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陶布最不喜欢上海的梅雨季,潮乎乎,湿漉漉,黏黏腻腻的。其实家乡也有梅雨季,家乡的梅雨季却是温温和和,干干脆脆的。

也许因为在家乡,雨过后总会有阳光。而在上海,人多,地少,阳光也同土地一般稀缺。林起的高楼将阳光切割成一块一块,平摊到每个人身上,也仅剩了那么一丁点儿。

陶布回到出租屋的时候,雨便黏腻个不停,黄昏的天阴沉恍若末日。她把湿泥的鞋子摘掉扔到一边,便一头栽倒在床上,抓起手机打字。

“古薇来上海了!”

“我知道,怎么样,她是不是瘦了一点?”

陶布在记忆力搜寻了一阵,却始终搜索不到两个小时前还和她坐在同一桌的人什么样子了。

“好像是吧!对了,你知道她大学是哪儿的么?”

“首都师范。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

陶布只知道北京有一所很有名的师范学校,却不记得是哪个。想到百度上上搜一搜,网页怎么也转不出来,便切到游戏界面。奇的是,游戏画面动作都流畅得很。

直到肚子咕咕叫了三声,陶布才发觉天黑了,跳下床来,冲到隔壁女孩儿的房间,问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那女孩儿埋头在看电子书,压根没有听到她的话。陶布便又走近了,大声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得到的一对略有不悦的呆滞目光,以及轻轻晃动的短发。

“不吃了么?”

“下午吃得晚,不饿,还有这些!”

她指了指紧贴着床摆放的椅子上堆积的零食。

“那我叫外卖了,不带你咯!”

“好!”

陶布上个月新招进来的室友,叫石华。

石华给她的感觉,同上海的梅雨季一般,潮乎乎湿漉漉的,缺少阳光,想要发霉了似的。陶布总想等着阳光明媚的日子,把她拎出去是晒晒。只是连着一个月,堆在脏衣篓的衣服都霉了一半了。

陶布点好外卖后又一头栽进床上。两盘游戏杀过,肚子以3的幂次方增长的频率叫着,外卖还没到。

“早知道就做饭了。”然后她突然想起来早上出门前看到的空荡荡的冰箱,便去室友那讨了些零食。零食分完,外卖也到了,便由着室友蹭了点饭,毕竟,礼尚往来嘛!

每日的晚饭,她和石华面对面坐在同一张也是唯一一张餐桌上,相互间没有言语,也无眼神沟通。各自面对着一块巴掌大的屏幕。吃完各自散去,各玩儿各的。这样的状态每日持续,虽然总觉沉闷,也无不可,毕竟也毫无冲突干涉。

饭后不用刷碗,把一次性餐具向垃圾桶里一扔,陶布便开始坐在窗边发呆。

古薇的月薪几乎是她的四倍,虽说她比她多了一年的工作经验,学校也较她的好些(这一点她是从古薇的话中感觉到的,实际如何她并不知晓),她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她像是在注视着夜色,又像是在注视镜子里的自己。

究竟是差在哪里呢?自己这么努力,也还算聪明,为什么会比不上别人呢?

她依稀记得初中的时候,她的学习成绩还算很好的。只是高中后不知怎么得,渐渐落后了。她觉着是家庭的原因——高中开始,父亲有了外遇,父母开始吵架,她夹在父母之间,还有一对弟弟妹妹要照看。但这些究竟有多少影响,她也说不准确。

桌上放着一本刚买来,尚未拆封的商务英语书。她把封皮拆开,嗅了嗅新书墨与纸的气息,便塞进书架里去了。然后躺回床上继续打游戏。

这一盘游戏打得并不舒畅,不断有信息跳出来干扰着。她玩着也觉得无趣了,便把游戏关掉,点进微信群里去。

群的名字叫“仙女的日常”,也不知是谁起的。群里算上她五个人,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女孩子。她们在聊近期一个当红的小鲜肉,陶布觉着名字有些眼生,便去百度搜了一下,这次网页倒是很利索地跳了出来。

“好看是好看,就是娘了些!”

网页弹出的第一张相片,陶布还以为是女孩儿,还以为搜错认了。

“哼!你要是看了电视就不会这么说了!”

“什么电视!”

群里友善地弹出了那电视的名字,陶布也借此打发掉了夜晚漫长的时光。

第二天上班,陶布例行打瞌睡,一旁的简兰拍醒她,低声道:“经理开完会了,准备下楼了!”

陶布立刻打起精神坐直,群里跳出来信息,问她:

“阿布,你昨晚又熬夜了?”

“看电视看到太晚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着迷的!怎么样,帅不帅?”

“帅!”

其实陶布真心不觉得很帅,只是不这么说怕要引起公愤。她已经习惯这群“小仙女”们的男神隔几天就换过,奉承惯了,过些日子失去新鲜感了,就会转而赞同起她的话来了。

“好消息!”

“什么?”

“老C被总监拉进小黑屋了,估计上午不回来了了!大家可以happy了!”

