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吃饭的时候,陶布把积累了一个多星期的怨念,连同今天的遭遇,好好倾吐了一番,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柏斯闷头不吱声,简兰哈哈大笑,夏德只劝陶布多吃点,仿佛这样就能弥补她受的委屈了。至于甘尼呢,只顾着向陶布打探八卦,可惜陶布什么八卦都没带的回来。

“要是有可说的,我在群里就说了,还能藏着掖着?”

简兰道:“八卦是有的,只是你自己都没发觉。”

“什么八卦?”陶布和古薇齐声问道。

“在会上提问为难你的那个女主管,她叫汪晴,是渠道的刘经理一手带出来的,在市场算是个厉害人物了,据说咱们经理都被她怼过!”

“有什么厉害?!”

“那时候咱经理刚来嘛!后来经理和他们刘经理处好后,她又买了不少吃的,还给经理的女儿买了玩具,跑到分校来道歉。咱们部门经理在欧德的处事原则就是以和为贵,四处打好关系,自然也就不会计较她的事情。中学那个纪伽进欧德没几天,她和这个汪晴也不知道哪儿根筋没对上,吵过一架。当然,他们自己声称不是吵架,只是辩论。不过他们关系不好在中学已是众所周知的了,等着看热闹的人可不在少数。纪伽也是个厉害人物,又是副校长身边的红人。”

“那她们为什么吵?”陶布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为的是工作上的事情,那就是中学的招生吧!汪晴是负责中学渠道的,他们找的上一家合作机构据说中学很不满意……”

夏德道:“经理不是说上一季度渠道的中学收益很好吗?”

“只是新生数量而已,收入不高,据说生源也很差,续班率极低。渠道称续班率低是中学的问题,中学说是渠道引进的生源质量太差……谁知道呢?反正咱们线上的续班率是不低!”

“那说不定那个渠道主管只是想针对纪伽,阿布只是一不小心当作靶子了而已。”一直默不作声的柏斯忽然说道。

“很有可能,在总部这种事情经常发生,见怪不怪。我早说过,只有我们这一小片是一方净土,远离纷争……话说阿布,渠道那个经理今天没有叫你去吃饭吗?”

“有啊,我说我有约了,没去。不过你怎么知道?”

“没去是对的!据我所知,那个汪晴的很多行为举动都是刘经理的意思,他如果不想让谁好过自己不出面,都是让汪晴去怼人,过后他再拉拢人吃顿饭,表面上像是在帮汪晴拉拢关系似的……”

简兰说完话后,谁都没吱声,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话题忽然转到别的方面去了。陶布只觉得很累,别人说了些什么她都没听进去,脑袋里也什么都没想,只顾着埋头吃饭。

吃完饭陶布犹豫了一下,是回总部还是回分校。看会议上的反应,那个合作企划陶布是一定要改的。但是她对那些东西已经烦得透顶了,再不想碰了。简兰也建议她回分校,等渠道联系。

“他们要是不找你,你就别管了!”

陶布跟着她们回到了分校,立刻被经理叫到了会议室。

“这段时间很累吧?”

“还好!”陶布嘴上这么说,却是一副很累的模样,不想说话。

“我中午和刘经理吃饭,他说你做的很好了,虽然结果不太理想,但毕竟你是个新人兼外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渠道部门自己解决吧,你就不要再参与了!”

“这是您的意思还是刘经理的意思?”

曹经理愣住了几秒,好像被陶布忽然强硬起来的语气吓了一跳。

“是我的意思……现在情况有了些变化,我们线上是外人,就不要搅在里面了。所以我跟刘经理说我们这边也人手不足,你必须回来……”

“什么情况?什么变化呢?”

“这就不要再问了,知道太多没有好处,安心工作吧!”曹经理仍旧保持着柔和的语气,但态度很坚硬,陶布便不再追问。

但是让陶布安心回去工作也是不可能的,这几句话让陶布的疲惫感一扫而空。究竟什么“情况”,什么“变化”?她隐约觉得自己像是被算计了似的。她决定要找乔磊和纪伽问个清楚,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还没等她找他们,对方先找了上来。乔磊约了陶布晚上一起吃饭,还有纪伽。

一见面,陶布便问道:“曹经理和我说,情况有了变化……究竟什么情况?什么变化?”

