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绩效的事情让陶布把精力重新放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来,都快忘了广告代理的事情,直到经理找到她。那一个上午是陶布近两个月来最认真工作的一个上午,她认真分析了以往的文章和数据,试图找出切中要害的关键点来。

这时经理忽然在微信上喊了她一声,让她到会议室去,这让陶布非常紧张。是绩效数据作假的事情被发现了 ?还是说作假之后的数据仍旧不理想?

陶布忐忑不安地走进会议室,脑子里在努力回想着柏斯是怎么教她解释那些数据的,当时听她讲得头头是道,在自己脑子里演练一遍却连自圆其说都做不到。实在不行就把柏斯搬出来,说数据都是她给的,让她来解释。那要怎么解释自己来了三个多月数据都不会看的事情?

她想象着经理摆着一副苦瓜脸等着质问她,待她进了会议室看见的却是一张和颜悦色的脸,甚至带了点笑意——陶布只在刚来的那个月见到过经理这么和善的表情,那也是今年难得一个效益增长月,其后两个月一直在跌。

“坐!”

经理手一挥,陶布立刻在他所指的方向坐了下来。

面对着一个新人,谈话的内容其实是可以想见的:

首先是这三个月的工作有什么感受,有什么困难之处,想往哪方面发展;其次提到了绩效,成绩不太理想,不过没有关系,毕竟是新人,需要鼓励;再就是画饼,公司多么有前景,部门环境多么理想,同事多么优越,每个人都值得学习……忽悠得陶布恍惚觉得自己在四大或是BAT了。

约么一个小时后,总算是进入了正题。

“那个广告商的材料,我拿给渠道的经理看了,也给市场部门的总监看过了。”

这话题转换得让陶布有些猝不及防——她还沉浸在经理嘴里所描绘的美好世界里,还没爬到现实中来呢!

“总监和渠道经理都很感兴趣,但是渠道组刚刚走了一个同事,他们腾不出人手来料理这部分广告代理的事情。我和那边商量了一番,觉得这家公司既然是你找来的,有关他们的合作事宜你就负责到底吧!”

“这……”事情的发展走向太突然,陶布的脑子还没跟上,一时间还没能理清情况,“我对广告一窍不通。”

“没啥复杂的事情,就是写一份合作企划书,你直接跟渠道经理对接,他会辅导你。那家广告公司和你对接的人也清楚这东西要怎么写,你问她也可以。这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错过就可惜了!”

“那公众号怎么办?”

“公众号这边工作好像不是很忙吧?中高考结束热度也降了,柏斯那边估计也不会很忙,可以让她帮着带一带!”

“哦,好的!”

“我也是想让你趁着这个机会多和总部的人接触接触,我们这部门在外,虽说像世外桃源一般,太孤立了也不好。像简兰、柏斯他们,我都曾经把他们派去过总部,参与一下其他部门的工作,对自己对部门都有好处。况且大家都是大市场部门的,说白了还是一家!”

经理无论说什么,陶布都只是点头——她不觉得自己有拒绝的权力。

晚上陶布给古薇打了个电话,把最新的进展通知到她。古薇在电话中表现得很开心,同时也有些惊讶和担忧——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是陶布这个对广告合作一窍不通的新人来和她做对接。不过她告诉陶布别担心,一切包在她身上,她会做好的。

陶布自己的心情也和古薇差不多,既欣喜,又担忧。喜的是单调乏味的工作终于有了一点转机,忧的是一下子踏入了自己一窍不通的领域。

她吃了顿饭,细想了一番,又觉得没什么可担忧的——这压根就不是她本职工作,而是被强压下来的,做不好别人也没有资格说她!

第二天陶布回办公室打了声招呼便出发去了总部,经理说他已经跟渠道部门的人打过招呼了,让她直接去找渠道部门的经理即可。

总部在市中心的繁华阶段,一座独立的精致三层小楼,占地面积是小,毕竟这地价太高。但作为全上海最大的培训机构,这地方实在太小了些,办公区又只占了一半,许多部门都被挤到分校去了。

不过小归小,装修倒是极精致,甚至有些奢侈了。一楼几乎没有办公区,就是前台连着接待大厅,外加保安室和门卫。空间宽敞得可以用来打羽毛球,四个角散落着现代风格的沙发,西侧的墙壁则是一整排的透明橱柜,里面散乱地堆砌着大大小小的来源不明的奖状证书。有两个常年黑灯的小型会议室。

