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小记

整个十月,我是在找房子,租房子,搬家,收拾布置屋子中度过的。找房子之前我们勾画了种种的期望和要求,最后还是因了预算和显示而舍弃了很多。

刚搬进这里来的时候我是颇有些失望的,这是一个零零年前后的老式板楼,没有电梯。户型虽是朝南,但因为是在二楼,楼前有几棵大树,采光很差。装修老旧,屋顶和墙壁都有破损。但胜在家具齐全,实用性很强,且离我公司很近。

上一个租户是在匆忙中搬走的,留下一屋子的垃圾和油渍污秽。我们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彻底清扫出来:扔了五六箱垃圾(搬家用的纸箱子都用来装垃圾了),把桌子、柜子、地面、瓷砖墙壁里里外外擦拭干净,有顽固污渍的地方用铁抹布刮过。清扫完毕后又是大清洗,把床单被罩、打扫屋子时穿的衣服和虾条洗干净,再稍作布置,才真正有家的感觉。

这房子布局是一室一厅,大约有五十平米,对于两人一猫非常充足。距离地铁稍远,但公交方便,周边各种菜店小店,生活也很方便。

一进门有一排嵌入墙内的鞋柜和储物柜,左手边是卫生间,右手边是卧室。这个布局我至今不能理解,总觉得卧室的位置应当是厨房,卧室不应该离门这么近才对。

卧室里有一整面墙的衣柜,足以容纳我们二人的衣帽箱包、闲置的四件套被子,各种零散的生活用品。另一边还有半墙的书架和柜子,再加上前一个租户留下的宜家搁架,储物空间可以说太过富裕闲置许多。我把原来的粉红色根本不遮光的窗帘拆下,替换上新买的蓝色亚麻窗帘(被虾条的爪子挠出许多球)。床是老式铁床,弹簧床垫很厚,但睡着很不舒服,一翻身还嘎吱嘎吱地响,便又买了个便宜的薄床垫替换上,原有的床垫塞到床下。

客厅有房东留下的单人床、老旧双人沙发,以及前租户留下的餐桌。单人床无用是个累赘,但苦于无法处理,只能放在那儿,铺上床单,当作临时休息的地方了(毕竟沙发很小)。沙发用我们闲置的法兰绒薄毯当作沙发套遮住,再放两个抱枕,坐上去很舒服(也是虾条最爱占据的地方)。把沙发和床靠在一起,沙发下面添置一张短绒地毯,卧室原有的一张带轮子的可升降电脑桌被推出来放在地毯上当茶几用,就构成一个理想而又温馨的客厅休息区了。

餐桌不大,两人吃饭够用,靠在单人床另一侧的窗边放着,窗户另一侧是阳台,这里每天正午能洒进来些许的阳光。桌子上原有的桌布和防水布都保留着,椅子换成了的宜家的椅子。

与餐桌隔一个过道是冰箱,旁边有个很破旧的小桌子是虾条的餐桌,把虾条的饭碗和水盆放在桌子上,就不会妨碍到我每日扫地拖地了!

如此客厅的空间都恰好地被利用充分,不会拥挤,也没有限制。

厨房空间尚可,橱柜也充足,就是台面小了些,没有空间放锅了。于是买了个三层的铁架子堆在一侧的墙角,摆上常用的锅具。我一直认为精心制作的一日三餐是精致生活的首要,如果一天之内不能在厨房里好好地做一顿饭,那屋子装扮得再精致,生活也只是将就而已。合租的最大不便是厨房的公用。此前我们的碗筷锅具都只是维持在勉强够用的程度,如今总算有了独立的厨房,便增添了许多吃饭的物事:小巧的锅、碗筷盘子、各式调料罐和干料盒,还有(Sky赠与的)咖啡机。

起初这个房子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阳台的空间,足有8平米,可放下一张一米二的书桌。但同时我们也花费了更多的精力来收拾这里。此前的租户似乎只是将阳台当作储物间用的,堆满了垃圾和房东无用而又不允许清理的东西。我们先把遮光而又积灰多年的窗帘通通拆掉,把垃圾清理出去,房东留下的东西扔进两边敞开的储物壁柜,用结实的麻袋纸封住(床垫的外包装),把窗台、窗户内侧、墙壁都擦拭干净。一侧放晾衣架和猫砂盆,另一侧保留原有的一张样子难看(擦不出来)但结实实用的书桌,铺上一张防水桌布(已经被虾条的爪子挠得全是窟窿),再摆上一张椅子,便成了我看书写字用的工作台。每个周末不出门的日子,我会坐在这里,直到太阳落山,自然光消失。

除了阳台,其他房间很少能有自然光,客厅更是由早到晚一片昏暗(卧室下午能进来一点阳光,但远不到足以读书的地步)。再加上这里老旧的装修:深木色的家具,暗红色的瓷砖,衬以发黄的墙壁,使得房间更加暗沉。我在明亮的房子里住惯了(无论是老家还是从前租的房子,采光都是极好的),初到这里颇有不适,慢慢地却也习惯。

毕竟人不能处处如意,你总归要有所取舍。

静水流深2020-11-08 17:41

北京想租个合适的房子也是挺难的

sky2020-11-25 10:12

大哥,咱不用每一样我送的东西都点名,我知道就行了,那是乔迁的礼物,啥子赠与,真是脑壳痛,你那床垫能不能买个好点的,我感觉我之前买的那个宜家的海绵+乳胶的还行,一千多,我觉得床垫子还是要舒服的,不然睡着不爽

叶夕青兮@sky2020-11-26 21:08

哈哈,你就当这是修饰词,跟好美呀之类的是一样的 biggrin

叶夕青兮@叶夕青兮2020-11-26 21:09

床垫我觉得我这个一百多元的床垫睡着就很舒服呀