认得陶布陶布又认得的应该一个都没有的。

所以纪伽在电梯里跟陶布打了一声招呼竟给陶布吓了一跳,直到下了电梯,走进办公室,陶布才想起了这个人是谁来。

“企划写得怎么样了?”

“没什么进展……”其实昨天与纪伽分开之后,陶布便没再写了。

“那下午有空吗?我们一起讨论一下吧!”

“我是没问题,不知道乔磊有没有空。”

“我一会儿再问问他,不过其实有他没他都一样,我们两个就搞得定的!”

陶布暗暗祈祷不要这样。如果乔磊不在,她独自一人面对这个漂亮的女教师可能会觉得尴尬。

好在的是,乔磊手头的工作都已经忙完了,等陶布问他的时候,他已经把小会议室都借好了。不过下午的会议室被占了,时间只能改在上午。陶布把笔记本捧进会议室,纪伽已经在了,手边一堆材料,陶布瞥了一眼放在最顶部的那张,上面用蓝色中性笔做了不少标记。

陶布坐稳后,纪伽把那叠材料推到她和陶布中间的位置,陶布这才发现,那是古薇那家公司的材料,是他之前打印给部门经理的。

“我需不需要把它打印出来?”陶布指着笔记本屏幕上的word文件问道。

纪伽答道:“不用,我在你这里看看就行,小磊看过了吧?”

乔磊刚从纪伽那堆加了批注的材料里抽出了几张,正翻开来看,答道:“嗯,我看过了。”

陶布也有些好奇,趁着纪伽看企划方案的时候,她把被乔磊剩下的那半叠文件拿过来看。

“这都是你写的吗?”

“是!昨天晚上管小磊他们经理要来一份,打印出来,这样有什么问题和亮点都方便标注。”

出乎陶布意外的是,纪伽这样一个漂亮清秀的人儿,字很凌乱。字如其人果然是不准的。但还是勉强能看得清。文档中核心的点都被她用记号笔标注起来,旁边还把那些官方书面语言用几句简单的话概括,同时写上了可用之处和不可用之处。

这些材料陶布已经看过好多遍,但看到纪伽的注解还是觉得很陌生。

只听乔磊赞叹道:“师姐,你这本科学的知识没全忘啊!这几张标注就看出水平了!”

纪伽微微笑一笑道:“这种商业企划,工商管理也要学的。”

“你是工商管理专业的?那工作应该很好找吧?为什么要做教师呢?”陶布不由得好奇问道。

纪伽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是不想学的,家里非让我学不可!从小到大我都只想教书,给小孩子们教课感觉很有意思!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就想去北京读师范,但家里不让,他们一定要我留在上海本地的大学,不让我去外地。出国前,我都在一家私立学校找好工作了,还是被他们硬逼着出国。现在的这份工作,我只跟他们说是做管培,没说做教师。要是被他们知道实情,可能又要闹一番了。”

“不过师姐你确实是管培吧?”

“是!既是教师,又是管培,这样也挺好,能在我和我父母之间找到一点平衡。”

陶布想不明白,做教师有什么好的?再说,读了工商管理硕士却只做个教师,这不是浪费教育资源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