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这冗长的谈话进行了大约有一个半小时,直到方才引他进来的男孩子敲了敲会议室的门,探进头来说道:“经理,还有十分钟开会!”

“好!我过五分钟过去!”

陶布估计着这位姓刘的经理,不得不在五分钟之内做一个简短的总结了——而直到现在他还丝毫未提及工作的事情。

“老曹跟我说,你虽然是个新人,但是非常有潜力。他跟我一顿夸你,夸得我都想把你招到我部门来了!怎么样,对广告工作有没有兴趣?”

陶布笑了笑,不知道怎样回答。好在刘经理只是随口一问,并未当真,又道:“后续的事情,你直接和乔磊对接吧!他和你是同龄人,都是去年刚毕业,不过比你早来半年,对广告工作已经很有经验了!”

刘经理起身给陶布开了门,乔磊一直等在门外。刘经理像是把陶布托付给乔磊一般,把她引到他身前,然后拍了拍这位后生的肩膀。

“线上的这位小美女就交给你了,照顾好哦,不然小心线上的人找你算账!”

陶布和乔磊相视着笑了一笑,目送着刘经理意气风发地离去。待他不见身影后,乔磊凑到陶布身前低声问:“是不是觉得他特别啰嗦?”

他道出了陶布憋了许久的心里话,陶布下意识地直点头,当即又觉得不妥,后退了一步,似乎妄图和这个小男孩儿(?)保持距离,这个男孩子却只顾着笑。

“走吧,去我工位上,我还要给你指导工作呢,线上的小美女!”

乔磊从会议室里搬了个凳子,放在自己的椅子旁,若非自己的工位紧挨着过道,两个人对着一台电脑也是够挤的。主要是桌子太小了,显示器和键盘往上一放,连着写材料的地方都没有。陶布忽然觉得自己办公室的环境还不错,至少办公桌够宽敞,也有多余的位置可以坐。

乔磊把电脑从睡眠状态中唤醒,陶布在一旁东张西望地坐不安稳,总觉得处处很别扭。

“是不是对这总部很失望?”乔磊低声问道。

陶布知道,他的失望都写在脸上,想隐藏都隐藏不掉。

“还好,就是地方小了点儿!”

“也没啥可隐瞒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每个新来的,入职期间都很欣喜,正式开始工作便要失望了。一楼二楼是那样,三楼却是这样。没办法,地方小,人多。要是三个楼层都用来办公也足够,像你们部门也就不用被挤到外边去了。不过毕竟是大公司嘛,面子还是要撑起来的,就只能牺牲我们这些普通员工了。反正上头的人都有独立的办公室,挤也不会挤到他们身上!”

他的声音低沉而稳,被隔绝在一片嘈杂的声海中,陶布估计除了他们俩人外,没人能听得到。

不过工作倒也没什么好谈的,待乔磊把办公软件打开,找到古薇准备好的材料,整个办公室的人忽然齐刷刷地站起身来,井然有序地沿着狭小的过道向外走去。

陶布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时间恰好是11:30,分毫不差。

乔磊便把电脑重置到睡眠状态下,起身对陶布道:“我们也走吧!你没在这边吃过吧!我可以带你好好转一转!”

不用说,陶布欣然接受了男孩子的好意。

午饭是吃的烤肉饭,味道陶布还蛮喜欢,就是太远了。为了吃这顿饭,两个人整整走了二十分钟。

“公司附近没什么吃的吗?”

“有是有,不过不多,而且也贵,人还多!这里都是外人,没有同事,我们可以自由一点说话!不然保不准哪句话被哪个人听见了,在背后拌你一下子,打个小报告什么的!”

陶布扬了扬眉毛:“会有人那么无聊?”

乔磊叹口气道:“有,而且很多。你来的时间短,又不在总部,所以可能不知道!这里就是个是非之地!在我们这些年轻的眼里看来,你们那里就是世外桃源!”

陶布撇撇嘴,并不相信。在她看来,总部虽然挤了点,但环境总要比分校强得多了,还有个咖啡厅——陶布很想在饭后喝杯咖啡,但她担心来这么远的地方吃饭,会来不及。

乔磊却道:“不急,我们吃完饭,散散步回去,还有大把的时间去二楼喝杯咖啡的。”

“怎么能?下午不是一点钟上班吗?”

