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陶布并不喜欢古薇。

这个不喜欢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不喜欢。倒不是古薇身上的某一点让她觉得厌烦,或是古薇曾经惹恼过她——事实上,今天以前他们相见不过三次,相处不多三十分钟。但是就在这三十分钟的最初十分钟里,她从她身上嗅到了难闻的气味。

她印象里是有这种气味的,所以此番再见面,她假意接近闻了闻,却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没有汗腥,没有狐臭,更没有古怪刺鼻的香水味。

记忆中是有的呀?

冷静下来后,她开始觉得那记忆中的气味可能只是一种感觉。也许是她的眼神,或她的声音,更有可能是她涂满厚重口红的双唇间冒出的话,给空气掺进了不好的东西,使得五官感觉混乱麻痹了。

他们坐下来三十分钟后,记忆中的嗅觉又渐渐回来了。陶布因而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如前所言,她与古薇只是相识,算不得熟。在来这里之前,陶布也是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对方的名字来。两人一见面却似阔别多年的老友一般,用力寒暄,就差没相互拥抱,相互亲吻了。

这只怪对方太热情。陶布一向本着对事冷淡,对人热情的原则,在热情程度上绝不能输与她人。因此在记忆里的那三十分钟,尽管产生了嗅觉麻痹之感,她只当自己感冒鼻塞与对方亲切交谈。但这可能让对方会错了意,误以为陶布有多喜欢自己,以至于从北京远路道上海,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陶布。

陶布不知道古薇到上海后是否当真第一个便想到她,或是没有其他人可想。只是古薇在三十分钟里将这点重复了七次,以至于陶布不想相信也得相信了。在古薇就要重复第八遍的时候,陶布预感突起,抢先道:“我知道啦!你来上海第一个想到我,第一个来见我了。我很开心呢!”

陶布说这话的时候自觉得没有表现出一点虚伪做作之感,她坚信不会有,看对方的表情也不似有的样子。

于是话题终于被转开了。

“听丁桃说,你进了欧德?”

古薇用叉子搅动着意大利面,但并没有要塞入口中的样子。陶布嘴里却是被一小块牛排塞满了,支支吾吾地答道:“是呀!”

“真好!能进入大公司,又是上市企业,前景广阔!不像我们那儿,三十来人的小企业,也不知道还能存在多久!”

陶布连摇头,带摆手道:“不会呀!我觉得小公司才好呢,很锻炼人,能学到很多东西。大公司里,职位都固化了,没有什么意思。”

“老师这工作不是很有意思吗?”古薇抖了抖,松松垮垮地缠在叉子上的米黄色面条开落了一半。

“我没做老师。”

“那你是做什么?”

“新媒体运营。”

“新媒体,那好像和我们这行也差不多了。是属于营销部门或是品牌部门的吧?”

“嗯,我们是市场部。”

古薇用脱离面条向的叉子尾巴持续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窗外。

“不做老师也好,听说欧德的老师都很累。工作累,操心的事也多。”

“是累,不过也赚钱。”比我工资高出四五倍,陶布心里默念道。

“我记得你是学法语的,还以为你做了法语培训教师呢!”

“那只是大学调剂的专业,我并不喜欢法语。”这个“以为”陶布已经听了无数遍,回复得都有些腻了,“你呢,现在在做什么?毕业两年了吧,我记得你大我一岁。”

“在一家广告公司,做销售经理。”

“已经是经理了?”陶布瞪大了眼睛。

“哈哈!我们那小公司,人少,除了实习生外,几乎都是经理,只是硬被塞了个头衔,没什么厉害的。”

“哦!”

即便如此,陶布还是觉得,经理的头衔比专员的头衔好听多了。

“待遇怎么样,还不错吧?”

“嗯,待遇还行!”

古薇随口说出的数字让陶布立时沉默。但古薇似乎没注意到,还细谈了自己的待遇细节。

这是一家装饰精美的意式餐厅,店面不大,顾客也不多,还算静谧。陶布曾和前男友来过几次,也算是个回忆之地。与那个人分手已两年多,陶布经历了自己自高中意来最长的感情空白期,反倒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悠闲自在。

反正朋友多,没有男友也不会寂寞,在上海进入梅雨季前,每个周末都是应酬不断。她有能力让见过哪怕几次的人产生与她非常相好的错觉,古薇也不是第一个在接到电话后寒暄半天都不知道是谁的人。

她通过一个在上海读书的北京女孩儿认识古薇的。那女孩儿她倒是真心喜欢,曾受她之邀去北京旅游,在那里丁桃把古薇介绍给了她。

接到古薇电话时,她正在看一部言情小说,例行感慨着这两年的情感空白期。电话铃响起那一瞬间,她忽然想起前男友来。所以当古薇约她吃饭时,她脑子里便出现了这家意式餐厅。

她嚼着最爱吃的奶油意大利面,忽然觉得奶油很腻。空气中散发的气味也让她食欲顿失。店里也一改往日的抒情曲风,转而放起爵士乐来了。这更让她觉得烦躁不安。

即便如此,面对着对方冗长而无趣的谈话,她还是表现出兴致勃勃,努力寻找话题做出有趣的反应。

“其实我大学时候还在欧德做过助教来着,北京的欧德。”

“助教是做什么的?预备教师吗?”

