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陶布并不喜欢石华炒的菜,可以用索然无味来形容,倒不是盐放得少,而是味道极其单调——无论炒什么都是一个味儿。如果不是这大雨天外加自己起得太晚,自己还真的不想吃她做的饭。

一个人饿得极了,也就没有什么挑三拣四的资本了。

风紧抓着窗子,悲惨地嚎叫,似乎只要开了窗就会被它紧紧地捉住诉苦。雨点间歇性地敲打着窗子起哄。究竟是怎样的冤情和不满使得他们这般闹腾个不停呢?

室友今天吃饭时没看书,她也就不好意思再看视频——也是昨晚看得太多,头疼。两个人很安静地看着窗外的风风雨雨,或许各自都在心里构造出了有关他们不同的故事,看谁愿意先诉说罢了。

“工作还是觉得无聊吗?”室友先开口了。

“无聊!”

“没有丝毫改善?”

“没有……或许就快有了!”

“既然觉得无聊,为什么不换一个工作?”

“哪有那么容易……若只是无聊还罢了,重点是学不到什么东西。”

“你也不是特别忙,想学东西的话何不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学点什么?”

“不要,我还是喜欢在工作中学东西。”

陶布正要反过来关心一下对方工作的情况,却被强行结束了话题——对方已经打开电子书,看上了。

陶布暗地里伸了伸舌头。反正都是没话找话,她还正想打会儿游戏来着哩!这一个月来,她尝尽了各种方法,对方也尝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找得出能让双方一拍即合谈得热火朝天的话题。于是慢慢觉得,这样坐在一起,各玩儿各的也是挺好的。

她取过手机,仙女群里有七十多条未读消息。从上午开始,群消息提醒就响个不停,气得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还有一条来自古薇的,说材料已经准备好,让陶布给她个电子邮箱的地址,时间是上午十点四十四分。陶布马上把自己的邮箱地址发了过去。约十分钟后,她收到了未读邮件的提醒。

“速度真快!”

陶布不禁感叹。她估计收到的都是附件,手机不方便查看,便回了句“收到”,随即一头扎进游戏中去了。

星期一一上班,陶布便将古薇发来的邮件转发给了经理。一个上午没有回复,下午陶布便走到经理跟前问了一句,经理说邮件他收到了,但是附件太多,不好下载,让她直接打印出来。

办公室的打印机陶布还没用过,办公室里一群线上部的竟是谁也不会连。简兰的电脑是连着打印机的,但今天她恰巧不在。陶布想她今后迟早也会用到,便把网管叫来,顺便给办公室的电脑都连上了打印机。

这一折腾便是一下午的时间,眼看还有十分钟下班时间,陶布便放弃了打印,刷了会儿微博,时间一到,办公室便散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她把打印好的一小摞材料堆在了经理的桌子上。经理还在总部开会,简兰的位置就在经理的旁边,她瞥了眼材料,摇头道:“这样不行!”

“怎么不行?”陶布纳闷儿道,该打印的她都打了出来。

“乱糟糟的一堆,要我我也懒得看!”

简兰于是帮着整理起来,把材料删删减减,没用的剔除出去。然后从抽屉里掏出个订书器,让陶布分类装订好。

“虽然我知道他压根就不会看,肯定直接拿到渠道那边。但这个人很注重整洁,一定要保证外观的完整性!就你刚才那么一堆肯定要挨骂的!下次记住了哦!”

陶布频频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不过就是多了几个钉子。

晚些时候经理回办公室来,陶布紧张地窥视着他的神态和一举一动,见他把桌上的这叠纸拨了拨,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塞进抽屉里,这才放下心来。

“仙女”群无视老C的归来,正聊得热火朝天——小鲜肉又出新剧了哦!

陶布潜水的论坛更是一片狼烟——高考刚结束了,口水撕逼大仗一触即发!

陶布心想,办公室这群九零后的单身妹子,整日就是八卦,八卦,不是小鲜肉,就是绯闻美女教师,有够无聊的!

然而除此之外,又能有些什么新鲜感呢?

她曾经的他,如今在做什么呢?