群里鲜花与掌声齐放。老C便是老曹,代号为C,是市场部下属线上部的部门经理。欧德作为全上海最大的教育培训机构,光办公区就有十几处,除总部外,其他办公区都散布在各分校——总部人多地少,塞不下这些人。市场部大多部门都在总部,少数部门被挤到了分校。

线上部所在的分校,打车到总部都要二十多分钟。每次经理到总部开会,都成了线上部小伙伴们最快活的时光。

陶布打开微博,几乎满屏都是那小鲜肉的消息。肉再鲜,尝多了也就腻味了。她便把微博关了,进到上海本地的一个论坛,为这周要发布的文章找找灵感,顺便看他们掐架玩儿。

“中午去吃烤肉吧?我这儿有券哦!明天就作废了!”简兰在群里的头像已经换成了他男神的经典大头照。

“好啊,好久没吃烤肉了。”

夏德瘦得杆子似的,竟和简兰一样爱吃肉。当然,陶布也爱吃。

“小兰你不减肥了?”能有勇气这么问的只有甘尼了。

“哼,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嘛!”

于是午饭就这么定了,陶布既没有勇气提出反对意见,也不想不合群。本来,烤肉嘛,陶布是爱吃的,而且非常爱吃。可是前一天刚刚吃了意料,今天又要吃烤肉,这么频繁地吃大餐,以她的工资水平,着实是有些吃不消的。

若只是偶尔为止也罢了,可每周至少一到两次。

这五个人当中,只有她和柏斯不是上海本地人,另外三个不用租房子,生活没啥压力;柏斯是主管,经济承受能力比她强。只有她一人觉得奢侈,却也不好提出异议,只能默默承受了。

还有什么能比合群和应酬更重要的呢?

有的吃,胃和嘴都得到了慰藉,心情好了,便不去管空空的银行卡数额了。最多月光,不会赤字。

餐桌上,“小仙女儿”们的话题绕来绕去还是绕不开小鲜肉。陶布只顾着把真正烤好的“鲜肉”往嘴里塞。等肚子塞得差不多了,便问简兰道:“最近总部有什么好玩儿的八卦么?”

简兰刚把一块肉塞进肚子里,听陶布这么一问,兴致一上,连筷子都撂了。

“有!”

她中气十足得说了这么一嘴,让一桌子的人目光都挪向她,握着筷子的手也不自觉得落在了桌子上。

“快来讲讲!”夏德面露急切的神色,催促简兰快些讲。

简兰清了清嗓子,把声调放低道:“中学部来了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老师,你们知道么?”

“有多漂亮?”甘尼问。

“中学部都是美女啊!”柏斯低调地说了一嘴。

“她来了之后应该是最漂亮的了,前台小姑娘都比不上。我现在手中没有照片,等哪天我想办法加她微信再给你们看看!或者你们自己去总部看一眼。”

陶布只在面试和入职的时候到过总部,那时她曾怀疑过她是不是走错了大楼,她身处的地方比起培训机构倒更像是演员经纪公司,从前台到人力清一色的帅哥美女,且都是清纯形的。她路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埋头的工作的行政小姑娘总会抬起头向她笑一笑,那笑在精致的五官上毫不做作,陶布走到她身前的时候,她站起身,柔声问道:“您需要什么帮助?”

陶布又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性取向来了。

跟前台相比,人力部门的妹子都算不得标准美女了,但也是极为养眼,说话声音都是轻轻柔柔的,举止优雅大方。跟她们一比陶布就觉得自己太简陋太粗糙。她下定决心要留在这里跟着她们好好改变改变,坏境能塑造人,她会跟她们打成一片,得到他们护肤保养的秘籍的。

现实总是惹人发笑的,她从入职之后就再没进过总部了。至于办公室的这群小姑娘——就真的只是小姑娘,毕业很多年,依旧是学生着装,脸又糙又黄,笑起来中气十足。可能某个一转眼,就从小姑娘蜕变成大妈了。

陶布因为失望而消沉了几天,很快她便把从总部得到的精致的启发丢到一旁了。反正这里工资还算可以,工作也十分清闲——简直要到了闲得慌的地步了,她就安安静静地享受着自己优先的每一天呗!

反正大家都是这样子的,微博,美女,八卦,小鲜肉,老C的大肚子,以及他什么时候会回到办公室……

精致有什么用?这办公室都是已婚男子,精致给谁看呢?

陶布的上一场恋爱是在两年前,在那之前,他的男朋友换了有数个,但没有断过。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坚持这么久的空窗期,单身久了,竟丝毫没有再度恋爱的念想了。

午饭后还有长达一个小时的休闲时间,几个妹子跑去附近的校园里的冰淇淋店买冰淇淋去了,只剩下她和简兰两个人,悠哉游哉地沿着树林下的阴凉地儿走回办公室。简兰大她三岁,看起来却还像是大学生,扎着马尾辫,穿着学生气的短袖牛仔帆布鞋,未施胭脂的脸算然肤色略显暗黄,因为婴儿肥还算圆润柔嫩。

她是办公室里资历最老的一个,性格开朗随和。但凡陶布有了难题都会来找她。这次陶布也是刻意舍弃了冰淇淋陪她,为了寻个单独相处的时间,说些私话。

陶布其实是不擅长拐弯抹角说话的人,扯了几句闲嗑,便进入正题。

“我们公司,有广告代理商吗?”

“当然有啊,这么大公司,怎么可能没有广告代理商?”

陶布心想也是,多此一问。却听简兰紧接着又道:“不过上周四我跟老C去总部开会期间,隐约听到他们提了一嘴。说是我们和广告商的合同要到期了,市场总监觉得上一季度效益不好,不想再续了。”

“哦。”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一个朋友托我问的。”

“他们是广告代理商?”

“是吧!”

“那正好,我回头帮你问清楚。要情况真是这样,你可以好好张罗张罗,毕竟你也算是市场部的嘛!”

陶布还真的没想到这点,被简兰这么一点,顿时发觉到,自己似乎大有可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