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陶布其实是喝不了什么酒的,所以那天后来室友都说了些什么,陶布都记不太清了。陶布只记得一点,室友说,她有回老家的打算,让陶布最好再找一个室友。说好的唱歌也没有去。

周六陶布照例睡到下午才醒,期间隐约感觉到手机震动,没做理会。下午起床时,室友已经不在了,厨房有剩饭剩菜。

吃饭的时候陶布看了一眼手机,电话是纪伽打来的,还有一条短信,说是企划的后半部分还有些问题,纪伽总结在邮件里了,让陶布最好改掉后再发一遍。

陶布把手机一扔。

“管他呢!你又不是我领导,那本来也不是我的工作!”

房间里发闷,陶布很想出去走一走,但外面三十七八度的气温,根本走不出去。

室友去哪儿了呢?陶布忽然觉得和她聊聊天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是否真的要换个室友呢?也许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吧!

陶布把空调调低了几度,钻进被窝开始看视频。

看群里的消息,小鲜肉又有一部仙侠剧上映了。速度还真是快,前一部都还没播完呢。简兰在群里用力吹捧这部剧,让大家赶紧看,好贡献收视率。陶布闲着也是闲着,就打开第一集来看了。场景布局非常唯美,小说里的描写还真的比不上,不过剧情上倒是没啥。不过只放了第一集,也确实是看不出什么来。

名字有些耳熟,好像是小说改编的,陶布便关了视频,转而看小说。

群里闪过一条消息:“阿布,你终于要回归集体了吧!”

陶布回道:“是啊,下周一我就回去咯!”

“回来要好好给我们讲讲八卦呀!”

“没有八卦可讲。”

“怎么可能?你在总部呆那么久,一点八卦都没打听到?”

“确实是没有啊,我每天都很忙的!”

“你和中学部的那个美女教师纪伽不是走得很近吗?那也没有?”

“没有。”

“好吧……”

简兰发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陶布不理她,继续看小说。看着看着竟又睡着了,直到被室友回来开门的声音惊醒了。

“你不会一觉睡到这个时候吧?”

“当然不会,我好歹起床吃了个午饭的!”

“真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梅雨季过了的原因,陶布不觉得室友的性格湿漉漉黏腻腻的了!难道人的性格也受季节影响的?

“你出去做什么了?”

“买点东西!”

“这么热的天。”

“商场有空调呀!我买了点蛋挞和山楂卷,你是要山楂卷呢,还是山楂卷呢?”

“我要蛋挞!”

“那就快点起床!”

室友把空调温度调高了点,陶布便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真佩服你,我是睡不了这么久,头会疼。”

“你这么一说,我头也有些疼了。”

“冰箱里有可乐。”

“好嘞!”

陶布从床上一跃而起,奔进了厨房,然后发现中午吃饭的碗筷还没刷,立刻把碗刷了,把地扫了,顺便把房间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不知不觉竟变成大扫除,室友也参与了进来。

“你昨晚说要回老家,是真的吗?”

“真的!昨晚跟你提起的时候,只是突然产生了这个念头。今早起来后,仔细考虑了一番,意愿已经很强烈了。”

“回去做什么呢?你这个行业,还是留在一线城市比较好吧!”

“总能找得到工作的!”

“你在一线城市待惯了,回去适应得了吗?”

“没试过怎么知道?”

“没想好就做出决定,可能只是一时冲动哦!”

“或许吧!”

陶布还是不大相信她真的会回去。

周末的时间总是好像过得很快,睡睡醒醒之间,两个休息日就过去了。周一综症的典型反应就是早上起不来,闹钟响了三四回,室友也进来叫了两三回,陶布就是不起。直到室友都已经走出了门,陶布再不起是真的来不及了,才勉强起床,洗把脸刷个牙,妆也懒得化,就出了门。

回到熟悉的工位,坐在熟悉的椅子上,点开电脑主机的开关按钮,陶布感觉到内心无比舒畅。随即她想起来纪伽的短信,刚要打开邮箱看一眼邮件,乔磊给她打来电话,让她到总部开会。

“开什么会?”

