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乔磊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并不能一直跟在陶布身旁。两个人挤占一个工位也是太挤了,刘经理便给陶布找了个空位置,有一台闲置的电脑。只是这个位置一来距离乔磊很远,问个问题都要走两个过道,二来这是个估计没有人要的角落位置,不通风,空调也吹不到。

这几日上海的梅雨季褪了一点,气温猛得高升。湿漉漉的日子总算过去,取而代之是汗淋淋的日子。陶布穿着很透气的雪纺裙,坐下不到二十分钟,背就是湿的。

现在办公室嘈杂的声音像是小了很多,很大程度上被老式电脑主机的嗡嗡声所遮盖了,只存在于记忆中的xp系统,打开word编辑五分钟就会死机。

陶布在烦闷的环境里,用着烦闷的设备,写着烦闷而意义不明的企划,头晕晕沉沉,胸口烦闷欲裂,像要中暑了似的。若非乔磊每隔一个小时左右便会走过来看看她有没有问题,顺便聊聊天,说会儿闲话,她可能真的就要就此倒下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午休时间,看着办公区有人起身,陶布也立刻也起身去找乔磊——往日都是等他过来叫她一起吃饭,今天实在是忍受不住了!

在起身的那一霎那,陶布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件事情:她的职位是微信编辑,广告和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她来写这个该死的合作企划?

一直以来她只觉得上头交代下来的工作就要做,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不管是认真地做,糊弄地做,热热心心地做,还是随随便便地做,总之是一定要做。但是这工作和她的职能范围差得远去了,她究竟有什么理由要做呢?

她没得别处说,便首先要找乔磊吐槽一番。她已经听了他无数吐槽,有了他的把柄,他们便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也不怕他告状。

不过饭前还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插曲,就在陶布去找乔磊吃饭的时候,紧挨着乔磊的妆容很浓的女同事说:“小磊,今天跟我们一起去吃吧!”

乔磊道:“不了,我带陶布去吃。”

女同事便道:“贴得这么黏!这小美女一来,就被你一个人霸占了,也不给其他人你点机会!”

她又扭头问陶布:“你有男朋友吗?”

陶布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女同事便对乔磊道:“很好!抓住机会呦!”

陶布扭头看了一眼乔磊,这男孩子颊边以飘上一抹淡淡的微红。

一路上他们走着没有说话,直到饭塞到嘴里,话匣子也随之被打了开。陶布找准时机,把早已堆满的吐槽话一口气泼了出去。说着说着便有些激动,声音提高了两个分贝。

“你们渠道就这么缺人吗?把一个微信编辑拉过来给你们写企划?”

乔磊甩甩手道:“问我也没用,工作又不是我安排的!”

“那你就跟我说,你们部门真的缺人吗?”

“要说缺人确实是缺,不然也不会拉个线上的人过来!半个月前刚走了一个,你来前三天又走了一个!”

“我看你们人不少啊,对面两排,一排六个人,都坐得满满的!”

“那也不是广告的,还有地推的。现在广告部算上刘经理十个,有五个是主管级的,你应该知道,主管级都是不做事情的。”

陶布仔细想想,的确如此。

“说起地推,我刚来的时候还支援过地推的工作。你知道地推吗?就是做校园推广,说白了就是发传单。那是上海冬天最冷的那几天,还下着雨,我伞都没法子打,羽绒服外面披着个雨衣在校门口转悠着发传单,还没几个人出入——都要放假了!我那时内心真的是崩溃的,这跟广告工作有个屁关联?!”

乔磊个子不算很高,身形有些微胖,脸憨憨厚厚的。陶布想象着他在下雨的冬天穿着臃肿的羽绒服披着雨衣在校园门口瞎转悠的情形,不小心笑出了声。

乔磊带着笑意瞪了他一眼,那一抹微红又泛上颊间。立刻低了头,迅速往嘴里扒饭。

陶布在总部呆了有一个星期左右,这期间只回过办公室两趟。仙女群里每天仍旧是消息不断,陶布忙碌中没有心思理会,只是手机震动个不停直教人心烦。陶布烦躁得急了,便将那群屏蔽掉了。

世界好像从此安静了。

只是这般来,她险些连经理发来的消息都没有收到。曹经理给她发消息问道:“怎么样?这些日子?进度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进度还算可以,大体上算是完成了,只是连乔磊看了都摇头,陶布怎敢往上提交。可是该怎么改,乔磊又给不出切实的建议,只是说:

“不行!”

“这个不行!这个通不过的!”

可是究竟哪里不行?谁都说不清楚!

屋子闷热,电脑的风扇嗡嗡直响,陶布持着手机构思着如何回复经理的微信,耳边不停响起乔磊的“不行”“不行”,全部的焦躁都堆积在了一处,于是突然起身,对一旁的男孩子吼了一句:“爱行不行!我不写了!”

趁着乔磊呆愣住的时候,陶布顺着狭小的过道挤到了卫生间。

卫生间是个难得安静,还通风凉爽的地方。她在这里把要给经理回复的信息编好发过去,顺便冷静了一下头脑。

她首先想到的是:这个破企划,凭什么让她来写?

随即她想到那个被她嗔了一嘴的男孩子也很怨,他那么热心帮她,她凭什么抱怨?

可是说到底,他才是渠道部的人,这不是他的分内之事么?与她则一个新媒体运营的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他就是不帮她又能怎么样呢?说到底,他们都是公司底层的人,都是任凭上面摆布的。

她越想越觉得羞愧,不敢回去了,可又不能一直在卫生间呆着。好在卫生间离楼梯很近,她可以溜下楼去转转,顺便再清醒清醒脑子。卫生间虽凉爽清静,终究熏得慌。

她站在卫生间门口,探头望了望,走廊里没人,她迅速闪道楼梯口,刚要下楼梯,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干嘛,想偷跑?”