纪伽笑道:“你也太心急了,小磊还没点好菜呢!”

“那就让他点去,反正我只负责吃。”

“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喝口茶,我会和你说清楚的。”

待到乔磊点好菜,服务员离开后,陶布又问了一遍。纪伽没答,却是乔磊答道:“上个季度合作的那家中介代理公司又找了来,刘经理仍旧想和他们合作。中学市场的预算是只有一家代理公司的,所以你的这个广告企划算是已经被刘经理否掉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今天下午汪晴这么和我说的。”

“那早说啊,我就不写那个破东西了,白费了我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问题在于,我们中学这边并不想要。”

陶布看向纪伽:“怎么说?”

“其实一开始渠道刘经理并不想换掉代理商,只是一方面中学不满意,另一方面代理商抬了价,市场总监便要再看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然后你们曹经理找到王经理,说有一家广告商他觉得还不错,让王经理看看。王经理就找他和刘经理开了个小会,把总监也拉了来,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刘经理推说他们刚刚离职了两个人,要是新谈合作要有很多事情想要推一推,你们曹经理边便提出你们组出个人来这边,反正都是市场的,这种情况也不罕见……”

“这还不罕见,我都最开始听说的时候都觉得是在难为人了!”乔磊说道。

“我估计你们曹经理可能以为你来这边就是来打打杂,凑个人手,也没有想到刘经理会真的把整个企划交给你。后来王经理准备让我做与中学市场招生的对接人,便让我来帮你。这期间那家中介机构又找上来说放弃了抬价,维持原来的代理价格就行,市场总监只是担心预算,他对代理的效果实情似乎并不太了解,毕竟新生的数字还是挺好看的,续班率的锅都可以推到我们中学这里来,他便也倾向于原代理了。”

“至于你们曹经理呢,说得好听点是左右逢源,说得不好听就是见风使舵,他看总监的态度变了他的态度也立刻变了。说你们线上也进入报班旺季,人手忙不过来,叫你回去,余下的事情交给渠道自己解决……”

“我听说到,那个代理商的某个投资人似乎是刘经理的亲戚,所以他才这么坚持。”乔磊说道。

纪伽惊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是么?我都不知道的消息,你从哪儿知道的?”

“是汪晴,她有一次不小心说漏了嘴……”

陶布笑道:“看起来你很有做内奸的潜质嘛!”

乔磊脸微微一红:“我对她早就不满了,她天天什么工作都不做,只跟着刘经理屁股后面跑,所有工作都是我的,成绩都是她的……”

“这听起来和柏斯的故事差不多!”

“当然不一样!柏斯姐能把上司顶走,我可做不到!”

“是这样吗?我都没听说!”

“你们在说谁?”

“我的主管!”

“有什么故事,说来听听!”纪伽好像突然间来了兴致。

“原来你也喜欢听八卦呀!”

“当然!谁不喜欢呢?”

“那我便说了哦!这故事有一半是柏斯亲口与我讲的,有一半是别人给我补充的,我只负责转述,真假性就不得而知了。”

乔磊道:“你先说,我看看和我听到的版本相差多少。”

“那好!”陶布故作样子地坐直了身体,清了清嗓子,“据说原先我们新媒体不属于线上,是直属于市场部的一个二级部门。不过这个二级部门规模最大的时候也只有三个人,柏斯是一个,还有她的经理和另一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来了没几天就走掉了,柏斯说她是被上司主管经理起走的。”

“一个二级部门只有三个人还配个经理,这在欧德几乎是史无前例的事情。那个女经理据说原本和柏斯一样,都是市场部门的普通员工,都是线上部的。后来新媒体稍稍有些兴起了,当时的副校长让市场部也尝试着做一下新媒体推广,市场线上部便新成立了个新媒体组,只有柏斯的经理一个人。听柏斯说,那时候不是上下级关系,他们两个的关系还挺好的。”

“没过几个月,副校长忽然提出让新媒体从线上独立出来,提升为二级部门,线上部的经理兼任新媒体经理,新媒体唯一的一个人被提为主管,然后柏斯被调了过去。又过了两三个月,线上部门的经理离职了,新媒体的主管成了新媒体部门的经理,线上部又从外部聘用了个经理过来,就是我们现在的曹经理。柏斯的经理据说是欧德非业务部门被提升的最快的女员工了。”

“有能力,升得快也是蛮正常的!”

