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经过了这两个星期左右的波折,陶布的生活彻底恢复了常态,刷刷微博,聊聊八卦。逛逛本地论坛,围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嘴仗,芝麻大点儿的小事儿也能吵成一团,什么事情都要争个排名上下不可。陶布一方面觉得搞笑,一方面也觉得挺有意思,比“仙女群”的八卦有意思,作为打发时间是个不错的办法,与工作相关,还能激发点创作的灵感。

周末她成功地在上午九点起了床,赶上了和乔磊约好的电影,然后一起吃饭,饭后又去了咖啡馆聊天,直玩儿到晚上七点多钟回到住处。室友刚刚吃过饭,正在厨房刷碗,看见她便揶揄道:“什么样的动力让你起床这么早,还在这么大热天出了门?”

“出去玩一玩儿!”

“和谁啊?那天送你回家的男孩子吗?”

陶布瞪了她一眼,嗔道:“要你管!”

陶布回了房间,室友也恰好收拾完毕,紧跟在她屁股后面问东问西。陶布不禁暗叹:“原来谁都有颗八卦的心!”

不过既然已经接收了那么多的八卦,有关自己的八卦,陶布也是不吝啬于分享。她把包往窗台上一扔,从冰箱里取了瓶可乐,与室友讲了起来。

平淡的日子过得飞快,跟两个星期前相比并没有什么进展。唯一的变化可能是在仙女群之外,又多了乔磊这样一个聊天的对象。

他们晚上偶尔一起去吃饭,一起聊聊八卦,聊得太晚便要乔磊送他回家。定要被室友看见,一番带着好奇戏谑预期的问东问西。

然后仙女群有了一点点波折——简兰的小鲜肉换人了,换了个陶布都没见过脸的,也叫不上名字的。

“偶尔也要欣赏一下小众的美!”

只是小众得过了头,陶布至今都没记准名字。不过相比之前的那个硬气了点,不会乍一眼望成女生了。演技还是一样的捉急。

室友离职了,比原定的早了一个星期。说是来了新人,交接做好了,继续留在那里也没意思,就走了。新工作还没找好,也没决定要不要继续留在上海,要先玩儿一圈再做打算,就拎着行李走了。陶布要过一段一个人住的日子。

半夜三更被莫名其妙的声音惊醒,她就发信息骚扰乔磊。对方居然回了她,不过明显是未睡醒的状态,回的信息都是错别字,还语句不通。

柏斯再次透露了她想要离职的打算,不过同样的话陶布已经听了四个月,却没见到一丁点的行动,她已经不相信她的话了。

晚间与乔磊吃饭,陶布把这作为八卦故事给乔磊讲,乔磊只冷淡地回应了一声“嗯”。

“怎么了?你好像很没精神?没胃口吗?”

平时的乔磊胃口总是很好的,属于让女生羡慕嫉妒恨的那种干吃不胖类型,但今天他都没吃几口菜。与陶布讲话时目光也总往向别处,很显然的心不在焉。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陶布,摇了摇头。

“他应当是真的想走吧!只是下不了决心,缺乏勇气。”

“为什么要走呢?”

“为什么不呢?纪伽已经走了!”

“纪伽走了?”陶布像是大吃一惊。

“走了!离职了!她还在试用期,要走会很快的!”

“广告合作呢?”

“吹了!你那个朋友没和你说过吗,她应该已经回北京了!”

“我完全没听说欸……”

“最后还是刘经理赢了,虽然赢的也不是他。我们最后都搞清楚了,那个广告商不是刘经理的亲戚,是副校长的亲戚。”

“纪伽呢?她不是副校长的亲信吗?”

“谁说的?你还真的相信了那些无聊的传言呀!”乔磊冷冷地瞥了陶布一眼,这让陶布觉得浑身不舒服。

乔磊随即把目光移开了,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倚在了椅子背上。

“她去哪儿了?”

“还不知道!”

“没有找好下家吗?”

“没有,她今天刚走……不过对她来说找工作是轻松的事情,只是看她想做什么吧!难的是我……”

“你也要走?!”

“我跟她是一伙儿的咯!她走了,我不走别人也不会让我好过的。再说这破地方有什么好留念的!”

陶布不说话,只觉得害怕,有些难受。

“你定了吧?”

“定了,辞职报告已经提上去了,刘经理也批过了,剩下的就是交接工作了。”

“……你还会留在上海吧?”

“也许吧!我是有一点点想回家的念头,或者再往南闯荡闯荡!怎么了?”

陶布方才一直低着头,这时摇了摇头道:“没事!”

周末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里,陶布点了外卖,却发现桌子被杂物彻底堆满了,于是饿着肚子收拾。她收拾出了三本未拆塑封的书,几包开封后只吃了一半的零食,还有两个未开封的快递包裹,拆开看是已有些过季了的衣服,什么时候买的自己都不记得了。她把书塞进书架里,把吃到一半的零食和袋子扔进垃圾桶里。衣柜已经塞得满满的了,她搬了张凳子,把新买的过了季的衣服扔到了柜子顶的收纳袋里。

回到干净整洁的书桌前,打开手机的视频用手机支架支撑住,舒舒服服地享受起一个人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