她一转头,乔磊这家伙,竟然就在他身后。

陶布撇嘴道:“你干嘛,上厕所也要跟踪呀?”

乔磊脸又一红:“才没有,里面太闷了,我出来转转!就发现休息时间还没到,有人想偷跑!”

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就斜眼瞥他的神情让陶布禁不住笑了。

“下去喝杯咖啡,要不要一起?”

“当然,没什么不好的!”

陶布想对方才的“暴力行为”表达一点点歉意,便主动表示乔磊的咖啡他请了。

乔磊听了后道:“能不能有点诚意?这里一杯咖啡才3块钱,要请也该到外边请才对吧?

“你喝不喝?不喝我就自己买咯?”

乔磊立马道:“喝!”

下午三点,很多员工为了“透透气”都会跑到楼下的咖啡厅来,陶布和乔磊要不是来得早,可能都要没了位置。他们找了一个尽量避开人耳目的角落里,怕被同部门的人逮到,便又有闲话要说了。

“对于这里的一些人来说,没了八卦就像没了生活的乐趣似的。网上、娱乐圈的八卦都不够,生活里也一定要找出点内容,没有内容生拼硬凑也要凑出来。”

陶布一边用勺子疯狂搅着咖啡,一边说道:“太热,要是有冰块就好了……怎么?你也做过八卦男主角?”

“现在不就是么?”

“和谁啊?”

“和你呗!”

陶布要不容易送进嘴里的咖啡险些又喷了出来,她捂着嘴咳嗽了两声,随即大笑起来。

“这也太夸张了!我们只是工作关系。我们才认识多久?两个星期不到!”

“没错啊,估计除了齐绘,谁都不会这么想。可她就是很当真。你来之前,我每天中午都要陪她吃饭,不陪不行,她耍起脾气来谁都受不住。直到你来了,而且刘经理让我带你,我这才有了正大光明的借口离她远一点。她就开始到处宣扬说我在追你,好多人甚至刘经理都来问我这是不是真事了,烦死了……”

齐绘便是坐在乔磊身边,嗓门很尖的女同事。只是她面对陶布时都很和善,陶布对她还算有点好感,不敢轻易相信她会是这样子的。但仔细回想一下,她面对乔磊和面对其他人时的眼神和说话语气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她是喜欢你吧?”

“不会!”乔磊很坚定地摇头,“她都结婚了,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那也不会影响她喜欢你。”陶布这么想的,却没敢说出口。

“写企划写得很烦吗?”乔磊忽然转换了话题。

“烦!当然烦!又不是我的份内工作,凭什么交给我做?”

“虽说是这样,不过既然做都做了,你烦也是要做的。静下心来,说不定你会喜欢上它的呢!”

“你喜欢上了冬天在校园门口发传单么?”

“没有。”

“那就是咯!哪那么容易喜欢上?”

“虽说不喜欢,倒也觉得那是一次难忘的经历,收获还是很多的。你这个和我那个还不太一样,你这个过程虽艰苦,最后产出结果的时候成就感也将是非常高的。”

陶布低头不语,趁着咖啡总算凉快了一下,一口喝入。

“反正工作不都是这样子么!不会有几次称心如意的时候,经常是要这么,不喜欢的事情,却不得不去做的。如果真的不喜欢,一开始就可以拒绝掉啊!”

“怎么可能?经理交代下来的事情。”

“没什么不可能的!不想做就老实说不想做,做不来就老实说做不来。觉得不是你的工作也把理由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就好啦!他要是通情达理自然好,要是不呢,你留在他手下工作又有什么意思?把想说的话说出来,谈得拢就留,谈不拢就走,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乔磊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一着急说话就快,说话一快那个沉稳劲儿就没了。他这几句话陶布从一半开始就没有听清了。只见他很累一般瘫在椅子背上,长叹了一口气。

“我这些话也不是和你说的,而是和我自己说的。你毕竟刚来,很多事情都不清楚,至少对我来说,这里可能真的不是个久留之地……”

“因为八卦么?”

“当然不是。八卦大家都说,也都当笑话来听,没人会那么在意你的生活究竟是怎样。我说的是这里的环境,八卦只是一小部分。总部的办公室,看起来每个人都是很忙碌的样子,很有活力,其实效率非常低下。大量无用的工作,很小的事情都要推卸责任,甚至吵闹个没完没了。”

“这我倒没发觉。刚来的时候觉得这里每个人都精力充沛,很有干活的气势,后来就觉得太吵闹了。本来就烦的时候,真的受不了。有时候我都想出去买个大喇叭,把他们的声音都压过去。”

“都一样,不了解内情的人,很容易被假象欺骗。”

陶布笑了笑,乔磊便也跟着笑了笑。

陶布刚要开口再说些什么,被个声音给打断了。

“小磊,不好好干活,在这儿偷懒呢?”

乔磊吓了一跳,刚刚抓起的纸杯还没伸到嘴边便被放下了。陶布则顺着声音望过去,迎面走来一个脸蛋儿身材都堪比前台小姑娘的妹子,便想:“这不会是新来的前台妹子,怎么和乔磊很熟的样子?”

直到她走近了后,乔磊叫了她一声“师姐”。

叫“师姐”原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同一个城市,同一所学校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欧德又不是小公司。只是陶布就是觉得有某种违和感,说不出来哪里的违和感。

“我和同事来这里谈点事情,上面太吵了,会议室又被占了,这里安静点。”

那妹子瞥了他一眼道:“本子都没拿,喝着咖啡讨论事情。讨论出什么个结果来了?”

乔磊的脸竟然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