“关于广告合作的讨论会呀!企划是你写的,你自然要来参加……还没有打印吧?”

“……没有!”

“那我来打印,你过来就行!会议十点开始。”

已经九点半了,陶布立刻关了电脑,打了个车去到总部。

“这打车费不知道给不给报销呢?”陶布心想,“要开会也不知会一声!这下子文件也没时间改了……”

陶布在走廊里碰见了纪伽,看样子她也是刚从别的地方赶过来。一见到陶布,纪伽急着问道:“我让你改的地方改好了吗?”

“没有,还没来得及改……”

纪伽没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她的脸色不太好,似乎是熬夜了。

这次开会的地方是大会议室,陶布跟着纪伽进屋的时候,还只有乔磊一个人在,正在往桌子上摆文件,见陶布走进来,便把文件递给陶布。

“你先发着,一共六个人,每人三份,我去拿矿泉水来。”

纪伽帮着陶布一起发,便行动边说道:“听说总监可能也会到,不过你别紧张,不都是关于你的事情,但肯定会提问你。一会儿再仔细看看文件,做好准备。”

“好!”

领导来得很准时,几乎是恰好十点的时候踏入会议室的。除了刘经理外,还有一男一女,都是没见过面的,但没有市场的总监。陶布等人站起身,纪伽直接走到那男的身边去了。

刘经理走到座位上,首先向那两人介绍了一下陶布。用了不少修饰词汇,说她是什么市场部的新秀,后生可畏。然后又向陶布介绍那两个人。

站在纪伽身边略显老,精瘦精瘦的男的是王经理,中学部的头儿,看起来能有五十多岁了。另外一个是个年轻女人,比纪伽应该大不了多少,是乔磊的直接主管。奇怪的是陶布在渠道部待了一个多星期,竟然没见过她。

招呼打完便各自坐下,开始开会。

先由刘经理发言,讲了一下上半年中学的渠道合作情况。陶布这时才知道,中学部门仍是有两个渠道合作商的,不过都是小规模,在公交地铁站贴点广告。前一家广告商是做校园代理的,和多所私立学校都有合作,直接输出生源,价格也偏高。今年没再继续合作就是因为价格没有谈妥。

让陶布惊讶的是,这里有一部分内容陶布是第一次听说,没人和她讲过。前一家广告商,乔磊简单提过几嘴,陶布也没往心里去。

接着刘经理让王经理讲一讲中学部的述求,讲一讲中学部希望市场部门能为他们带来什么。王经理只扔出了一堆数字,上半年中学的招生情况,以及下半年的招生目标。王经理的声音和他的外表形象很不相符,中气十足。乔磊的女主管在一旁补充了上半年市场部的直接输出生源量,“达到预期”。

陶布隐约瞥见王经理皱了一下眉头。

话语权最后又回到了刘经理这里,也总算进入了正题。

“现如今有一家广告代理商想要与我们合作,据称这家代理商在北京有着丰富的中小学培训机构的招生代理经验,可以弥补中学部门代理商的空缺。陶布,你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吧!”

陶布便把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成立年份,人员情况,融资情况简要介绍了一番,大多都是文件上已有的内容,陶布便也不细说,讲到成功案例时,忽然被女主管打断了,让陶布提供更详细的数据。

陶布一愣道:“他们并没有给我提供更详细的数据……”

“他们没给你,你不会要么?”

纪伽忽然插嘴道:“对于代理公司来讲,这些数据可以算是商业机密,没有甲方允许,他们也无权泄露的。设想一下我们的招生数据被泄露了会怎么样?”