猛然间想起那个人,倒使陶布自己吓了一跳。两年了,这个人在她的脑海里就如同在她的现实生活中一般,消失得一干二净。这一猛然间地滑上心头,就如同在沙漠里穿梭了许久乍见到鲜花一般惊诧和不可思议。

究竟有没有喜就说不清楚了。她不是那种一味沉湎于过去的女孩儿,她更愿意放眼明天,所以从不愿往身后看。离开的就离开了,舍弃的就舍弃掉了,还有什么可执着的呢?

但这记忆的闸,一旦打开,开了个口,就止不住了。

她满脑子都是那个人,他的音容笑貌,他的甜言蜜语,还有那些温馨有趣或是惹人发笑的时光。

她知道,她并非沉湎于对于那个人的回忆,而是沉湎于那已然逝去的有滋有味的生活。

三天过去了,还没有经理回复的消息,陶布有些心慌:是不是自己的材料出了什么问题?该不该问一嘴。

她先发信息问了简兰,简兰回她说:“上次他把材料放抽屉里后,没见他再拿出来,八成是忘了!”

“那要不要提醒一下呢?”

“先不要吧!他也不会承认他忘了的,肯定要找借口推脱,我过几天开会的时候侧面提醒他一下!这几天渠道那边估计也有别的事情要忙,下周再说吧!”

“有什么事情比这个还重要的呢?”

“当然有啊!绩效呀!你不会都忘了吧?”

“绩效?”

“周二早会上说过的,绩效总结,周五下班前要交。”

“哦!”陶布隐约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一直没在意,也没人告诉她怎么写。

“怎么写?”

“有模板的,你问柏斯要一下,她才是你上司好嘛!”

“哦对!”

若简兰不说,陶布还真的都要忘了这回事儿了。她归属于新媒体运营小组,柏斯是新媒体的主管。只是这个主管也没比陶布多来多久,很多事情都不如简兰熟络,很多事情找她都会直接推给简兰,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还有这个主管了。

收到模板后,陶布立刻打开看了一眼。就是一个excel表格,看上去还蛮简单的,要填的就是一堆数据,外加一段三百字左右的总结,一看就是凑数用的。数据好像都能在微信后台找得到,陶布很快就都填完了。只是后面还有分数一栏,有分数的算法,要自己打分。

打完分之后,陶布才傻眼了。

有几项完全就是零分,有几项勉强达标,最终还是不及格。

这样岂不是根本就拿不到奖金了?

陶布的工资很大一部分都是摊在绩效奖金里的,若是奖金没了,可能就连毕业生的基本工资都不如了。

可是数据又都是明明白白展示在微信的管理后台里的,不能造假,怎么办?她情急之下又找柏斯求助——这次她清楚地记得了向自己的上司是谁。柏斯让她登进后台看了眼数据,便叫陶布再把表格发还给她。半个小时之后,陶布收到的绩效表格上,几乎每一部分的数据都增加了。

“这可以吗?”陶布小心翼翼地问,数据造假,被发现了怎么办?

这位仅大她两岁的年轻上司露出微妙的一笑:“我给你的数据也都是真实的,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柏斯便给陶布讲起了每一项数据的来源。关注人数只算了增加的人数,没有算减少的人数;文章的访问量连官网的流量都算在内;至于销售转化,柏斯讲了一堆,陶布压根就没听懂……

这样重新一算,虽然最终分数仍旧不是很高,但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奖金是可以到手了。

“你这数据是太差了点,不过毕竟是新人嘛!你才来三个月,他给你定的KPI也是过高了点。这个季度先这么撑过去吧,反正八成是没人查的,被查也有得说。你要是都能达标也就不用这么费事了。”

陶布敬佩的同时也有些羞愧。当初这份绩效单是她亲手签下来的,也曾雄心勃勃地夸下海口要做出一番成绩来,一开始工作也很十分认真,认真找素材,做调研,写文章,挖空心思想点子来吸引读者的兴趣。

折腾了一个月,没什么成效,也没人指导,柏斯只会讲空话,谈理论,给不出实际建议,全靠陶布自己摸索。后来发现其实根本没人在意,别人也都马马虎虎,自己也就马马虎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