乔磊愣了一愣,随即轻轻笑道:“啊,你们那里是那么安排的?总部这边卡得不严,除非有紧急工作,多数人都是两点回去的。直到两点半,你都能到陆陆续续往办公室里进的人!”

“这么悠闲?!”陶布大概估算了一下,这样子一天工作时间六个小时都不到了。

“一会儿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陶布和乔磊一点半回到总部,偌大的总部,空空旷旷,也就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中,除了个扫地阿姨在忙碌外,都三三两两地瘫在椅子上,互相讲话,有两个伏在办公桌上睡觉。

若非亲眼所见,陶布还真不敢相信乔磊说的话。他们又去楼下喝咖啡,咖啡很便宜,现磨咖啡一杯三元的价格,可以算福利了。这边人也不多,估计多数职工都还没在外面逛回来。

“还有一些家离得近的,中午回家吃个饭,睡个觉。”

陶布不禁叹道:“真好!”

入职培训的时候,讲明的午休时间是从十一点半到一点半任选半个小时,给你吃饭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讲师说完,台下一片静默。那个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中年培训讲师随即又说:“你们听听就好!”

这话中的言外之意,谁都听得出来。

两点钟,二人准时回到三楼的工位,正式开始工作。而整个办公区的工位也正如乔磊预言的那般,直到两点半,才勉勉强强将可见区域填满。

办公室也由安静逐渐转为喧哗。

乔磊显然已经擅长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控制住自己的音量在恰好能让身边人听到的范围内。他详细地给陶布讲解这份合作企划都需要准备哪些内容,有哪些容易犯错的点,相关的材料可以找谁去要。

陶布偶尔想打断提个问题,无奈她资历尚浅,还不能在这声海中控制自如。只能扯扯乔磊的衣服,让乔磊低下头听他讲话提问。即便如此,她说的话至少要重复两遍才能让乔磊听得清。

最后乔磊实在忍不住,把带滚轮的椅子向后一撤,带了点怒气般起身道:“等我去看看小会议室有没有人!”

他风风火火地起身迈开步子,立刻又将他和隔壁女同事的垃圾桶踢倒,引起了一声尖叫——陶布简直要窒息了!

好在走廊尽头的小会议室是空着的,乔磊立刻带着陶布抢占了过去,总算得到了片刻安宁。只是小会议室的玻璃是全透明的,而正对面就是校长办公室,两人依旧控制着音量,不敢大声喧哗,但至少声音是清晰的。

这一日的最大收获是让陶布发现了那个偏僻的分校小办公室的可爱之处,第二天乔磊请假,陶布要交微信推送的稿——微信暂时被柏斯接受过去,但文章依旧要陶布来撰写——柏斯说读者已经适应了陶布的写作风格,不能随意换人了。陶布便暂时放下广告工作,回办公室写稿子去了。

简兰在群里让陶布发表一下对总部的看法。

陶布只回了一个字:“吵!”

消息框弹出去的时候,陶布分明听见了身旁的柏斯嗔笑了一声。

“总部就那个鬼样子,人多地方小,空气都不好。我是一天都不想多呆!”

紧随着这句话的是个枫叶的头像——这是柏斯的,在这个群里,她算是沉默寡言的一个。夏德的头向是一个卡哇伊的动画人物,简兰的更不用说——他的小鲜肉男神。头像里的男孩子像极了女孩子,当然,这话陶布不敢和简兰说。至于陶布自己的头像,非常有个性——一个巨大的黑色实心块。

陶布昨天在总部还加了乔磊和紧挨着他的女同事的微信,乔磊的头像是一个巨大的汉堡包,隔壁女同事的头像是她自己,不过完全不像,被P得彻底变形了。

柏斯冒出来喊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陶布虽说就坐在她身边,但一直没搞清楚她每天都在干些什么——反正没在工作。她负责所有新媒体的运营,但除过整理一些数据,也没什么可做的了。她手下除了陶布外,还有几个实习生,一些杂事会交予实习生来做。

这个主管曾偷偷透露给她跳槽的打算,那么她的无所事事也就理所当然了!陶布还在窃想,她若真走了,新媒体主管的职位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呢?

简兰大概又在刷微博,因为她又在群里讨论起她的小鲜肉的近况以及传闻,而且只有夏德附和她,其他人又开始潜水,各忙各的去了。

陶布继续她的文章大挪移工作,惬意地享受着宽敞的办公桌和安宁的环境。而明天,她又将不得不奔赴那个嘈杂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