女主管遂闭嘴不言了,陶布看了纪伽一眼,继续往下说,其间又被打断了两次,勉强应付过去了。陶布讲的时候,刘经理和王经理都在低头看文件,看的应该是陶布的企划书,陶布心里不自觉地便有点紧张,一紧张便说错话,又被那女主管揪住不放。

这次直接被刘经理打断了,他让陶布再讲一下企划书以及她的想法。想法陶布是没有的,于是她只把企划书的内容重复了一遍。这次没被打断,估计女主管被制止一次之后,知道经理不想让他发言,便不再发言了。

只是陶布讲完后,刘经理立刻又转向女主管和王经理有什么问题和建议。女主管看了一眼王经理,见他没有要发言的意思,便打开了笔记。方才陶布没见到她拿笔写东西,所以笔记上的内容肯定是她提前写好的,便与陶布的发言无关了。

“先不说内容如何,你是新人,内容若是不妥也是可以谅解的。但你的这份文档,我只大概看了一眼,便找了五处错别字和两个不通顺的语句,这是很不应该的,这是最基本的态度问题,在提交之前应该好好检查的。”

陶布无法辩驳,总不能说“纪伽发现了,但我还没来得及改”吧!

“其次就是,从你的企划书里,我看不到这家公司的亮点究竟在哪里,请你再解释一下。”

陶布心想:“企划书里分明就有的呀!”

她没这样反驳,但是为了证明一般,她把企划书文件翻到第三页,照本宣科地读了一遍。

没等她读完,女主管便直摇头,甚至打断了她的话。

“你写的这些内容我知道,我都看过了,但这不是亮点,我想知道真正的亮点在哪里?”

“我不明白你说的亮点究竟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我已经写的很清楚了。”

“那就这样说吧,用一句话来陈述一下,和这家公司合作凭什么能给我们带来收益?”女主管见她没答,又解释道,“举个例子吧,我们合作的前一家公司,它和一些私立中学有合作,可以直接输出生源,这样就足够了。”

陶布心道:“既然那家公司那么好,你们怎么就断了合作呢?”她发动脑细胞,用力想了想,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胡编滥造的地方,就干脆说道:“不知道!”

陶布隐约看见了女主管脸上颇具挑衅性的笑容,但不是冲着她。陶布看她的目光偏移了些,似乎在看向纪伽。

“你觉得呢,纪伽?”

纪伽正低头在本子上写些什么,闻言抬起头来。

“什么?”

“我刚才问这个小姑娘的问题,她的企划是你指导着写的吧,你有什么看法呢?”

纪伽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我也是个新人,你的问题我答不上来。不过我知道一点,某些机构手里的‘输出生源’是不靠谱的。我分析了上一个季度的报班情况,他们推荐过来的生源报名的都是体验班,续班率大大低于平均的续班率。如果我们经理允许的话,这里的详细数据我可以给你看看。”

女主管还要再开口,被刘经理打断了。

“王经理有什么看法吗?”

王经理像是快睡着一边,瘫在椅子上,几乎都闭了眼了。看起来好像与这次会议最没关系的就是他似的。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才睁开眼,朝着说话的人看了看,又看了看其他人,最后坐直了身子。

“这个小姑娘不是你们渠道的吧?”

刘经理微微侧过身子,面向王经理,好像这个问题必须要面对着他回答一般。

“是,渠道刚刚走了两个人,现在人手不足,这小姑娘是临时拉来的。但她也是市场的。”

“你们部门的事情,我不好多说什么。但我觉得,这个小姑娘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如果有什么也是你们渠道的问题了。”

“那是当然。我们有什么问题,王经理尽管指出来,我们定会改进的。”刘经理的脸上,一直带着和善的笑意,同王经理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之后他们又谈起了招生收益绩效等问题,陶布却是听不下去了,她感觉自己来这里就是来出丑的,只想早点结束这无聊的会议。好在上午的时间本就短,据乔磊说,这些领导别的不在乎,吃饭的时间是绝对不会拖延的。

会议结束,陶布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被刘经理叫住了,刘经理让陶布乔磊几人和他一起吃饭,陶布借口有约拒绝了。刘经理也没有强求,陶布简单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就急急地走了——有约的借口是真的,今天原本就和办公室的“仙女们”约好了一起去吃羊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