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自简兰那里探得消息后,陶布原想在当天晚上便告知古薇,却不巧赶上了游戏的大庆活动,那件事遂被忘得一干二净。再想起来已是三天后了。

每个星期四都是陶布最忙碌的时候,她需要在下班之前东拼西凑出一篇文章来,发给主管柏斯审核后,周五群推出去。除此之外,她每一日的工作就只是找找灵感,分析分析数据,偶尔做一回客服与用户聊聊天(如果有的话)。最好能忽悠下来一两个客户的电话号码交给简兰,经由简兰交给电销部门后便算作是陶布的业绩了。不过这不是个容易的工作,一个星期下来陶布能拿到的电话平均只有三四个。

陶布能想起古薇的事情,还是因为群里又接续起前几天的话题讨论起来,窗口一直闪个不停。陶布抽空看了几眼。

“有新消息!”

这两天内,简兰便把自己头像——小鲜肉的相片换了三四张——这也算不得频繁,反正没多久之后,连人都会换了的。陶布入职三个月,这是个第四个“挚爱”。

“什么新消息?”

“小兰你昨天又去总部了?”

“是啊!所以又听到了点劲爆的消息。”

“说来听听!”

“上次我说的那个中学部门新来的女老师,还记得么?”

“记得啊,很漂亮的那个!”

“据说她就要成语文组组长了!”

“这么快?”

“有什么后台吗?”

“还用得上后台么?靠脸就够了!”

“不是作为组长招进来的么?”

“究竟是怎样?”

“和柏斯说的差不多,据说她现在是副校长的新欢!”

“哦哦!”

“噢噢!”

“之前的那个辞职了吧 !”

“嗯,刚走不久!”

“换得还真快。”

“因为什么辞职啊?”

“失宠了呗!”

“听说是为了结婚。”

陶布回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们在讨论的人是谁。但她没时间与他们一同享受八卦所带来的心灵愉悦性——她得迅速把文章拼凑出来,一个上午已经过去,连个开头都还没出来!

无论她在心里默念了多少遍“要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精神却始终无法集中。对于这一丁点原创性都没有的文章创作,陶布已经是彻底觉得厌烦了,很想换换事情尝尝鲜。那天简兰的话给了她一点启发,她既也是市场部的,自然也是与广告业务关联的,要是能把古薇公司的广告代理业务促成了,他说不定能转到渠道部,与每日干巴巴地编写文章相比,那样的工作或许有意思得多。

于是她也不管文章了,反正素材都已经攒好了,下班前一拼凑,糊弄糊弄就行了。她给简兰发私信问:“上次说的广告代理的事情,准么?”

三分钟过后,微信窗口弹出:“准!我昨天去总部,特意找渠道部的同事问了。他们正在为代理商的事情发愁呢!你找你那朋友问过了么?”

“还没有,我想等确定了再说!”

“那就赶快,别被他人抢先了!”

“好,我中午就给她打电话。”

“要是那边没问题,你就直接找经理说。他会很乐意卖渠道一个人情的!不过首先要确定你那朋友的广告公司是正规靠谱的。”

“很靠谱的,他们是在北京专门给培训机构代理广告业务的。刚来上海推广业务。”

“那好!”

陶布迫不及待等到了中午,立马给古薇打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告知她。以他们公司在培训行业的规模名气,古薇自然是比她要兴奋得多。

“我要跟谁联络呢?还是直接把材料都交给你?”

“我要先跟经理打个招呼,让经理去跟渠道部联系。你等我消息吧!”

“好!要是这事成了,我会重重酬谢你的!”

撂下电话后,陶布便在构想古薇的酬谢会是如何的“重”法。

整个下午,陶布始终紧张又有些期待地等着经理回到办公室。但是直至下午四点,经理都没有出现。问简兰,简兰也不知。简兰名义是市场专员,实则和经理的秘书差不多。她都不知道,陶布就有些头疼了。

更让陶布头疼的是,她的文章没写完。

她不得不强迫自己抛开一切念头,用大学期间考试周临时抱佛脚的劲头把文章拼凑完毕,交与柏斯审阅。

柏斯搭眼一看,觉得切题且没有明显错别字,便通过了。

等到星期五下午,总算是等到了老C回到办公室来。他上看去很累——他每天看起来都很累,走路都是猫着腰低着头,四十岁不到,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人,啤酒肚挺得老高,两鬓微白,额头三根横向皱纹,面色黝黑。

凳子还没有坐稳,陶布便凑过去叫了他一声。

他带着明显的不悦和疲惫感仰起头来,试图在嘴角撑起一丝笑意,反而看上去更生气了。

“有什么事?”