“才不是呢!就是给老师打杂的,布置作业,发讲义,统计出勤人数。如果是小孩子的课程,还得管一下课堂纪律。”

“老师不管么?”

“老师只顾着讲课。有的老师也会管管,不过也管不过来。有的小孩子根本不爱学习,被家长逼着来的。”

“小孩子都调皮嘛!小时候有几个愿意学习的?大好的周末还被逼着补课,也挺可怜的。”

“不会啊,我就很愿意学习呀!我看着周围那些不学习的就生气,理解不了,不学习干嘛?”

陶布找不到话可接,便疯狂地往嘴里塞薯条。

“对了,一直没问,你是上海那个学校的?”

“我学校不好。”陶布的视线集中在盘子的狼藉中寻找香菇,放低语调,淡淡地说了一句。古薇便又换了个话题。

“你们新媒体主要是运营什么呢?”

“微信。”

“哦,运营你们公司的微信号么?”

“对,两个号。一个官方服务号,还有一个拉拢用户的订阅号。”

“微信运营这几年很火啊,火得我们老板都想做了。可我们是传统广告企业出身,现在转行,未免太晚了些!也招不来合适的人!倒是有两个号,我们随便做做玩儿玩儿的!你们微信几个人?”

“就我一个!”

“就你一个?那够厉害的!都说微信要一个团队的。”

“也没有那么复杂,我就是定时写写文章发发。”

“文章都是自己写的吗?”

“算是吧!”陶布也学起古薇,用叉子尾部在桌子上画圈圈玩儿。

“都写些什么类的呢?我也借鉴借鉴,我们那个账号都快被我们玩儿死了!”

“我们行业不一样,也没什么可借鉴的吧!培训机构,就是升学相关的,中高考一类的,比较热门。”

“听说上海高考比较特别?”

“和其他省相比是不太一样,又是改革试点,话题性很足,换了其他省,可能就没什么好写的了!”

陶布眼见着古薇似乎不喜欢吃番茄,番茄意面中的番茄都被她挑了出去,在盘子的一角堆成了小山。牛排被端了上来,番茄小山便被推到了一边。

“我一般不愿意和别人谈论高考,尤其是和外地人。他们总说我们北京的升学率高,也不想想我们用的可是北京卷,也不想向北京卷有多难!”

陶布端起高脚杯,正准备优雅地品一口,结果却是被重重地呛了一口。

“你们上海人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我不是上海人。”

“不是吗?我还以为你是呢。那你是哪儿的?”

“浙江嘉兴。”

“旅游城市?”

陶布微微一笑:“有空来玩儿!”随口说完这句话又后悔了,古薇怕是不会把这只当一句客套话。

牛排似乎很切合古薇的口味,嘴被肉塞得慢慢的,话便也少了。陶布趁此机会,“优雅”地喝了一口红酒。红酒究竟有何滋味,陶布也说不清楚,也品不出来,他只是单纯喜欢端酒杯品酒的动作。

预感到古薇将要放下刀叉,陶布抢在前说道:“你来上海是出差的吧!能待多久?”

“说不准,少则两个星期,根据情况,也有可能变成长期出差。我们是想在这边发展个点,让我先来探探这边的市场环境。”

“说不准,你就成了上海分部总经理了!”

“哈哈,怎么可能那么快?”

“说不准哦,万事皆有可能!”

“那也要我在这边业务做得好才行!对了,你不是欧德市场部门的吗?”

“是啊,怎么了?”陶布口中应着,心里却纳闷古薇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欧德最近有没有广告代理的需求?”

陶布想想道:“这我真不清楚,我虽说是市场部门的,也只是微信运营,是大市场里的小部门。我们市场部也是蛮大的,一百来人呢!不过我可以给你打听打听。”

“那行,你有空帮我问问。我们公司之前在北京也有过代理招生的生意项目,也算是有些经验。说不准我们可以合作呢!”古薇身体前倾,一边说一边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