二楼有咖啡间,有餐厅(供职工带饭来吃,但不供餐),有个大型会议室,外加两个办公区,一个是人力部门,另一个陶布猜测是财务部门。

主要的业务部门连同校长办公室都在三楼。前台小姑娘还是三个月前的,陶布对她印象深刻,但她显然对陶布没什么印象了。打个招呼,问清楚广告部门在哪儿后,陶布直接上了三楼。

从二楼走上三楼倒又像是从城市回到了农村——这办公区的布置与办公桌、办公椅与分校都是一样的嘛!完全不同于一楼二楼的宽广大气,又密又挤,还没有分校的办公室松快呢!

看起来三楼只有这一个办公区,这个办公区至少有两百多人。

与分校的办公区不同的是,这里喧哗异常,四面八方的电话不断在响起,每条狭小的过道几乎都会有两个人堵塞在那里激烈地讨论(或是争吵)着什么。在这里看不到学生气的打扮和面孔,穿着略显个性的黑白OL群衫,手里拿着一沓文件的女职工踏着小跟鞋快步地走过来走过去。

这才是陶布想象里一家大公司应当有的景象!

再对比一下她待了三个月的那间办公室,只要经理板着脸一坐镇,屋子便是死气沉沉,喷嚏都不敢打一下!

她一边小心翼翼地在狭小的过道里穿梭而行——总觉得从哪个方向会突然窜出个人来把她撞个满怀,一边还要瞪大了眼睛仔细查看办公区狭小的指示牌。

最终她送算是平安地找到了“渠道组”三个字,紧挨着塑料名牌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学生气很浓的男孩子,正低着头仔细地翻阅一份文档,对有个人出现在他身旁丝毫没有反应。

“请问……”

男孩子闻言抬头却是被吓了一跳——倒是没有当真跳起来,也在椅子上弹了一下。陶布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条,刚要出口的话硬是被呛了回去,倒是男孩子先一步反应过来,探出头问道:“你就是陶布吧?”

听到自己的名字,陶布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

男孩子几乎是跳着站了起身,离开凳子的时候又被绊了一下,险些摔了一跤,边跑边道:“等我一会儿,我去把经理叫过来!”

坐在他身边的女同事紧追着他的声音喊道:“乔磊,你又把垃圾桶踢到我这边来了!”

然而男孩子早已去得没影了。女同事把垃圾桶归放到两人正中间分毫不差的位置上,对着陶布道:“这小子就是毛楞!经理在那边的小会议室和新人谈话呢,你现在乔磊的位置上稍作一下,一会儿就好!”

陶布遂在男孩子的工位上坐了一会儿,直到男孩子回来把陶布领进了会议室,然后把门一关走了出去。

广告部的刘经理和她线上部部门经理年纪相差不多,但看上去明显年轻,至少肚子没有那么大,眉头没有那么多皱纹,头发也没有泛白,板正的休闲西装,看起来倒是蛮有品味。

这位刘经理一开始不提工作,而是先从陶布个人谈起。他问起了陶布的毕业学校,专业;老家在哪里,现在又住在哪里;来公司多久了,之前都做过什么工作,有什么收获,又为什么不干了;兴趣爱好有哪些,周末都怎么过,会不会做饭,有没有男朋友……比面试和相亲问得都详细,且通通都是一问一答,也不给陶布发挥和延展的机会。

陶布答得烦了,有些心不在焉了,话题又从个人谈到部门。刘经理让陶布谈谈对自己部门经理的看法:“偷偷的,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陶布自然不信,她小心斟酌着词句,努力做到把好话说尽又不偏离太多。

“缺点呢?”

“缺点?”

“人不可能没有缺点的吧!若说没有那就假了!”

提起缺点,陶布在脑子里列了一长趟,但总觉得哪个都说不出口。她盯着刘经理看起来质地很好的休闲西装裤,以及应当同样价格不菲的品牌衬衫。

“穿衣风格有点差劲,有时见他一整周穿的都是同一件T恤……”

刘经理立刻大笑起来。

“这点我得帮老曹解释一下,他确实是有好几件一模一样的T恤衫,不是每天都不换的!不过说他穿衣品味差,这点我同意,他和他老婆每个月好几万的工资,也从不买好衣服,我都不知说过他多少次了!”

他说完又笑。陶布不知道哪里好笑,但也只能跟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