陶布略微有些畏缩了,他看起来确实心情不好——据简兰所说,在他这个位置,整日与公司上层这些领导们周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又是个外地人——但也不能说什么事也没有吧。

经理调整了一下桌子,又把紧皱着的眉头稍稍展开了点,说道:“昨天我不在,但文章柏斯发给我看了,挺好!今天照常推就可以了!”

“好的!”陶布立马说道。

“还有别的事么?”

陶布看他情绪稍微放松了些,又觉得不能拖下去了,便把代理商的事情给经理细说了一遍。

“哦,那家广告公司叫什么名字?材料呢?”

陶布愣住了,她把勉强记住的名字说了出来,也不知道说的准不准。材料确实没有。

“先让他们把材料准备好,交给我!我也不能空口给渠道经理说吧!”

“好的,我下周一交给您!”

“好!”

陶布没敢当面问经理都需要什么材料,问简兰,她也不是特别清楚。

“问你朋友吧,他们以往都会准备些什么材料,能拿的都拿出来吧!不够的再准备。我估计经理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又没做过!”

她又把这些话原封不动地说给了古薇。古薇说,材料她在准备,差不多了,只是不知道还缺不缺什么。陶布说她也不知道后,古薇就说,她再理一理,周六下班前发给他电子版的。

陶布有了些心理安慰——至少她星期六不用上班。

上海的夏季坚持了他一贯的原则:周末下雨,工作日放晴。这周更是风雨交加——梅雨未褪,台风便硬是挤了进来。

陶布倒是没什么感觉,不是戴着耳机,就是一直在睡觉。按照以往的惯例,周末她都是一觉睡到中午,下午天气好就出门赴约,天气不好就躺在床上打游戏或看视频,偶尔在“仙女群”扯皮聊天听八卦。天气合适的时候她会睡到下午再醒。

其实她这觉根本睡不安稳,她的室友总是起的很早,在厨房里叮叮咣咣的,吵得她根本就睡不着,就在被窝里捧着个手机看视频。小鲜肉新出的古装剧很火,她也凑凑热闹,又觉得没意思,游戏打得很累,便翻了本小说看,看着看着便又睡着了。

她没遮窗帘,楼层够高,相邻的楼又离得很远,除非拿个望远镜往她房间里能窥视得见。她又不是美女,谁没事闲来偷窥她呢?

躺在床上偶尔看看没有星星只有月亮的夜空也蛮不错的。

她睡醒了一觉看窗外的天和睡醒前根本没有区别,也不知道究竟睡了有多久。恰好石华进了她房间——她房门也从不关——把什么东西放在她桌子上,她翻了个身子问她:“几点了?”

石华正要出方面,听到她的话,停了脚步。

“两点半多,不到三点!”

“你没出门吗?”

“外面风很大,出不去!”

“没下雨?”

“下了,但雨挺小。就是风太大,具有说七级了,我没敢开窗户。”

“吃饭了么?”

“没呢!早上起得晚。”

“晚吗?我觉得你起的很早呀!”

“吵到你了么?”

“还好,反正白天我也睡不实。”

“还要睡吗?饭要好了!”

陶布一挺腰,从床上坐起:“真好,睡个大懒觉后,醒了就有饭吃!”

石华笑了笑,从房间走出去。

陶布又倒下抻了两个懒腰后才彻底起床。看了一眼石华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是两个快递包裹,拆开一看,是两条裙子。她把包装拆掉,塞进垃圾桶里,衣服塞到柜子里。书桌上乱七八糟,光是拆了和未拆的快递盒子就堆了七八个,两本上个周末刚拆封的书被挤到了角落里——她只看了其中一本的前言部分。

她下定决心吃完饭后要大扫除一番,但当务之急是要先把自己打理干净。趁着室友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她一头扎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