“问题是,当时很多人对她的业务能力并不认可。柏斯说,她调去新媒体部门之后,看到当时的数据也是很一般,甚至挺差的,和欧德品牌效应根本不成正比。她调过去后,所有工作也都交给她来做了,这位经理几乎整天找不见人影,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而且很能摆架子,在办公室的时候,就挑她工作的毛病,让柏斯写东西或是改东西,过后再找她核对校验,她都不记得是什么事……”

“后来新来了个小姑娘,柏斯也就成了主管。那个小姑娘也被她欺负得够呛,她总是反反复复地让人家做无用的工作,做不好还很凶,有一次把小姑娘训哭了,柏斯看不过去,就和她吵了一架。没几天那个小姑娘就离职了。”

“新媒体后来又归于线上部了,是因为她走了吗?”

“好像是。应该是我来之前没多久,她离的职,我来的时候新媒体就变回线上的一个小组了,而且只有柏斯一个人,她是主管。”

“因为什么走的呢?”纪伽问道。

“因为副校长换人了嘛!”乔磊忽然插嘴道,陶布纪伽两人的目光猛地一齐盯像他,盯得乔磊往后缩了缩,“我不知道哦,我也都是道听途说而已。”

“你刚刚不是说她是被柏斯顶走的吗?”

“确实是副校长走了之没多久她就走了,不过我也听说是柏斯直接找到了信来的副校长那里告了她,她才被迫走的。”

“告了她什么?”陶布好奇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主管是当事人,你问她去呗!”

陶布撇了撇嘴:“她若想说早说了,她说的话几分真几分假也不知道。再说,就算她说的是真的,我看她和她那个主管也没多少差别!把所有事情都塞给我,她自己什么都不做!”

“真传嘛!哪里都是一样的。”

“这么说,我们中学是一方净土咯!”纪伽笑道。

“那可不一定,你才刚来多久,可能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这几人聊天聊得太入神,菜端上来都没动几口,只有乔磊一直在动筷子,吃的也很少,陶布则是一点都不饿。至于纪伽,每次吃饭她都吃得很少,也难怪她瘦。

乔磊劝这两人再多吃点,不然就浪费了,纪伽拿起筷子拨了拨菜,又把筷子放下了,好像没什么胃口。

“阿布,那家广告代理商据说是你找来的?”

“是我一个在北京的朋友,来上海拓展他们公司的业务。”

“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好吗?我想要和她好好谈谈。”

“好是好……”陶布一时之间没明白下纪伽要做什么,乔磊便在一旁补充道:“你在这边的遗留工作,纪伽姐接了。本来是要我接的,但我们那位汪晴大美女是不会让我好好插手的,我就只能继续当卧底了。”

陶布把联系方式给了纪伽后,纪伽借口有事就先走了,留下陶布和乔磊清理战场。陶布自然是吃不下的,而乔磊的胃口好像才刚刚起。联想起几次一起吃饭的情景,陶布发觉到,这个男孩子的胃口还真不小。

乔磊一边吃着,陶布一边聊着,不知不觉竟已很晚了。乔磊结完账,送陶布回家。他们搭乘的最后一班地铁,人竟然很多,陶布和乔磊靠着栏杆站着,还在继续之前的话题。

“周末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

“看个电影吧!”

“太热了,不想出门。”

“电影有空调,商场有空调,电影院也有空调,你怕什么?”

“可是出门到地铁还有一段距离呀!”

乔磊瞪了她一眼:“懒死你得了!”

陶布拽着栏杆,笑得摇头晃脑起来。

“看看吧!也得我起得了床算!”

“你周末要睡到多晚呀?”

“不晚,下午两三点左右起吧!”

下了地铁后,乔磊一路把陶布送进了小区,看着陶布进了楼,才打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